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已故外丹黄白术研究者----陈国符先生传略
陈启新 陈国符先生是江苏常熟人,1914年10月14日出生于一个书香之家。父亲陈熙成,字斐伯。苏州高等学堂毕业,后考入北京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入理科第一班学习,长于数学,曾在北京的中学任教,因辛亥革命京师大学堂停办回乡,任县政府督学,并在家乡故
陈启新

陈国符先生是江苏常熟人,1914年10月14日出生于一个书香之家。父亲陈熙成,字斐伯。苏州高等学堂毕业,后考入北京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入理科第一班学习,长于数学,曾在北京的中学任教,因辛亥革命京师大学堂停办回乡,任县政府督学,并在家乡故里出资开办了陈家塘小学。在当地是很有声望的市绅。母亲吴静贞,出身江阴名门,是掌管家务的能手,对子女管教非常严格。陈熙成很开明,家中广藏书籍,任由子女阅读。陈国符兄妹四人都从国内著名大学毕业,三个出国留学,大姐陈树仪,1926年考入中央大学电机系,是我国学习工科的第一名女大学生,当时报纸对陈树仪考入中大电机系曾有一番论争,在二十年代,大学工科从外国引入中国不久,那里全是男人的天下,所以对女子能否学习工科不少人持怀疑态度。二妹陈树仁,193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随后考取了浙江大学竺可桢教授的研究生,1945年留学英国;三妹陈树德,1942年毕业于重庆中央大学电机系,1947年留学美国,获密执安大学博士学位,在概率论方面颇有贡献(将马尔可夫理论运用于电脑上),为加利福尼亚大学圣特巴拉分校数学教授。陈国符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1929年考入江阴南菁中学,南箐中学前身是清朝的南菁书院,清光绪八年(1882)建立,清代的著名学者黄体芳、黄以周、张文虎、王先谦、缪荃孙等都曾在此主讲,该校以刊行《皇清经解续编》一千四百三十卷而闻名。陈国符在中学时期打下了良好的英文和数理化基础,喜好文史,文学方面喜读骈文以及古史辩派的文章,曾广泛阅读清代国学大师的著作,最敬仰王国维的学问,从那时起他就立志要做一名大学者。

1932年陈国符以优异的成绩从南菁中学毕业,同时考取了上海中山医学院,浙江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选择入中山医学院学习,不久因病休学,病愈后入浙江大学化工系学习。在浙江大学学习期间,他看到《科学月刊》(Science Monthy)上刊有一篇介绍中国炼丹术的文章,出于爱国热忱便将此文译成中文,发表在《化学》杂志五卷三期(1936年)上,此文作者为研究中国炼丹术的先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戴维斯(Tenney L.Davis)教授。同时陈国符还读过曹元宇在《科学》杂志上的关于炼丹术的文章,这是他关注道教研究的开始。

1937年陈国符浙江大学毕业,获工学学士学位,他抱着发扬光大祖国造纸技术的理想飘洋过海出国留学,历时一个月来到德国,在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 (Technichen Hochschule Darmstadt)攻读纤维素化学,师从纤维素化学的权威耶姆(G.Jayme)教授。三十年代,德国在科学技术方面处于国际领先地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德国学者最多,耶姆教授退休时已经发表论文700多篇。陈国符在耶姆教授的指导下受到严格的实验室训练,学到了科学的研究方法。在德国做博士论文,需要有自己独创的实验方法,他对纸浆的黄酸酯化反应研究中,经多次实验获得成功,还用此方法进行了各种纸浆制备的实验,在此基础上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浆在黄酸酯化时之反应能力》,在德国期刊《Kunstseide Und Fellwolle》上发表。1939年他获得特许工程师学位(相当硕士),1942年获得工学博士学位,成绩优等。我国建筑大师曾任同济大学校长的李国豪就是他在德国达城大学的同学,他们均是中国留德学生中第一批获得工学博士学位的学者。在德国留学期间,美国戴维斯教授通过中国驻德使馆与陈国符取得了联系,请陈国符将《抱朴子》内篇中的《金丹篇》与《黄白篇》翻译成英文,《抱朴子》内篇乃道教理论经典性著作,他利用晚间查阅字典,逐字逐句进行翻译。还到相邻之法兰克福大学中国研究所查阅《图书集成·神异典》等书,汇辑若干有关道教南北宗的史料。此后戴维斯用二人的名义在美国期刊上发表论文两篇,陈国符还写一短文编入佛兰克(Frunk)教授撰写的德文《中国史》。

留德期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陈国符十分怀念祖国,1941年底中国政府对德宣战,由于德国政府将与汪精卫伪政权建交,为保持民族气节,他便提前办理了回国手续,博士论文答辩一结束,即谢绝导师耶姆教授的挽留,冒着战火的危险,只身踏上归国的旅程。他把大部分书籍和物品留给房东,只带一只小皮箱,装些随身衣物,经陆路回国。在途经土耳其安卡拉时,身上已无分文,驻安卡拉的中国使馆给他200美元,才得以回到当时中国的大后方昆明。

1942年3月,陈国符受聘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任化工系副教授、教授,讲授工业化学、化学德文、人造丝和造纸机械等课程,时年28岁,是联大最年轻的教授之一。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是抗日战争时期,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迁到昆明后成立的。当时西南联大集中了一大批中国的杰出人才,联大的教授文科方面有罗常培、郑天挺、汤用彤、雷海宗等,大多在四十岁左右。理工科的教授就更加年轻,电机系马大猷29岁,化工系主任谢明山32岁,苏国桢35岁,潘尚贞 31岁,都是从欧美留学归来的博士。抗战期间,国难当头,学校各方面条件相当艰苦,联大仍能坚持正常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当时联大规定教授每学期必须开出三门课,陈国符先生除讲授上述课程而外,还编写了多种英文教材。在教学中,他对学生既要求十分严格,又和他们交朋友,他经常参加学生组织的活动,支持学生的民主运动,并多次为学生壁报写稿,受到学生的欢迎与爱戴,被聘请为联大工学院学生生活指导委员会委员。1944年联大校庆日时,陈国符为工学院学生自治会壁报撰写的《论大学与科学研究》一文中写道: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