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箫剑道友讨论内丹、外丹与奇器---石铭
作者:石铭孙则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者按:本文是与一位箫剑道友的信件往来汇成的,现登出来,希望更多的道友来探讨此事。文中有关一些涉及私人的文字已删除,并再个别地方做了修改。 版主: 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实在是苦于有志仙
作者:石铭孙则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者按:本文是与一位箫剑道友的信件往来汇成的,现登出来,希望更多的道友来探讨此事。文中有关一些涉及私人的文字已删除,并再个别地方做了修改。




版主:
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实在是苦于有志仙学,投师无门,我想你见多识广,还望不吝赐教。


回箫剑:
  赐教谈不上,既然是同道,我们可以相互学习,但不知你的情况如何?


版主:您好!
很高兴收到您的信,我还一直担心此信会泥牛入海,有去无还呢。所以收到您的信感到意外的惊喜。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情况吧,我现在郑州,从上大学时接触气功,曾自习丹道养生功 三个月,体验了种种身心变化之情况,因此对内丹功产生了浓厚兴趣,后因环境嘈杂(当时在寝室练功),每一打坐就听不得一点声响,少有声音就感到全身震动,六神无主,极易受惊,因此就停了下来。
以后又接触了佛教,先是从藏密气功入手,学后没多大效验,但因此开始了解佛教,从禅宗,密宗到净土宗,大致了解了一番,也曾照本练习,于禅宗略有所得,其他宗派虽也曾实践,但收获不大。
去年看到陈撄宁先生的《道教与养生》一书,遂又燃起对仙学的渴仰之心,深感唯仙学最切合自己的志向,佛教自有其高明之处,可惜其厌世之情过重,且偏于心性,而我则首先渴望能有一个健全的体魄,在此基础上陶冶性情,逍遥天地之间,畅游五岳名山,与赤松,王乔携手并游,方不负男儿生此世间一场。时光荏苒,转眼我已29岁,于性命之学尚未窥其门径,每于夜阑人静时,心中常感莫名惶恐,到哪里寻师访友呢?此问题亘于心间,难以排解。忽一日在网上浏览时看到您的网站,顿感眼前一亮,深感你必是此道中人,因此希望您能指点修行门径并介绍一下您的情况。


回箫剑:
学习仙道,同禅宗、密宗、净土宗之类佛教法门有很大的不同,仙道与其它方法不同之处的关键在于仙道多喜欢从“有”入手,而禅宗、密宗、净土宗之类首先喜欢强调“空”。
  佛教喜欢批评仙道法门,说其“着象”,而一切有象都是虚幻的,都不究竟,其实一般佛教徒又那能知道仙道中所言的“妙有”的真实含义。当然,这种误解学道的人有,就连佛教的一些大德也有(比如当今的元音老人、南怀谨及其老师袁焕仙)。
  学仙必须先明“玄关”(或曰“玄关一窍”),此窍可从心上说,也可从命上说,不同门派强调的重点是有所不同的,老弟在读丹经时要注意。一般来讲,内丹多注重由心性上说玄关,外丹则相反。请老弟注意,内丹中“玄关一窍”在人两眼之中,此为仙家所说的“天罡”之所在,下手之法,先把两眼之光由外收入天罡所在,待有一丝感觉之后,再摄心入泥丸宫(泥丸宫在天罡入内的脑中,相当于人体松果腺、垂体所在之处)。
  摄心入泥丸宫之后,用心要轻、要虚,如果你的体质好,约百日,体内气海会自然显现,心气自然相依,性命自然双修。如果你的体质不佳,功效要慢一点,不良反应也会多一点,那么你可以先修些行气导引之术,以作铺助。
  我学这些已有些时日,老弟学过的东西我也许都学过,我主要得力于我的易学知识。修行其实不难,但外在条件很难俱全,环境、经济是最大的制约,我现在也无法解决,所以功夫时进时退,因不能趁势而进,白白误了一些机会。
  先聊到这理,老弟今后来信请用此私人信箱。


版主:您好!
关于“玄关”一窍,陈撄宁先生的意思是,既不在印堂眉间,亦不在心之下肾之上,更非脐下一寸三分。既不在肉体内,也不在肉体外,学者苟能于内外相感,天人合发处求之,则庶几矣。这似乎与您说的不一样,不知您对这段话如何理解?我恐怕一直守你说的那个窍会有弊端。当然也许各家的理解不同,那么各家的玄关可以各不相同吗?您说的是否是龙门派的修法?
关于外丹,我也感很兴趣,您对外丹是如何看的?从历史来看,外丹要先于内丹,且效果也不同,服食天元神丹者多白日升天或尸解,而修内丹好的阳神脱壳,次的无疾而终,为何后来外丹 衰落下来?几百年来似乎只有三丰真人炼过天元神丹,究竟是什么原因,愿听兄之高论?


回箫剑:
关于“玄关”一窍,老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陈撄宁先生其实于此有所隐藏,仙家之法没有一口气吐尽的。
  至于说“玄关”一窍无定位,所谓“既不在肉体内,也不在肉体外,学者苟能于内外相感,天人合发处求之”,这是从理上说的,是针对初学者而言的。如同禅宗对初学,只是言空,无一实句,但悟后就不是这样了,所言都是真实语。
  陈撄宁先生当初普及仙学,自然选择相对平和的方法推广,此是不得已。
  我所言的不是龙门派的修法,而是仙家共法,所谓万卷丹经语总同,老弟于此再去读经,我保证你可以读出丹经的另一面。
  读经有三个过程,第一个过程是“死读”,易犯实执性毛病;第一个过程是“活读”,易犯空虚无根之病,当今很多灵修导师多中此病;第一个过程才是“正读”,此时学者是用自己的身心与书做交流,字字句句都是实解,但又字字句句都是发于自己的身心。
我说“玄关一窍”在两眼,我有很多证据,也许我的体验是错的,但前人已有或明或暗的指点: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