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为什么不能进入中医高校正式的教材?(作者:...
一,道与医的渊源; 从中医发展史上来看,道与医确实有些渊源,繁体的医字有两种,其中之一就是“毉”,在人类的早期时代,由于治病的手段不发达,最初人类有一段巫医共处的阶段,巫婆神汉祷告舞蹈,再使用一些民间摸索的草药,用来治病,中国是如此,国外也



一,道与医的渊源;
  从中医发展史上来看,道与医确实有些渊源,繁体的医字有两种,其中之一就是“毉”,在人类的早期时代,由于治病的手段不发达,最初人类有一段巫医共处的阶段,巫婆神汉祷告舞蹈,再使用一些民间摸索的草药,用来治病,中国是如此,国外也有同类现象,古埃及医师运用念咒、画符和草药治病,前二者就是巫医。西医在古希腊时期开始医巫分家。
  我们也承认,中国文明的启蒙时代也是医巫不分,中医的道家思想,吐纳养生的功夫,某些丹药治病,确实也丰富了早期中医的某些内容。O
  二,中医与道医的界限
    说中医里面有道教的某些思想,某些丹药,它只是丰富了中医学的某些内容,事实上由于文明和历史的发展,中医与巫医、道医的分道扬镳,是历史的必然和划时代的事件
 内经明确的宣布:“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明确了巫道医与中医的界限,中医走上了脱离鬼神符祝之类的迷信治病的发展道路。后来的某些医书中,散见的有些道医的内容,但是,以内经、伤寒论为代表的正统中医,强调临症的辨证施治,强调了临床实践第一的唯物观点,与道医的玄学符祝有本质的不同。
 扁鹊是最早立场坚定的反对巫祝医的,。《新语?资质篇》载:“卫(古国名,今河南省濮阳一带)人有病将死者,扁鹊至其家,欲为治之。病者之父谓扁鹊曰:‘吾子病甚笃,将为迎良医治,非子所能治也。’退而不用,乃使灵巫求福请命,对扁鹊而咒,病者卒死,灵巫不能治也。”气的扁鹊公明确提出“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汉代医圣 张仲景说:“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鲜明表示了对巫祝的态度。可以说,正是由于中医与巫道的分家,中医经历了脱胎换骨的革命,中医才走上了唯物的实践第一的光明坦途。
  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其探索疾病本质的渠道不同,但是走的都是实践第一的道路,西医以各种仪器检查手段,比较直观的认识人体生理情况和病理变化,作为诊断治疗的依据,中医以阴阳五行脏腑学说为基础,应用四诊的手段,比较间接地认识人体的生理状况和疾病的变化,也能探索出疾病的本质,作为诊断与治疗的依据。而所谓的“道医”用什么手段认识和揭示人体生理和病理呢?是怎样认识疾病的呢,虽然某些道医内容也讲了中医的望诊脉诊,其实这是装点门面而已,道医更多的通过玄学的手段,来所谓的认识人体生理和疾病,讲什么生理上人体存在子虚乌有的“善粒子”,迷惑大众的眼球,我想按一般规律有正就有反,人体是不是还存在“恶”粒子呢,请大仙们把那个“恶粒子”再给我挖出来看看。典型的梦呓一般的理论,居然有众多的捧臭脚者,甚至包括一些中医的上层人物,拍拍你们的脑袋,莫非是进了几克water?#  道医们诊察疾病的主要手段,绝不只是四诊八纲,那是门面货,否则也凸显不出道医的特色了,他们探索疾病的本质,乃是通过八字、命理、术数,通灵遥测等等手段来进行的,玄而又玄,距离实践第一的观点离题万里,何谈知晓疾病的真正面目?更耻谈科学二字!而他们面对的又是至尊至贵的人的生命,不由不令你胆战心惊!而治疗呢,有几个道医能像孙思邈那样同时精通中医药学,应用百科全书般的《千金方》治病,大多数多数是以抽签、画符、咒语、辟谷,汞砂金丹类治病,误人病者何止千万,视生命如同儿戏,其罪罄竹难书!
  听说以卫护中医出名的斗士毛xx也是道医推崇者,你可否站出来,让我这个草根领教领教你维护道医的理论是什么玩意?  我也懂些易经,也能用六爻测病,(易经是古典哲学,与道教不是一码事),但是,我深知这不是中医的正统的诊病方式,作为研究可以,如果推广则大谬也,真理偏离一步就是谬误。坚持对病人临症的四诊八纲分析,这是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是发展中医的正统方向,旁门左道不可以喧宾夺主,不可以鱼目混珠。
   三,道医的危害;
  历史上的道医曾经有过对人民健康有利的一面,一些中草药最初就是掌握在巫祝人手里,他们振振有词作完法后,也给病人一些药草服用,起到治病的作用(他们大概也知道光靠巫祝胡说不能治病),但是,自从医道分家后,中医责无旁贷的担当起人民健康的职责,道医的有害的作用就大大多于有利的一面,试想,历史上有多少病人病势沉重,仍然求助巫婆神汉跳大神,被骗了大量钱财,把能治的病耽搁成为不治之症,这样的例子现在也不鲜见,而且有越演越烈之势,成为当今危害人民健康的大敌!
  我的表弟有一女,因为一次到县区亲戚家上山玩,在某处小解,看到了一条蛇,回来后向家人诉说,不久后就胸闷气短,上不来气,家人说是“撞客了”,用筷子戳戳不管事,于是求助于附近山上的某位“道人”,道人做了法,画了符贴在家中,又喝了一碗“神水”,疾病依旧,表弟领着找到我,我看病后觉得其心经瘀滞,这么小的年纪为什么呢,后来我注意到她的左手中指带着一只戒指,深陷在肉里,我马上明白了所以然,中指为心包经所过,戒指箍得太紧,阻碍了心包经气血运行,于是发生此证,找人去掉了戒指,我予血府逐瘀汤加味,八付药治愈,再也不觉得胸闷了,这道医误人误病,从古至今例子何止千万
上一篇:道医
下一篇:道教医学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