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追念陈撄宁先生 --张宗奇
事有凑巧。1880年,华夏大地上诞生了两位人物:李叔同和陈撄宁。作为佛教的大德,弘一法师李叔同因其传奇般的人生经历,世人闻之如雷贯耳;而陈撄宁先生,作为道教以及中华摄生、养生学术的集大成者,学问精博而深奥,却一直鲜为人知。 陈撄产先生自幼随父学



事有凑巧。1880年,华夏大地上诞生了两位人物:李叔同和陈撄宁。作为佛教的大德,弘一法师李叔同因其传奇般的人生经历,世人闻之如雷贯耳;而陈撄宁先生,作为道教以及中华摄生、养生学术的集大成者,学问精博而深奥,却一直鲜为人知。





陈撄产先生自幼随父学习,至6岁时,已读完《三字经》、《四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7岁至11岁,读《诗经》、《尚书》、《易经》、《礼记》、《左传》。12岁至14岁,学做诗文。先生的少年时代,已打好了关于中华文化的坚实基础。有学者认为,“先生学有渊源,造诣深厚,乃一代博学之士,在我国历史上亦属罕见,就是历史上的金圣叹、张之洞辈,虽是一代名声显赫的神童,才子,设若与撄宁先生比较,恐不及多矣”1。



由于读书过于用功,没有时间运动,加上食物缺乏营养,15岁时,陈撄宁患了极度的衰弱病症,医生诊断为童子痨(肺结核),当时无药可治。从16岁起,遂从叔祖父学中医,想从古代医书里面寻出一个治童子痨的方法。他读过很多医书,对普通病症都有办法,但对自己的病,就是治不好。后来偶然看到一部医书上讲到仙学修养法,甚感兴趣,姑且试做。起初并无效验,但以自己的生命已经绝望,除此再无良法,只好勉强再做下去。后来身体渐渐好转,保全了生命。这就是他平生研究中华摄生、养生之道的起点。



20多岁时,陈撄宁考入安徽高等学堂,做了严复的学生。但不久后,因为旧症复发,只好退学。他心中恐慌,知道自己掌握的修养法尚不够用。于是离开家庭,到处求人指导。他先寻访佛教中有名的高僧,如九华山月霞法师、宁波谛闲法师、天童山八指头陀、常州冶开和尚等。接着又寻访道教名山,如苏州穹窿山、句容县茅山、均州武当山、即墨县崂山等。但都不理想,并不能解决生死大事。他因此下决心阅览《道藏》。从32岁至35岁,陈撄宁在上海老西门外白云观内,用整整3年时光,通读了明朝《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共5485卷。是明《道藏》编定以来,通读全书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之一。



通过自己的精心钻研,陈撄宁掌握了中华各种秘而不宣的摄生、养生之道,并通过实践,治愈了自己的不治之症。30年代初,他在上海先后创办了《扬善半月刊》、《仙道月报》及仙学院,公开向社会倡导仙学,得到了社会各界名流、特别是道教界众贤达的广泛拥护,仙学派由此创立。所谓仙学,即指炼丹术而言,有外丹、内丹二种分别,是专门研究人的卫生、养生、摄生和精神境界的净化提纯,乃至身与意的统一、升华,直至再生、长生的学问。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Dr.GosephNeedham)在《中国科学技术史・道家与道教》中写道,中国道教“有宗教和诗意的一面,但同时也有方术、科学、民主和政治上进步的一面。”他认为道教是唯一不反科学技术的神秘主义体系。今人提到“仙”字,便觉不可思议,甚至将仙学视为迷信。其实,早在《汉书・艺文志》中,仙学已被列入方技,与医经、经方等并列,划归医学范畴。



陈撄宁先生曾专门研究道家外丹。他和妻子吴彝珠女士省吃俭用,积累资金,于1922年至1932年进行了国内外堪称罕举的外丹试验,历时10年,中途因遭两次战争影响而作辍。据著名中医针药专家胡海牙教授介绍,吴彝珠女士曾是留美医师,她是我国最早可实施产科手术的专家。她能全身心支持丈夫实证中国道家学术,实是可钦可敬。通过实验,陈撄宁先生认为中华自古所传各种外丹口诀,确有可凭。李约瑟博士对此十分重视,他曾万里迢迢来中国,到北京白云观向陈撄宁先生请教外丹学术。中华医、道本来同源,外丹术并不神秘,现在中医上用的“红升丹”、“白降丹”以及附以“丹”字的药物,都由道家外丹而来。



胡海牙教授解放前即拜撄宁先生为师。1950年又请他讲解《素问》和《灵枢》。1953年,为研究针灸科书上高深的学理,胡海牙先生又邀撄宁先生到杭州定居并照顾先生的日常生活。经当时浙江省文史馆馆长马一浮先生举荐,省政府正式聘撄宁先生为文史馆馆员。1956年,中央统战部和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为了筹备成立中国道教协会,在浙江文史馆查到了陈撄宁先生的名字,并请他到京筹备道协事宜。



中国道教协会成立后,陈撄宁先生因其对道教文化的精深研究,被推选为秘书长,后又担任了会长,并任全国政协委员。



陈撄宁先生拼其一生,致力于研究中华道家各种高深的学问。马一浮先生曾多次向他请教《周易参同契》中的疑难问题,非常佩服他的学识,称他为“科学神仙家”。在列强欺压,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撄宁先生曾着文宣称,中华摄生之秘,如非我中华民族子孙,外国人休想得我半句真诀。表现了高度的民族责任感和爱国主义精神。



新中国领导人如董必武、李维汉等,曾向他请教老年养生之道。北京名医施今墨,解放前已拜陈撄宁先生为师,碰到疑难问题,时时向先生请教。据熟知撄宁先生的人士介绍,他80余岁时,仍在主持道协日常工作,两目炯炯有神,能熟练背诵《道德经》全篇。撄宁先生生前每言,如能按他的方法清静休养,自己至少可以活120岁。身边的人对此深信不疑。中华道家认为,人的自然寿命为120岁,符合现代医学的研究结论。无奈“文革”爆发,在疾风苦雨中先生忧伤国事,身心交瘁,再难以继续他的摄生之道。遂于1967年留下遗嘱,将终身积蓄下来为研究学术而用的资财,全部献给了国家。1969年5月25日,陈撄宁以90高龄孤寂地离开了人世,给中医事业,给爱好和从事中华摄生、养生之道及道教学术研究的人们留下了无尽的遗憾。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