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 笔下记录的---真实的巫术害人事件
回教"拉麻丹"斋月马上就要结束了。我这几天每个夜晚都去天台看月亮,因为此地人 告诉我,第一个满月的那一天,就是回教人开斋的节日。 邻居们杀羊和骆驼预备过节,我也正在等着此地妇女们用一种叫做"黑那"的染料,将 我的手掌染成土红色美丽的图案。这是此地
回教"拉麻丹"斋月马上就要结束了。我这几天每个夜晚都去天台看月亮,因为此地人 告诉我,第一个满月的那一天,就是回教人开斋的节日。
    邻居们杀羊和骆驼预备过节,我也正在等着此地妇女们用一种叫做"黑那"的染料,将 我的手掌染成土红色美丽的图案。这是此地女子们在这个节日里必然的装饰之一。我也很喜 欢入境随俗,跟她们做相同的打扮。
  星期六那天的周末,我们因为没有离家去大沙漠旅行的计划,所以荷西跟我整夜都在 看书,弄到天亮才上床。
    第二日我们睡到中午才起身,起床之后,又去镇上买了早班飞机送来的过期西班牙本地 的报纸。
    吃完了简单的中饭,我洗清了碗筷,回到客厅来。
    荷西埋头在享受他的报纸,我躺在地上听音乐。
    因为睡足了觉,我感到心情很好,计划晚上再去镇上看一场查理·卓别林的幽默片-- 《城市之光》。
    当天风和日丽,空气里没有灰沙。美丽的音乐充满了小房间,是一个令人满足而悠闲的 星期日。
    下午两点多,撒哈拉威小孩们在窗外叫我的名字,他们要几个大口袋去装切好的肉。我 拿了一包彩色的新塑胶袋分给他们。
  分完了袋子,我站着望了一下沙漠。对街正在造一批新房子,美丽沙漠的景色一天一 天在被切断,我觉得十分可惜。
    站了一会儿,不远处两个我认识的小男孩不知为什么打起架来,一辆脚踏车丢在路边。 我看他们打得起劲,就跑上去骑他们的车子在附近转圈子玩,等到他们打得很认真了,才停 了车去劝架,不让他们再打下去。
  下车时,我突然看见地上有一条用麻绳串起来的本地项链,此地人男女老幼都挂着的 东西。我很自然地捡了起来,拿在手里问那两个孩子:"是你掉的东西?"
  这两个孩子看到我手里拿的东西,架也不打了,一下子跳开了好几步,脸上露出很怕 的表情,异口同声地说:"不是我的,不是我的!"连碰都不上来碰一下。我觉得有点纳闷 ,就对孩子们说:"好,放在我门口,要是有人来找,你们告诉他,掉的项链在门边上放着 。"这话说完,我就又回到屋内去听音乐。
  到了四点多钟,我开门去看,街上空无人迹,这条项链还是在老地方。我拿起来细细 地看了一下:它是一个小布包,一个心形的果核,还有一块铜片,这三样东西穿在一起做成 的。
  这种铜片我早就想要一个,后来没看见镇上有卖,小布包和果核倒是没看过。想想这 串东西那么脏,不值一块钱,说不定是别人丢掉了不要的,我沉吟了一下,就干脆将它拾了 回家来。
  到了家里,我很高兴地拿了给荷西看,他说:"那么脏的东西,别人丢掉的你又去捡 了。"就又回到他的报纸里去了。
    我跑到厨房用剪刀剪断了麻绳,那个小布包嗅上去有股怪味,我不爱,就丢到垃圾筒里 去,果核也有怪味,也给丢了。只有那片像小豆腐干似的锈红色铜片非常光滑,四周还镶了 美丽的白铁皮,跟别人挂的不一样,我看了很喜欢,就用去污粉将它洗洗干净,找了一条粗 的丝带子,挂在颈子上刚好一圈,看上去很有现代感。
  我又跑去找荷西,给他看,他说:"很好看,可以配黑色低胸的那件衬衫,你挂着玩 吧!"
    我挂上了这块牌子,又去听音乐,过了一会儿,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听了几卷录音带,我觉得有点瞌睡,心里感到很奇怪,才起床没几小时,怎么会觉得 全身都累呢?因为很困,我就把录音机放在胸口上平躺着,这样可以省得起来换带子,我颈 上挂的牌子就贴在录音机上。
  这时候,录音机没转了几下,突然疯了一样乱转起来,音乐的速度和拍子都不对了, 就好像在发怒一般。荷西跳起来,关上了开关,奇怪地看来看去,口里喃喃自语着:"一向 很好的啊,大概是灰太多了。"
    于是我们又趴在地上试了试,这次更糟,录音带全部缠在一起了,我们用发夹把一卷被 弄得乱七八糟的带子挑出来。荷西去找工具,开始要修。
    荷西去拿工具的时候,我就用手在打那个录音机,因为家里的电动用具坏了时,被我乱 拍乱打,它们往往就会又好起来,实在不必拆开来修。
    才拍了一下,我觉得鼻子痒,打了一个喷嚏。

我过去有很严重的过敏性鼻病,常常要打喷嚏,鼻子很容易发炎,但是前一阵被一个 西班牙医生给治好了,好久没有再发。这下又开始打喷嚏,我口里说着:"哈,又来了!" 一面站起来去拿卫生纸,因为照我的经验,这一下马上会流清鼻水。

  去浴室的路不过三五步,我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同时觉得右眼有些不舒服,照照 镜子,眼角有一点点红,我也不去理它,因为鼻涕要流出来了。

    等我连续打了快二十多个喷嚏时,我觉得不太对劲,因为以往很少会这么不断地打。我 还是不很在意,去厨房翻出一粒药来吃下去,但是二十多个喷嚏打完了,不到十秒钟,又更 惊天动地地连续下去。

    荷西站在一旁,满脸不解地说:"医生根本没有医好嘛!"我点点头,又捂着鼻子哈欠 哈欠地打,连话都没法说,狼狈得很。

  一共打了一百多个喷嚏,我已经眼泪鼻涕流得一塌糊涂了,好不容易它停了几分钟, 我赶快跑到窗口去吸新鲜空气。荷西去厨房做了一杯热水,放了几片茶叶给我喝下去。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