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筌与《黄帝阴符经疏》作者:张金涛,徐才金
一、李筌其人与《阴符经》成书之谜 《阴符经》旧题黄帝撰,但在黄帝之时,中国尚无确认可辨的文字。唐·李筌于嵩山石壁中得阴符本而显于世,后人因而怀疑本来就是李筌所撰而假托于古人。不过李筌在其《疏序》中说得很明白:“绢素书,朱漆轴,以绛缯(红色丝
一、李筌其人与《阴符经》成书之谜


《阴符经》旧题黄帝撰,但在黄帝之时,中国尚无确认可辨的文字。唐·李筌于嵩山石壁中得阴符本而显于世,后人因而怀疑本来就是李筌所撰而假托于古人。不过李筌在其《疏序》中说得很明白:“绢素书,朱漆轴,以绛缯(红色丝绸)缄之。封云知魏真君二年(441年)七月七日,上清道士寇谦之藏诸名山,用传同好。”〔1〕这是一段纪实文字,且以古代中国风俗,常有高道名僧,山林隐士藏书于山洞,读来还是可信的,那么,《阴符经》实为何人所作便成了一个“谜”。要解开这个“谜”,还得从李筌说起。


李筌何许人也?据《中国古代人名大辞典》载:“唐人,号少室山达观子。官至荆南节度副使,仙州刺史,后入山寻道。有将略,著有《太白阴经》,主张任贤使能。又有《孙子注》、《阴符经注》。一说《阴符经》为其托黄帝之名而著。〔2〕参阅《辞海》及其它书籍,所说大致相同。考唐代荆南即荆州,后升为江陵府,而仙州则有二:一在越南境内;二在河南叶县,唐开元四年(716)置。李筌所任仙州刺史,当在河南境内,而李筌生活的年代亦应在唐玄宗开元年间。


李筌作为一方军政官员,在任之时遍访名山洞府的可能性不很大。至于什么时间入山寻道,史无明载,但可以推定李筌发现《阴符经》(或撰写《阴符经》)当在“入山寻道”之时。如李等所叙“上清道士寇谦之藏诸名山,用传同好”可信的话,则下一个考寻的对象当为寇谦。


寇谦之(365—448年)北魏道士,字辅真,上谷昌平(今属北京市)人。其生活的年代比李筌早三百余年。18岁入华山学道,。曾隐居嵩山,亦曾自号“天师”,创“北天师道”。得宠于魏太武帝,被封为“国师”。寇谦之作为一代宗师,喜好黄老之术,搜寻黄老之书。甚至自已撰文而托古人之名,都是极有可能的。三百余年后,李筌得此书时,“其本糜烂,应乎灰灭”〔3〕也是可信的,尽管后人亦怀疑本是寇谦之所撰,但却缺乏更多令人信服的资料佐证。近人梁启超(1873-1929年)将《阴符经》“署之于战国末",虽不知其出处,但似乎比较切合实际,不管怎么说,《阴符经》成书之“迷”,应该说至今尚未完全破解。


二、从《疏》文看李筌的哲学思想与处世之道


先从《疏·序》开始,在这里,李筌先述说了“得书”的来历,接着演泽出一个离奇的故事。道教中关于“骊山老母”的来历,大概源于此说。尔后:在历代的传奇、演义小说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中经常出现,甚至演变成与人类之母“女娲娘娘”相等同的地位。
李筌借丽山老母之口,开宗明义地指出了《阴符经》的主旨和作用。他说:“《黄帝阴符三百言,百言演道,百言演法,百言演术。参演其三,混而为一。圣贤智愚,各量其分,得而学之矣。上有神仙抱一道,中有富国安人之法,下有强兵战胜之术。”〔4〕对短短三百余言的《阴符经》评价如此之高,可见《阴符经》微言大义,实是非同小可。三国蜀汉诸葛亮对《阴符经》也有高度评价,称“观乎《阴符》造化在乎手,生死在乎人”。〔5〕《阴符经》传世千百年,至今仍为世人所推崇,可见该经文的影响力巨大。

《阴符经》所突出阐述的,是一个“机”字。李筌认为其“内出于天机,外合于人事,若巨海之朝百谷,止水之含万象”。⑷这个“机”,其实等同于“道”,因为“其机张,包宇宙,括九夷,不足以为大;其机弥,隐微尘,纳芥子,不足以为小。”〔7〕这与老子对道的描述:“道之为物,惟恍惟忽。忽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忽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如出一辙。〔8〕与《庄子》称道之为物,无为无形、自本自根、神鬼神帝,生天生地的阐述一脉相承。

对于《阴符》二字,李筌的解释是:“阴者,暗也,符者。合也。天机暗合于行事之机,故曰《阴符》。”在李筌看来,这个“暗合的天机”就是“道”。因为“观天之道”,就是“阴阳之总名"。由阴阳二炁之“子”(衍生)为五行,称之为“五贼”。这个“贼”字,有“相害”的意思,又有“盗窃”的意思,其实阐述的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人如能明白五行制伏之道,则“宇宙在乎掌中,万物生乎身上,如此则吉无不利,与道同游。明在这里李筌所讲的“机”,其实就是老子“道法自然”的妙理。人不能逆天而行,故立天而定人,“有所图必合天道”。⑽

天道至公,是《阴符经》的重要思想之一,故李筌说:“天发杀机,公道也”。这与老庄哲学“天道无私”的观点是相一致的。不同的是《阴符经》说的是“杀机”。这个“杀”是递为生杀的意思,它既包含着四时更替,自然灾害,同时也包含了朝代更迭。其中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天道生杀,皆合其机宣,不妄发动。阴阳改变,时代迁谢,去故就新,此天发杀机,皆至公也”。㈤商纣王逆天行事,天怨人怒,故天发杀机,促其灭亡,即为实例。

以上略述李筌的哲学思想。笔者认为,李筌属于老庄流派,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宇宙观,尤其是对阴阳、生杀、贼盗等的叙述,有着独树一帜的思
想认识。

下面,再探讨一下李筌的处世之道。李筌的处世之道,集中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其一曰“伏藏",其二日“三盗”,其三日“盗机”,其四日"至乐”。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