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传尹喜大道章
昔在浩劫,有圣人名“太上老君”。自开辟以来,传弘大道,历世降为帝者师[详见前卷之二,自天皇氏通玄天师,至周郭叔子,以后降世,详见《混元实录》]。至殷阳甲十七年,自太清境分神化气,下降托孕于玄妙玉女,计八十一年,于武丁九年庚辰二月十五日降生。



昔在浩劫,有圣人名“太上老君”。自开辟以来,传弘大道,历世降为帝者师[详见前卷之二,自天皇氏通玄天师,至周郭叔子,以后降世,详见《混元实录》]。至殷阳甲十七年,自太清境分神化气,下降托孕于玄妙玉女,计八十一年,于武丁九年庚辰二月十五日降生。生而皓首,故号曰“老子”,老子者,老君也。于四十三年甲寅,于亳州乘白鹿升天[详见后卷《无上元君记》]。至辛纣二十一年,文王再降于歧山之阳。周文王为西伯,召为守藏史。周武王时,迁为柱下史。成王时,仍为柱下史。乃游西极、大秦、竺乾等国,号“古先生”,化导其国[竺乾在昆仑之西,非天毒之灭西竺也]。至康王时,还归于周,复为柱下史。昭王时,去官归亳,隐焉。老君复欲开化西域,乃以昭王二十三年癸丑[天上之无极无年也]五月壬午,驾青牛之车,薄版为隆穹,徐甲为御将,西度函关。喜至关日,夫阳数极九,星宿值金,岁月并王,法应九十日内,有大圣人经过京邑。乃敕关吏孙景曰:“若有形容殊俗,车服异常者,勿听过。”喜即预期斋戒,使扫路四十里,夹道烧香,以俟天真入境。至七月十二日甲子,果有一老人,皓首聃耳,乘白舆,驾青牛而至。关吏曰:“明府有教,愿公少留。”乃入白喜,喜曰:“道今来矣!我得见圣人矣!”即具朝服出迎,跪伏叩头,邀之曰:“愿大人暂留神驾!”老君谢曰:“吾贫贱老翁,居在关东,田在关西,今暂往取薪。何故见留?幸听度。”喜复稽首曰:“大人岂是取薪?久承大圣当来西游,劳神暴露。愿少憩神驾!”老君曰:“闻开导竺乾,有古先生善入无为,永存绵绵,是以升就,道经历关。子何苦留邪?”喜又曰:“今睹大人,圣姿超绝,乃天上之至尊,边夷何足往观?愿不托言,少垂哀悯。”老君曰:“子何所见而知吾?”喜曰:“去冬十月,天理星西行过昴[斗中有天理四星,主统理万物],自今月朔,融风三至,东方真气,状如龙蛇而西度,此大圣人之征。喜少好《坟》、《易》及天文秘纬,凡仰观俯察,未尝不验,故知必有圣人度关。夙夜存思,未尝暂息。今以有缘,果遇仙驾。愿垂慈诲,开济沉冥。”老君既三试之,皆过,乃怡然笑曰:“善哉!子之知吾,吾亦已知子矣!子有通神之见,当得度世也。”喜忻跃叩头再拜,曰:“敢问大圣姓字,可得闻乎?”老君曰:“吾姓字渺渺,从劫至劫,非可悉说也。吾今姓李,字伯阳,号曰老聃[聃与儋同,亦作儋]。”喜于是就官舍设座供养,进盥栉,行弟子之礼。

老君之御者徐甲,少赁于老君,约日雇百钱,至出关时,计当七百三十万钱。甲见老君去官远适,亟来索钱。老君谓曰:“吾往西海、大秦、罽宾、天竺、安息诸国,令汝御车,还当以黄金计直偿汝。”甲如约,及至关,饭青牛于野,老君欲试之,乃以吉祥草化为一美女,行至牧牛之所,辄以言戏甲,甲惑之,欲留,遂负前约,乃诣关令,讼老君索佣钱。老君谓甲曰:“汝随我二百余年,汝久应死,吾以太玄生符与汝,所以得至今日,汝奚不念此而讼吾?”言讫,符自甲口中飞出,丹篆如新,甲即成一具白骨。喜悯甲违心致死,乃为甲叩头请命,愿赦其罪,赐以更生,乞为出钱偿之。老君重喜慈舍,曰:“善!”乃复以太玄生符投之,甲即立生。老君曰:“吾不责汝,汝负本约,道自去,汝故死耳。今偿汝钱。”喜即以钱给甲,而礼遣之,甲请留,不许,伏地搏颊曰:“已沐圣恩,曲赦罪戾,今此枯骨复见光明,刻骨铭心,愿从云驾!”老君竟弗许。
老君为喜留关下百有余日,喜斋戒,叩头再拜,跪请曰:“尘凡孺子,幸遇圣人,投身委命,愿闻大道。”老君曰:“微哉子之问也!夫大道守真,三品为则,以一为度,以正为德。”喜曰:“道品有三,要得升仙,其可行乎?”老君曰:“子能知一,万事毕。闭塞情欲,入奥室,炼金食气,为第一。子能知之,守勿失。”喜踊跃稽首曰:“炼金奈何?”曰:“神方也。自至真上帝,莫不由金丹而得道,履九幽而入杳冥,上下虚无,因神明而俱升。”喜稽首曰:“愿闻其旨。”老君曰:
“红铅黑锡大丹头,从红入黑是真修。
黑中取精赤取髓,解取赤黑药无比。
用赤入黑保长生,用黑入赤天仙矣。”

喜曰:“道则高矣、妙矣!末学未究,愿赐指示。”老君曰:
“一者是铅铅为群,二者是汞汞是臣。
若铅不真,其汞难亲。
若铅是亲,不失家臣。
青腰使者,赤血将军。
和合两姓,异族同群。
白汞作脑,黄芽为根。
化铅为粉,炼汞成尘。
阴居阳位,阳数阴匀。
日盈月昃,寒暑区分。
开设法象,赫然有文。
惟吾此道,天地常存。”

喜拜曰:“药物之旨,敬闻命矣。炉鼎之制、水火之候奈何?”老君歌曰:
“圆三五,寸一分。
口四八,两寸唇。
长二寸,厚薄均。
腹三齐,坐垂温。
阴在上,阳下奔。
首尾武,中间文。
始七十,终三旬。
内二百,善调匀。
阴火白,黄芽银。
两柒聚,辅翼人。
子处宫,得安存。
来去游,不出门。
渐成大,性精纯。
即归一,还本原。
至一周,甚栖勤。
密防护,莫迷昏。
途路远,甚幽玄。
若达此,会乾坤。
子午沾,净魄魂。
得长寿,入仙村。
乐道者,寻其文。
谛思之,勿须论。”
又歌曰:
“日月本是乾坤精,卦象周回甚着明。
前三五兮后三五,五六三十又还生。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