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阁图咏 葛月潭真人醉归歌 并序
葛方丈月潭真人,是民国时期,东北的黄冠领袖。他博览道藏,且才华横溢。兼善诗,书,画,当时号称“三绝”。而他所画的兰花至今为东北上了年纪的道士们所称颂。 民国九年,山东直隶二省旱魃为虐,哀鸿遍野。葛方丈彻夜不眠,挥毫作画。所售润笔,用以救济灾
葛方丈月潭真人,是民国时期,东北的黄冠领袖。他博览道藏,且才华横溢。兼善诗,书,画,当时号称“三绝”。而他所画的兰花至今为东北上了年纪的道士们所称颂。
民国九年,山东直隶二省旱魃为虐,哀鸿遍野。葛方丈彻夜不眠,挥毫作画。所售润笔,用以救济灾民。
俱已成为故事了,在真人羽化八十多年以后,已经很少还有人记得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道人。
“琉璃车中合酒卧,未绝红尘亦神仙”这句诗,讲述的就是葛月潭酒醉后,张作霖备下载乘的车辆,送其返归奉天(沈阳)太清宫的轶事。
感真人之已逝,叹逸事之既往。世间没有形质能够真正的永恒。
有感于斯,作《葛月潭真人醉归歌》以记其事。


帅府宴罢归故山,醉意微醺问冰轮。
天上玉盘如许大,才除云翳便无尘。
层霄湛湛正堪住,何事人间棺土坟。
相问弟子澄光处,可有大药暖长春。
休言昔年为幕宦,悟后褐冠五云深。
天子难晓仙家乐,宰官争如道士身
闲处常烧坎离鼎,巽风和时渺乾坤。
鹤寿亿载方丹顶,麒麟异类便为尊。
我离俗世固已久,尊卑礼别少因循。
少帅扶将随车往,亲掖洞衣问寒温。
副官策马动山鸟。蹄声惊却梦中村。
宴中大帅问仙药,何须费力复劳神。
不惜流年随处醉,一灵真性岂再昏!
虽近耄耋未及老,真人便是醉时人。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一队军官骑着高头骏马,拥着一辆马车,行在山路上。少帅张学良从马车的窗子探出头去,对驾车的士官道,“慢些,稳些,葛真人睡着呢。”
帅府宴饮,葛真人竟醉了。此时他正靠着马车中的座椅靠背上睡着,随着马车的颠簸,葛真人的头颈也随之有节律地左右轻摇着。鬓角的银丝,有些乱了,几丝鹤发散落在庄子巾外面。外面的月亮,那么高,那么亮,透过马车的窗子,印在葛真人那细腻润泽的脸上。鹤氅,白袜,云履,少帅的冠缨,佩刀,军靴,车厢里的一切都被镀上了一层银色。
忽然一阵颠簸,葛真人的身子滑向一侧,葛公于是惺忪地睁开双眼,射出炯炯的神光,隔着玻璃向天上望去,惊异道,“天上怎么会有玉盘呢?怎么那么大呀?哈哈,才扫清天上的云翳,它便如此莹澈,竟没有一点尘瑕。哈哈。”葛真人对一旁的张学良,一边抚着手,一边指着河汉银霄,微笑说,“天中层霄峨峨,萧台弥罗,丹台金构,琅宫玉砌,正好可以居处,为什么还要遽遽赴死,争做一棺之壤呢。哈哈,大海方为龙世界,长天尽是鹤家乡。哈哈。”忽然猛地把头扭向他的弟子,“你等,于西江月中,蟾光影里,可曾觅得大药了吗?啊?!”。。。
刚才的一阵,本来盖在葛真人身上的天仙洞衣,早滑落了下来,那上面所绣的形态各异的“寿”字,金线的色彩在这清泠的月色下,莹鲜熠熠。
少帅赶忙,将洞衣为葛公重新盖上,并掖好,轻声说,“晚上天寒,老真人不要着凉啊。”葛公望着少帅清秀的眉眼,笑道,“山野不过区区一山居道士,将军何故礼遇如此。。。我离俗世已经很久了,尊卑礼别之事少有因循,望将军不要见怪。。。”少帅微笑应道,“老真人讲哪里的话。”


军官们策马之声,清脆地划过山林的清寂,马蹄声回响在松岚之间。葛真人眼睛微微合上,又入静了。


刚才在帅府宴会中,大帅问葛真人,“葛方丈道高德重,为东北道教楷式,我是个直人,素来敬重老真人。请问老真人,可有什么仙药呢?”
葛真人,脸上红润,已微微的醉了,“既入太上道德门下,承自然虚无之教。山野本挂冠闲散之士,素不炼铅烧茆。身居凡世则静心而忘其机虑,功未上升则闲坐而绝其所疑,还哪有什么异功夫呀。”大帅很高兴,大笑着,向席上的宾客道,“好!好!葛老真人答得好,来,大伙一起再敬葛公一杯。”。。。。。。


而此刻,东北玄门的法门龙象睡着了,琉璃车荡起微微的轻尘,但在这幽幽的夜里,在真人的梦里可以等同于无。天上月光像涌泉般泻在银河里,泻满了琼霄中。。

葛方丈 东北道教至今不能了的情节 葛公塔上,真人真迹碑刻—— “海是龙世界,天是鹤家乡”
不要相信这,这只是传说——一个神仙的传说
葛方丈详细资料http://www.lnzx.gov.cn/Newspaper ... /Article_2522.shtml
稍有点传说的意味http://hi.baidu.com/axblog/blog/ ... dabb6c55fb9629.html
葛方丈,最后藏真于千山无量观,半山的葛公塔。
文革时,葛公塔地宫被挖,葛方丈还和他活着时一样,坐在冠子里。红卫兵用钩子,钩住他的仙蜕往出拽,葛方丈仙蜕还流血了。
他就是,兴办工厂,救济黎民,开办学校的葛方丈。
他就是当北京白云观被京兆尹查封时,递呈子给张作霖,完好保全全真祖庭的葛方丈。
他就是在日本人侵占东北后,被日本人大肆收集他所遗留的字画的葛方丈。
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方丈,什么是大律师,什么是人天教主,什么是道士。什么是真正的神仙。
即使是你们认为,看上去道教衰微的民国,依旧有很多人,成仙而去。大道万古不变一丝。真就是真,伪就是伪,修行人要盖棺定论

吕祖云,莫道神仙无学处,古今多少上升人。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