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神仙”的传说-“哑女”会说话了
“杨神仙”的传说 1978年阴历冬月间,道士杨理荣奉师命回乡传道,医治乡人的疾



“杨神仙”的传说

  1978年阴历冬月间,道士杨理荣奉师命回乡传道,医治乡人的疾病。起初,找他看病的人少,后来医一个好一个,众口相传,求医者逐渐增多,每日达数百人,甚至上千人。在民间流传着很多“杨神仙”神奇的故事。

“哑女”会说话了

  1978年阴历3月11日,宝林区一对年轻夫妇,来到杨理荣家,男青年说:“我婆娘(爱人)是个哑巴,请你给她治一治。”

  杨理荣用手招呼女青年过去,坐在他身旁,看了看耳朵和口腔,敲打数下背部说:“我说话,你听不听得到?”女青年点点头。杨又说:“你喊我咧。”男青年插话说:“快喊保保嘛(干爹)。”女青年大声喊:“保……保保。”杨理荣说:“病好了,你回去吧!”夫妻俩十分感激,欢欢喜喜手拉着手,一路上摆龙门阵回去了。

  “哑女”会说话了,奇迹到处传诵着。

  不久,大英县一位10余岁的少女,从小就不会说话,是一位哑女。她的妈妈听说杨理荣能治哑病,来乐至杨住处询问,杨告诉她母亲:“必须把女孩带来,看一下再说。”

  不日,中年妇女带着小哑女来了。杨理荣诊脉后,叫她妈妈扯几味草药,吃两剂后,再来看。数日后,妇女再带着哑女来杨处,说:“吃了两付了,请杨公公再开一付。”杨另处一方,叫连续服用,至哑女能说话为止。

  一个月后,妇女又带着哑女来了,走到杨住地大声喊:“杨公公,我病好了,会说话了”。母女俩万分感激,逢人便说:“杨公公治好了我的哑病,我会说话了!”

  后来,杨理荣任仙鹤观住持(当家),县宗教办主任吴志远问:“杨公公,你医好多少个哑巴?”杨答曰:“一共3个。3个人都是与道有缘,无缘的,都没医好。”
  新民公社(现为孔雀乡辖)一位宋姓年轻女子,从小患眼病,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到县乡医院医治无效。她的一位仙鹤乡(现天池镇辖)亲戚给她说:“杨公公医好了很多怪病(疑难病症),你去试一试,看他治不治得好。”宋姓女子半信半疑带着一线希望,和她的亲戚一道,来到杨公公住处,请他治眼病。

  杨理荣看病后,口述了四味草药,并叫她找檐耗子(蝙蝠)屎做药引,煎服至眼好为止。

  宋姑娘按杨公公的嘱咐,服三付后,眼开始微见亮点。接着再服数付后,眼睛开始明亮了。她继续服药,直至半年后,眼视物清楚,针线活也可以做了。

  现在宋姑娘健在,结了婚,生了孩子,生活幸福。她逢人便说:“杨公公给了我的第二次生命。”
 杨理荣给群众治病,大多用农村常见的猪鼻孔(侧耳根、鱼腥草)、黄荆叶、雀雀菜、韭菜、海椒叶、臭草、尸茅草、红花菜、白黍子、灯笼草、野菊花、刺芭花等草草药,为患者治病。到了深秋、冬季、初春时,大多植物枯死,未发芽开花,他就指物为药,治愈群众疾病。

  一天,杨理荣到县城办事,走到西门外时,遇见汤锅魁,汤给杨说:“杨公公我的锅魁不好卖,要赔本。”杨说:“好卖,你快做嘛!”

  第二天,有群众求杨治病,杨理荣说:“你去县城西门外汤大姐那里去买个锅魁,吃了病就好了。”有人说:“锅魁能治病吗?”杨说:“药就在锅魁内。”果不然,来看病者,买了锅魁吃了后,就痊愈了。从此,汤锅魁的生意就兴旺起来了。

  县城一居士在卖烧腊,生意平淡。杨理荣知道他经济困难,来要求治病的人,杨都说:“你去县城倪烧腊那里,切几两烧腊吃了病就会好。”病人按他的指点,吃完烧腊病就痊愈了。真奇!

  有一个女患者,脚后开花(即脚开裂),求杨理荣医治。杨叫她找几个红辣干海椒和几根臭草,烧成炭,煎成水,每天洗两次脚,月余患者的脚全好了。她告诉同队同样患脚后开花的病人,用同样的方法治脚病。此人洗了数天后,不见疗效,到杨理荣处治疗。杨告诉她,用臭草、干红辣海椒烧成炭,煎成水洗脚。她说:“我用这些药,熬成水洗了十多次,不得行,不见效。”杨说:“现在你按我讲的方法做,就会好。”果不出所说,不到半月,脚就好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杨公公,这下我的脚光光生生的。”群众从中悟出一个原由:杨道士跟你讲了的物品,就是药,就可以治病;反之则无效。因此,求医者都要来到他住处,请他开方或者拿药,才有疗效。

  一居士在感冒时,经常喉咙发炎,他请杨道士想办法,治一治这顽症。杨想了想,用手指着门外一堆干粪泥土说:“你捡几砣泥巴,熬成水当茶喝,负责好。”十余天后,居士说:“喉咙好了。”直到现在20余年,从未复发过。泥巴也是药!太神奇了!杨理荣在门外干田内划了一个圈。前去求医者,均在圈内捡泥巴回家熬水治病。
  1979年,县遭到特大旱灾。从1978年冬至1979年7月下旬,全县未下过一次透雨;1979年5月7日至7月22日的87天内,降水仅76.5毫米。境内连日高温,溪河断流,塘库干涸,井水枯竭。天池藕塘干裂成坼,县委职工回宿舍,从池塘中捷径过路,池塘走为大道。城镇职工、居民吃水困难,派出汽车到沱江拖运,供水十分紧张,等水“长龙”随处可见。

  就在这年一个农历的七月间,杨理荣给队上的社员说:“今天展点劲,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就栽红苕。”大家以为杨在开玩笑,第二天上工时,红日高照,晴空万里。不少社员都讥笑他,说他大白天说梦话。杨不言语,随社员谈论。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