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韩国医学与道教之关系(附感慨数言)(3)
和高丽时代相比,朝鲜时代的儒教秩序虽然得到了稳固,但依然有依赖巫医的倾向,以致?堉在《潜谷先生笔谈》里恨叹道: “明庙时,巫觋盛行,人有疾病,不求医药。唯祈祷是事,松岳、大井、大谷、德物等七处神祠、自阙

和高丽时代相比,朝鲜时代的儒教秩序虽然得到了稳固,但依然有依赖巫医的倾向,以致?堉在《潜谷先生笔谈》里恨叹道: “明庙时,巫觋盛行,人有疾病,不求医药。唯祈祷是事,松岳、大井、大谷、德物等七处神祠、自阙中诸宫家下至庶人。” 宋寅(1516-1584)有过如下描写: “或视异状,则昧者疑有鬼神之使作。巫觋因之,恣为恐吓,而最所禁忌者,祭祀也牲牢香火。”(注10)说明这样的民间风俗已经到了废弃儒教祭祀的地步了。


除此之外,朝鲜时代,和?行于民间的巫觋们的厌胜法并行的还有靠诵读《玉枢经》来治病的方法,这应是高丽道教符箓派的痕迹。


《朝鲜道教史》第二十二章〈道教与盲人〉说: “按道家者流,有术数、占验之一派。朝鲜盲人,以卜为业,是属此派也。”, “今我俗?巷家,修造家?、动土,犯煞饮食、衣服凭鬼患病之时,赛神以祈禳者,巫堂之事也。读经以驱逐者,盲人之业也。而盲所读有佛家之书(如千手八阳等经),有道家之经。然而千手八阳,乃间诵而非专读。专读之经,《玉枢经》是已。”还说,盲人“道流僧”读经之时,用朱砂在槐黄纸上写下从“九天应元?声普化天尊”到“素车白马大将军”总共 四十八神将的名号,贴在躺有患者的房内,打鼓、读经四到七日,然后请神将降临,捉邪鬼埋于地下。盲人“道流僧”的如此之咒术和道教符箓派的咒术毫无差别。


从以上所举之例可以看出,巫医的病因论和治疗有别于一般的医疗行为而期待于某种医疗传统, 咒术的医疗行为威胁着儒教的祭礼行为的实践而偏执于鬼祟的病因论。但是,在朝鲜时代的儒教社会,这样的咒术式治病活动在修己治人的层面上是绝对得不到支持的,可想而知,儒教必然会对构筑鬼祟病因论,为解祟而依赖于符咒的治病行为加以应对的。于是,到了朝鲜初期,把儒教的信念和儒教文化?想与治病的职能相结合的儒医就随之出现了。


儒医作为足以和巫医相抗衡的存在,根据阴阳五行之生克消息?论来把握病因。他们以宋代儒家精巧地硏磨出的五运?气说为?论基础,并且直接参与医书的撰写与治病活动。五运?气说以阴阳五行说为基础,力图系统地把握天地自然的变化和人体的变化。作为从儒家观点出发对古代的天文学、易学、地理学等加以整理的结果,这是以阴阳五行的?论体系来?解自然的变化原理,硏究其对人体的影响的?论。 根据这样的?论,人体的病理现象是随着和自然界相互感应的人体生理的调和和均衡被打破而产生的。因而,在治疗上,把握阴阳五行的生克消息,观察四时之五运?气的盛衰,把这种变化应用到人体上加以处方是关键所在。


可是,对朝鲜的儒医们来说,在制度上他们不具备专门施展医术的条件,虽然精通医理,但对以一般人为对象的治病活动贡献不大。儒医的医术不是本业,而是为了便于自己养生和维持家庭成员身体健康的手段, 因而在道教内丹学和养生术的基础上有追求博学多识的倾向。朝鲜初期的韩国医学,为了对抗巫医治病行为的弊端,从中国引进了各种医书,在规模和体制以及内容方面加以革新,得到了长足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道教典籍在儒医们中间被传阅,其理由正可从这个脉络上得以?解。



三, 朝鲜内丹派与《东医宝鉴》的编纂


朝鲜中宗在位时(1518),即使是最后剩下的道观昭格署被废的情况下,韩国医学也和道教有着紧密的关联。这一点从朝鲜的代表性医书《东医宝鉴》的内容和编纂过程上可以找到证据。


《东医宝鉴》的主编是许浚(1539-1615),完成于朝鲜光海君二年(1610年),1613年被内医院初版刊行,此后几百年间屡有新版本,直到今天还在继续出刊。《东医宝鉴》的体制以〈内景篇〉、〈外形篇〉、〈杂病篇〉、〈汤液篇〉、〈针灸篇〉构成,其特征是以道教的教理为依据来揭示医学本质。


参与编纂《东医宝鉴》的朝鲜医官们基本上采取了依据?杲、?完素、张从政、朱震亨金元四大家的运气说来解释病因论的态度。在这一点上儒医的贡献很大。
《东医宝鉴?序》说“(许)逡退与儒医郑碏、太医杨?寿、?应铎、?命源 、郑?男等 ,设局撰集,?成肯綮。” 明确地记载了编纂者的姓名,其中儒医郑碏、太医杨?寿都是深有道教素养的人物。


关于杨?寿(?-1600),《异乡见闻录》卷九有如下记载:“杨?寿,字敬南,号退思翁,太医也。学于山人张汉雄。神于医理,着《医林撮要》。”由此可知杨?寿是张汉雄的弟子。许筠(1539-1618)所着《惺所覆怨藁》卷八〈张山人传〉有如下记载:“张山人,名汉雄,?知何许人也。自其祖三世业疡医。其父尝饵商陆,能视鬼而役使之,年九十八如四十许人。出家去,莫知所终。?行,以二卷付之,乃《玉枢经》及《运化玄枢》也。山人受之,读数万遍,亦能呼召神鬼,治疟疠辄已之。四十出家,入智异山,尝逢异人,受?魔法。又读《修真十书》,空庵不食三年余。”


上述记载告诉我们,杨?寿的师傅张汉雄的医术是其父亲传授给他的,从张汉雄的父亲传授《玉枢经》、《运化玄枢》这一点来看,其父在符箓派系?道教医学上应该是有所成就的。张汉雄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弄来《修真十书》等内丹典籍进行修炼。《修真十书》是宋末元初的内丹丛书,特别是第十书中唐?真胡愔的《黄庭经内景五藏?府图》一卷是引人注目的道教医书。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