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李一是怎样走下神坛的?
每个励志的,看了 李一 道长 的勋绩都恨不得掴掌自残,挥刀自宫——人一街娃,短短四年就从一个街头杂耍腾身为“全国道教 协会 副会长”,不管是正厅还是副部,道场怎么成了官场,抑或比官场还官场? 《新民周刊》第35期封面:李一,不了了之 又一个骗子。咱
每个励志的,看了李一道长的勋绩都恨不得掴掌自残,挥刀自宫——人一街娃,短短四年就从一个街头杂耍腾身为“全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不管是正厅还是副部,道场怎么成了官场,抑或比官场还官场?


《新民周刊》第35期封面:李一,不了了之
又一个骗子。咱国家可真地大物博。
刚送走了张悟本、唐骏、禹晋永,又迎来了李一、李道长,高人扎堆,卖拐成风,可真是无边诈术萧萧下,不尽大爷滚滚来呀。
“说句心里话,我也想他”。每个励志的,看了李一道长的勋绩都恨不得掴掌自残,挥刀自宫——看看吧,人一个街娃,短短四年就从一个街头杂耍腾身为“全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不管是正厅还是副部,道场怎么也成了官场,抑或比官场还官场?
人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字头的,你整天蝇营狗苟吮瘘舔痔的图个啥子终南捷径哟。
据说有这么一个诀窍,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站着个女人,而每个成功的骗子背后也站着一个贵人。
我们后面站没站人呢。
和李一比,站着也白站——不信主义信真人,一个副市长把他提离泥尘,紧接着电视台、“民宗委”、宗教办、名流、大牌、高管、高官联袂而进,直到真主亮相……一个曾经导演了“感动中国”的导演,如果再想感动一次中国,很困难吗。
呵呵,骂他的兴许还都暗暗地羡慕着呢,咱咋就没这么多的贵人?所以李一的道场就在我们的笔端,李一的道场就在我们的舌尖,李一的道场就在我们的心田。
人道是,天快黑时,只只猫都是灰的,当李一骗案眼看又将“不了了之”后,每个国人都应该清楚,李一,如同恒河沙数的菌丝、孢子粉早已深深地、深深地扎入这块肥沃的大地!
(主笔 胡展奋)
李一的营销学
从搞定老干部,到搞定名人和媒体,李一的得势实际上是两个手段的合体。他毫不节制地经营道观和人生,名人弟子一直是他的宣传利器,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商业思维与市场逻辑,李一才从深山密林走向公共媒体,成为拥有巨大号召力和吸金能力的“道教领袖”和“养生明星”。
记者/季天琴
李一还在无限期的闭关中。绍龙观负责外宣的弟子常武应付媒体早有一番套路:“别着急,师傅出关时,我通知你。”
他辞去了中国道教协会、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等所有宗教职务,留下“反思过去,修行未来”八字箴言——脱去俗务,隐身山林,这一举动隐显莫测,道风犹存。
对于一个在全民反戈中声名狼藉的人,这个结局美好得让人叹为观止。这似乎也预示着,这场闹剧的最终走向,还是不了了之。
作为一个杂技团负责人,曾经的李二娃身怀一些“绝技”,他能一手拿着火线,一手握着零线,表演全身过电;他能手煎活鱼;他能水下闭气。
他还是一个被追债的失意商人,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老赖”,至今仍是法院的判决被执行人,躲避着900多万元的债务。
在欠下一屁股债之后,李二娃道袍加身成了李一大师、缙云山绍龙观里的住持,只有4年道籍的他成为横跨政商宗三界的“李大仙”。
以后越玩越大,半人半仙的李一拥有了“用脚后跟呼吸”、“用咒语打开中脉”等旷世神功,从而完成了一个从杂技团演员到“神仙道长”、“养生大师”的华丽转身。
从搞定老干部,到搞定名人和媒体,李一的得势实际上是两个手段的合体。起初,李一凭借江湖绝技,获得了当地政界的高层人脉,并排除阻力,将佛寺改成了道观——绍龙寺成了绍龙观、白云寺变了白云观,成功入道籍并取得相应地位。
稍后,他毫不节制地经营道观和人生,名人弟子一直是他的宣传利器,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商业思维与市场逻辑,李一才从深山密林走向公共媒体,成为拥有巨大号召力和吸金能力的“道教领袖”和“养生明星”。
不过,一个筋斗没翻好,已然位列仙班的李一翻了船。就在他还在构建“中国道家养生名山缙云山”的商业宏图之际,越来越神的李大师引起了广泛质疑,他的造神轨迹暂时画上了句号。
熟知李一的知情人认为,李一在内心其实是个失败者,“他很聪明,也很自负,自认有经天纬地之才,总是认为时不我予”—— 十多年前“气功大师”那拨,李一没能赶上,杂技团落得惨淡经营;后来做生意,又碰上清理“三金三乱”,成了一名失意商人;现在险些成了神仙,却被打回了神棍的原型。
回顾他的蹿红之路,可以得见,在这个滋生谎言的土壤上,一个演员和商人是怎样被塑造了可供精神消费的象征性人物。
道长的生意
农历七月十五是道教中元节,原本是绍龙观最为隆重的日子。位于缙云山山腰上的绍龙观依旧开放,道旗飘展,原本烛香围绕的殿堂如今香客稀少,柜台里999元的许愿香、380元的连心锁、200多元一桶的财神油、价值不菲的玉石,现在已少人问津。
碧竹把尘世的喧嚣挡在外面,大殿正对着幽深雅致的黛湖,这个小水库是山上的饮用水源,仿古栏杆处标明,在这湖里洗手洗脚是要被罚款的。从1998年开始,这里被村里租给了绍龙观做放生池,1500元一年。
李一请了广告公司包装策划,制作宣传单分发给香客,号召他们中元节到道观放河灯祭奠亲人,河灯必须从观里购买,价格在99元到9999元不等。这个价格让世代守护着山林的北泉村村民看得目瞪口呆。
在山顶的白云观,附近白云村的村民们几乎将当年的李军初来乍到开出的价码视为天方夜谭,他号召香客们去观里吃斋菜,一顿饭要吃掉2万元。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