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道教医学
引用 罗医生 的 关于道教医学 道教与中国传统医学结合的程度之深,关系之密切,在世界宗教发展史上是极其罕见的。道教在创始、发展过程中奉行的是一条以医传教、借医弘道的立宗创教模式。 早期道教把天人关系视为一一对应的反映关系,人间疾病是天上病灾的兆
引用

罗医生 的 关于道教医学

道教与中国传统医学结合的程度之深,关系之密切,在世界宗教发展史上是极其罕见的。道教在创始、发展过程中奉行的是一条以医传教、借医弘道的立宗创教模式。

早期道教把天人关系视为一一对应的反映关系,人间疾病是天上病灾的兆示、反映。以顺应天心、治疗天地之大病为己任的早期道教必然要高度重视人间疾病的治疗。要想救世,必先济人也就成为早期道教徒宗教实践活动的指南。

道教医学肇始于汉末道教创始时期,到金元之际全真道创教人一重阳在《重阳立教十五论》中就将“合药”列为其中重要一条,予以明确阐述:

药者乃山川之秀气,草木之精华。一温一寒可补可泻,一厚一薄可表可托。肯精学者活人之性命,若盲医者损人之形体。学道之人不可不通。若不通者,无以助道。不可执著则有损于阴功,外贪财货,内费修真,不足今生招愆,切忌来生之报。吾门高弟仔细参详。

魏晋时期葛洪神仙道教理论的建立,使得道教基本教义从早期“去乱世、致太平”的救世学说发展成为专注于企求“长生久视”和“度世延年”,这在道教理论发展史上意义重大。这一转变的完成,使长生不死、羽化登仙就成为道教的基本信仰和修炼追求的最终目的。为了达到修道长生这一度世目的,首先要祛病延年,而医药的作用正是在于治病防病,延长人的寿命,掌握一定的医药知识和技能是道徒进行“自救”并进而“济人”的基础和前提。因此,修“仙道”必须通“医道”。

葛洪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医学思想:即医生处方用药要以“价廉、简便、灵验”为原则,选择和实施医疗措施要力求“救急、方便、实用”的临床治疗学思想。这一颇有创意的治疗学思想,是以葛洪为代表的道教医家在继承《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所奠定的一些治疗学原则,诸如辨证论治、调整阴阳、扶正祛邪、因势利导原则基础之上,在长期的济世行医实践活动中形成的。并且以其独创性极大地丰富了传统医学的治疗思想。

道教养生学的理论源于《道德经》,养生,又称摄生。“摄生”一词最先出自《道德经》五十章,云:“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披甲兵。”汉代河上公注渭:“摄,养也。”养有供养、养护、治疗、调养多种涵义。故养生一词引申为摄养身心,以期保健延年。

魏晋时期的另一位著名道医陶弘景在药物学和养生学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他认真整理和校订了《神农本草经》三百六十五味药,又选了《名医别录》所载的三百六十五味药,共计七百三十味药“精粗皆取,无复遗落,分别科条,匹畛物类,兼注铭时用土地所出,及仙经道术所须,并此序录,合为七卷,完成了他的代表作《本草经集注》。

《养性延命录》是陶弘景系统收集归纳前人养生理论和方法而撰写的一部重要道教养生著作。陶弘景认为养生即是修道。他在《养性延命录》中引经据典,从贵人重生的道教生命哲学观出发,反复论述了养生在修道中的意义和必要性,强调养生与修道是统一的。所谓“养生者慎勿失道,为道者慎巳失生。”必须做到“道与生相守,生与道相保。”这种将养生与修道视为一体的思想对道教影响甚深,为道教确立“生道合一”的基本教理奠定了基础。他强调“我命在我不在天”的积极以预防养生思想。

陶弘景认为对疾病的预防要从身心两个方面入手,综合运用存神、服气、导引按摩、服铒、食疗、房中等手段。他所提炼出来的一整套养生理论和方法,既是对以往道教养生经验和思想的概括和总结,也为道教最终形成修性与修命并重、动静结合、众术合修的医学养生模式打下了理论基石。唐代著名道医孙思邈就将上述养生大要刊载于他的医著之中,成为道门和社会奉行的养生要则。

隋唐时期,随着道教修仙模式逐渐由外炼转向内修,道教与医学关系日益密切,许多道徒都自觉地将道教修炼方术与医学理论紧密结合起来。援医入道,运用传统医学的脏象、经络、气血津液学说及诊断理论来指导内炼养生。

明清时期,道教医学丰富多彩的医学养生思想方法为医家普遍重视。李时珍《本草纲目》中就汲取了大量有价值的道教医学精华,道教医学丰富了中华传统医学的宝库。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健康的要求越来越高。世界卫生组织曾经给健康下过这样的定义:健康是一种身体上、精神上、社会上完全安宁的状态,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病症。道教医学强调理身与治心、养生与治国相统一,其理论包含着相当丰富的内容和深邃的思想,我们应当认真研究与挖掘,弃其糟粕,取其精华,以造福人类社会。

节选自《道教医学》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