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道教音乐的由来和发展
文:伍鸣 来源:中国道教协会网 道教音乐,是道教在斋醮法事中演唱的道曲和伴奏音乐。它在斋醮中能使法事内容前后贯串一体,气氛绵绵不断。致使坛场雄伟绚丽,如仙境缥缈,笙歌云舞,显示道教的特点。 早在明代,道教音乐在官方斋坛中,无论是道曲或是伴奏音



文:伍鸣 来源:中国道教协会网
道教音乐,是道教在斋醮法事中演唱的道曲和伴奏音乐。它在斋醮中能使法事内容前后贯串一体,气氛绵绵不断。致使坛场雄伟绚丽,如仙境缥缈,笙歌云舞,显示道教的特点。
  早在明代,道教音乐在官方斋坛中,无论是道曲或是伴奏音乐,已发展到有相当的技术水平。然而江南民间的斋坛中,尚未普遍流行器乐伴奏。大多是“清做”:用钟、鼓、磐、鱼、铃等,在赞、偈、步虚中起稳定节奏的作用,使诵念起落一致,齐声同唱。

  清初,江南丝竹、山歌、小调风行一时,处处流行,尤其是苏锡交界地区的“鹅镇塘”一带,无论是农民、小商贩、或是手工业者,男女老少,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几乎都会哼哼山歌,唱唱小调,吹吹打打,拉拉弹弹,还有会唱昆曲的。从此,产生以农业为主要生活来源,农闲时做“待招”(也叫堂名),在婚丧喜庆办筵时坐唱昆曲,吹打“十番锣鼓”。但是,他们不计较多少报酬。除此以外,他们还兼学道教经忏,在斋醮中当道徒,为法师做法事伴奏音乐。这些农业道士自称“仁道”两教,就是既做“待招”,又做道士;又一种是以农为主,学会道教经忏,农闲时到正一道观或道院中去做客师,这称作“赴应道士”。以上两种道士,对道教音乐的发展,都作出一定的成就。他们进入道观后,感觉到原有的道教音乐,音调低沉无生气,像宗庙祭祀的“礼乐”,冷冷清清,低沉平乏,不能满足民众欣赏的要求。从此这些道士,集思广益、众志成诚,以道教音乐为基础,吸收昆腔和江南说唱等腔调中的特征,根据不同字音“平仄”(四声阴阳),结合地方语音,以字行腔,在长期实践中,融化成民众所喜闻乐见、具有道教和民乐特色的新颖道曲。至今已成为无锡地区,道教法事中的传统音乐。道曲在唱腔中转调是二百多年来的常用手法(即“3”音改奏“4”[以“凡”代“工”])实则转入G调(正宫调),通俗叫“隔凡”。用音乐术语说:转“下属调”(以“4”作主音即“1 ”音)。通过隔凡后,气氛上扬,音调高亢,有新鲜感。反复时转新调,连续反复七次。七调奏完还原(D调)结束。“文书调”是以道教音乐朗诵腔改编的民间说唱音乐,前两句采取“起忏”的朗诵腔;句采用“十六召”的朗诵腔。

道教音乐的发展,其源泉在于民间,从群众中来,也可回到群众中去。文书调现已成为锡剧常用曲调之一。先辈在音乐土的创造,给道教文化留下了宝贵的材料。

  道教音乐在法事中是多调性伴奏。所用的笛子是平均孔曲笛。无锡地区,道士在法事中的唱腔,常有“D——G” 、“C——F”、 “D——A”,也有调式“交织”。它包含在一曲中有两种音调或两种以上的音调。如《九阳梵炁灯科》其中一段,从“D——G——C——F——B——E——A.”在这种音调比较复杂的伴奏中,也就不便更换其它笛子。多调性伴奏,全在于技术上熟练,才能得心应手;伴奏的另一点是首先服从唱念,法师嗓音有高有低,必需适应法师的嗓子条件,做到唱伴一致,声调和谐;击乐伴奏,鼓是指挥,速度快慢,节奏准确,动作配合,全在司鼓。就像戏曲舞台上,司鼓配合舞蹈动作,做到起落一致无偏差,才算得上一位真正的好鼓手。真因如此,道教音乐在斋坛里,下仅可以积累丰富的艺术经验,还可以为宗教仪范宏伟绚丽,增添色彩。

  梵音

  晋葛洪《要用字苑》云:“梵,洁也”。梵音为清净纯洁的音韵,是依附在道教斋醮中的音乐。它的渊源,出自“十番鼓笛”《满庭芳》。流传在江南道教中,至少已有二百多年历史。

  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天师府娄近垣真人在他编辑整理的《清微黄箓设仪》后面,附有“金字经”、“川拨调”、“对玉环”、“清江引”、“园林好”、“十八拍”“隔凡”(即中走马)、“浪淘沙”、“一封书妙“桂枝香(即前桂枝香)、“环山水”、“梅梢月”、“效丈”、“步步高”、“扑灯蛾”、“碧桃花”、“玉娇技”等十七曲;《梵音斗科》(二书同出一时相去不远)后附有“隔凡”、“青鸾舞”、“前桂枝香”、“金字经”等四曲。可见,梵音的形成则在乾隆之前。

  唐明帝时(712-756)“揭鼓”盛行,击鼓技术与道教在法事开始前敲的“法擂”,音迹近似,节奏自由,由慢渐快。如古代战役中的“擂鼓”,气势浩荡,庄严雄伟。直到明代,演变为“十番鼓”。清代初,江南正一道士继承这种鼓曲。从简朴的“法擂”,发展成慢、中、快三个段落的“法鼓三通”,常在斋醮中运用。江南正一道士,自从学习《满庭芳》后,为适应梵音中的需要,从“法鼓三通”发展成以鼓独奏的慢、中、快三种鼓段:备拍称慢鼓段、24拍称中鼓段、十拍(流水快板)称快鼓段。这三种鼓段都有几个层次连接构成。如快鼓段有“急急大排”“跳金门槛”、“鹤吃食”、“鲤鱼扑水”、“蝴蝶双飞”、“倒山墙”、“虎头摇”、“海底翻”等,一层环接一层,紧接构成,是梵音中必要的组成部份。

  旧时代无作曲,摹仿是唯一的方法。苏州、无锡的正一道士,在学习《满庭芳》后,效法其曲体、结构,采用音迹近似的几个不同的曲牌,前曲与后曲在衔接上有连系(包括承上起下),有机地结合。不断创造、不断实践、不断提高,逐步形成梵音。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