百日云游(上)--台湾 光光
尝闻祖父在太白山见到师祖云龙至圣,过程传奇令人向往。太白山是秦岭主峰,位于陜西眉县城南二十里处,横跨眉县、太白、盩厔三县,过去曾两度企图登山,皆因机缘未熟,仅抵达眉县与太白县。1993年底因公到西安,适逢元旦假期,多出两三天时间,乃决定去太白另
尝闻祖父在太白山见到师祖云龙至圣,过程传奇令人向往。太白山是秦岭主峰,位于陜西眉县城南二十里处,横跨眉县、太白、盩厔三县,过去曾两度企图登山,皆因机缘未熟,仅抵达眉县与太白县。1993年底因公到西安,适逢元旦假期,多出两三天时间,乃决定去太白另一登山口周至县探路,并搜集登山资料。
从西安汽车站搭两个多小时的巴士到盩厔,住一晚七十元的旅馆,吃一碗两块钱的拉面片,清晨摸黑到公园与早起的民众一起运动,初次进入内陆农业小县城,深刻地感受到中国人民生活的脉动,有窥视与探险的快感。
返台后有到中国内陆自助旅行的念头,初步向父亲提出构想后,他表示以脚来认识神州,是他一生的愿望,很高兴我能替他了愿。征询内人敏思的意见,她当即支持,并决定携长子普道同行,过去忙于工作,疏于亲子关系,藉此可寓教育于行旅,并调整他的学习环境。国中一年级的道儿,愿意休学一年随我出门历练,公司合伙人乐观其成,因此以弟子的身份,呈报大家长祖父。
弟子光光拟于甲戍年春节过后,携长子普道前往中国大陆云游半年,目的如下:
一、 深入民间认识中国。
二、 考察大陆宗教事业,结识缘人。

三月五日
这个自助旅行者喜欢光临的餐馆,位于桂林城外,有桌巾、烛光、价格公道、菜肴卫生味美,三菜一汤附咖啡、红茶,仅人民币二十五元,父子吃得很满意。结帐时看到桌上《性命圭旨》,知是老板父亲所有,我表示希望一晤同道,约好晚餐见面。
他年近六十,是退休高中教员,历经文革大风浪,对人生已看淡,只求安度余年,这本道书昨天才买,打算慢慢研究。他太太是富泰而开朗的中年妇女,与夫妻俩聊得极愉快,听说邻镇有位替人算命、看病的瞎子,有中国即将行劫之说,我表示希望去看看,于是安排次日同往。
下巴士后七拐八弯地穿过田埂小径,在田边农舍昏暗的客厅里,五六位妇女正坐在板凳上看电视,等候算命。瞎子的生意很好,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六点,川流不息的人来听他指点迷津。小房间的地上丢了一地的烟头,五位农村妇女坐在小板凳上,围着一张藤椅,椅上蹲坐敞着破袄,烟不离手的瞎子。
我没有多说话,报上姓名及生辰八字,他抖了半晌说:「你是从东北方向来的人,嘿!是台湾人,有二子,男生女相,祖父可活一百零八岁,死后不入土。」凡所言大致不差,接着说:「三天前无形就告诉我,今天有贵客要来,早上已吩咐加菜,晚上在此用餐,有话到烧香处再说。」
傍晚客人都走了,他扶着木梯,带我上阁楼。昏暗的阁楼地上,杂乱堆置柴火、药草、脚踏车;小桌香炉上灰尘满布,墙壁上贴一张90乘120公分红色棉布,中间黑色大字“天地护法 诸神在此”两旁小字为“号(昊)天上帝老仙、王母玉母娘娘、三元天官、雷部诸帅圣位、地藏圣位、大法祖师、万法祖师、天德圣醮(教)祖师、张天师、一切护法大神圣位、鬼谷先师、南北斗星君”。他没受过正式教育,虽有错字但看得懂。
我对上面居然有天德醮祖师字样,极感兴趣,再三追问。叙述传奇悲惨的过去如下:现年约六十八岁的他,出生四十五天即因天生残障,被弃养于野外。几天未死,家人不忍,抱回养大至十二岁。由于在家无生产力,祖父赶他去庙里自生自灭;此时天德教主与华光圣母来渡他,在教主点道后即开天眼,知过去未来事,萧教主告诉他不要担心生活无着,派弟子马道长来传中医治病,草药经他用手触摸,以天眼看即知用途。
文革前共党诬他是一贯道点传师,送去劳改十八年,在工厂拉风箱、纺麻绳,曾被体罚,打断九根扁担而未受伤,打者亦称奇。劳改营中有一道功高深的坤道很照应他;一日忽失踪逃逸,很引起一阵骚动,过些时日该坤道来找他,留下一件衣服及一首诗,要他转交劳改营领导。诗曰:「叫人不必四处寻,留件衣服作为凭,改恶从善光明道,消灭共产开太平。」
我说明祖父与天德教主的渊源后,他问:「教主有一个最大的咒,你会不会?」念一遍廿字真言后他说:「对!对!对!可不可以传给我,劳改期间功夫荒废,胡涂了。」谈到十八真君他翘起大拇指道:「你祖父是这个。」问往何方向云游较妥,答曰:「东方人太坏,往西南方向较好。」原计划往福建、浙江一带,因而决定朝四川、云南走。交谈中他再三指示,农历二月十九日前三天,斋戒沐浴后再来找他,将带我去某地烧香、诵经,在那里我有个好缘份。离开广西后,曾去湖南、四川等地,出于好奇,在此日之前,我与道儿从成都搭机飞回桂林,住进他家。
是日早起,瞎子带几个徒弟,一群人包辆三轮货车,摇摇晃晃地到桂林丽君路能仁禅寺,始知当天是观音诞辰,只见人潮汹涌,香客一波波地来,香火旺盛。我们挤在人群中上香、顶礼、膜拜后就回去了。这么简单?我怕他忘记此先前曾说之话,追问还有何活动?他说:「庙里接受点灵气,对你有好处。」再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心中略感失望,没有说出这次可是专程飞来的。回他徒弟家后,我携道儿在附近的象鼻山普贤塔下打坐,神清气爽,毫无挂碍。中午回去瞎子见面即笑称:「灵气都给你采完了,你要在各地名山采气,道成才有能力创造法技。」
午餐后对瞎子说:「既然无事,我要出去走走。」路上对道儿说:「去早上的地方看看,我不信就这样没事。」再回到能仁禅寺内院,站在观世音菩萨像前,感到金光闪烁,如见太阳,无法睁眼(道儿在一旁并未有此感觉,但见我努力想睁开眼睛的样子,颇感奇怪。)我知不寻常,于是一旁静立,心中默诵「南无观世音菩萨」,半晌始能开眼。行礼后,仔细打量殿内陈设,见供桌上许多水果,心中一动,顺手拿两只橙子,对道儿称是菩萨赏赐,于是父子跪下叩谢而退。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