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道教音乐: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一朵奇葩
道教音乐是道教斋醮活动中采用的音乐,也称“法事(道场)音乐”。它在发展初期曾经深受道家神秘主义、相对主义思想的影响。((道德经》称“五音令人耳聋”,“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在老子看来,只有所谓“天籁”才是绝妙的“至乐”。但是随着历史




  道教音乐是道教斋醮活动中采用的音乐,也称“法事(道场)音乐”。它在发展初期曾经深受道家神秘主义、相对主义思想的影响。((道德经》称“五音令人耳聋”,“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在老子看来,只有所谓“天籁”才是绝妙的“至乐”。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道家后来逐渐有“非乐”转向吸收儒家“乐贵和”的思想,并进而转为“重乐”倾向。东汉《太平经》说:“得乐天地法者,天地为其和。”今天有文献可查的道教音乐,最早见于北魏寇谦之的“步虚声”。

  苏州是我国闻名的文化古城之一,其道教音乐,是伴随着斋醮科仪活动产生的,源远流长,蕴藏丰富,她不仅仅是宗教仪典性质的音乐,而且是宝贵的民族遗产。用余尚清教授的话说;“不只是一般人所认为的道士念经而已,它里面最重要,占份量最多的是吹打与组成吹打素材的笛曲,在这些吹打中又穿插了鼓段,这些吹打与笛曲,都是极好的国际合奏曲,马上即可作为舞台演奏的乐曲。”

  苏州道教音乐内蕴丰厚。首先,吸收宫廷音乐成份。南唐、南宋时期,大量的宫廷音乐流散于民间,常被苏州道乐吸收融合,因而苏州道乐在被演奏时,注重转、承、接、合的运用,通常以道曲的唱念展开,乐器笛、鼓、弦在伴奏中起重要作用,在唱腔中句与句之间,用曲调型的伴奏或鼓段加以连结,使唱段层次分明,形成刚中有柔、柔中有刚的风格。其次,吸收民间音乐素材,特别受江南丝竹、昆曲、吴歌的熏陶和滋养。如在锣鼓吹打中,除一般乐器外,还加铜角、唢呐等,以这些乐器为主,再配合锣鼓,曲风雄浑朴野。此外,在佛教和道教并行发展的过程中,二者不但在学术理论上相互吸收利用,仪典音乐也不例外。在苏州宫观道乐中,亦有吸收梵音成份的地方。如法事“全符”中第三段开头的一句“唵件件咄吒”就是梵音,这是中文词汇的印度语发音。

  苏州道教音乐表现形式多样。演奏时,可以有独唱、吟唱、齐唱、鼓乐、吹打乐等多种表演形式。在整个法事行程中,伴奏者能根据法师在供香、步虚、绕坛、朝拜等许多宗教仪式的同时,采取坐乐和行乐的形式演奏等,凸显出其作为中国传统艺术奇葩的独特魅力。音乐所表现的内容也极为丰富:有的是表现法事活动中的召神遣将、声势磅礴的宏伟场面;有的是烘托镇邪驱魔、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有的寄托盼望风调雨顺、祈求保佑平安的心情;有的又是为了展示修道者清静无为、虚无飘渺的意境。

  “飞钹”表演是苏州道教音乐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极具苏州地方特色的一项道教绝技,它于明朝永乐年间发源于苏州的玄妙观。“飞拔”表演分为“上套”和“下套”两组动作,每个动作都有相应的名称,如“提花篮”、“甩流星”、“滚绣球”、“叠宝塔”、“单双辟煞”等20多个,全套动作的时间长达15分钟。“飞钹”表演与道教音乐的关系犹如演员与乐队的关系,“飞拔”表演者在台上表演时,道教音乐则为它伴奏。这就使流传千古的道教音乐达到了声形兼备、动静结合的完美境界。几百年来,“飞钹”表演曾在湖北武当山、江苏茅山和江西龙虎山等道教圣地广泛流传,但目前已经濒临失传。

  目前,苏州乃至全国只有徐梦霞一人能表演全套的“飞钹”动作。徐梦霞是吴中区横泾镇人。10岁时拜双目几乎失明的老道士毛良善为师。最近,苏州玄妙观专门在道教音乐厅内设立舞台,由六名道士为徐梦霞进行伴奏,让前来苏州游玩的中外游客一睹“飞拔”表演这一中华绝技。
    上一篇:武当道教音乐概述
    下一篇:没有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