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撄宁亲手修订本《自传》(2)
五十七岁至六十四岁(丁丑至甲申),丁丑秋季(陈撄宁边批:“丁丑1937,戊寅1938,己卯1939,庚辰1940,辛巳1941,壬午1942,癸未1943,甲申1944。”),上海四郊已在抗战,我们住在乡间,尚无所闻,临危急时,匆

五十七岁至六十四岁(丁丑至甲申),丁丑秋季(陈撄宁边批:“丁丑1937,戊寅1938,己卯1939,庚辰1940,辛巳1941,壬午1942,癸未1943,甲申1944。”),上海四郊已在抗战,我们住在乡间,尚无所闻,临危急时,匆忙逃出,所有书籍、衣服、器具、食物、药品等,完全牺牲。此时已无力成家,我一人住在外甥女乔馥玖处(即上海泰兴路五三八弄三号),后来彼处避难的人多,屋小不能容纳,张嘉寿为我设法租住别处(乔馥玖即张嘉寿之妻),那时各地方避难的人都集聚在上海,房租及物价飞涨,嘉寿个人之力不能负担,由几个朋友共同帮助。后来帮助之人逐渐减少,难以维持,仅靠张嘉寿、张竹铭两人照顾。那时我妻住在尚贤妇孺医院,仍带病服务。后来她病势逐渐加重,蒙该医院念她往日服务之勤劳,特别优待,许她住院养病,不收一切费用。我也陪她同住医院,经过长久的时间(此段所说,皆在八年抗日战争期内)。

六十五岁至七十岁(乙酉至庚寅),乙酉春季,我妻因患乳腺癌,殁于上海东湖路尚贤妇孺医院。她自甲戍年得病至临终,经过十年之久,别人真患乳腺癌(乳癌有真假之分),不过三四年即死,从来没有活到十年者,因为她在病中常做修养功夫,增加体内抵抗之力,所以寿命多延长了六七年。我们无家庭,无子女,全靠亲戚朋友等共同帮助,料理丧事。妻死后,我离开尚贤医院,和张嘉寿等同住在东湖路浦东中学内。乙酉年冬季,迁移到上海铜仁路二五七号史剑光家中(以上在抗战胜利之后)。己丑年冬季,由铜仁路史剑光家迁移到上海华山路一四六一弄六号张竹铭医师家中(以上在上海解放之后)。

七十一岁至七十三岁(辛卯至癸巳),已往,我常常代人家做世俗应酬文字,或为讲解历史、国文、哲学,以及仙学上的修养法、医学上的健康法之类的书籍,实际上等于家庭教师,但不拿薪金,只由他们照顾我的生活。外甥女乔馥玖屡次劝我年老体衰,不宜再费脑力做文字工作。当时我尚不注意此话,到了七十岁后,自己感觉有时用脑过度,即心痛心跳,眼昏耳鸣,胃病大发,始信她劝我的话不错。遂于辛卯秋季(陈撄宁边批:“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五日,由华山路张竹铭家中迁移到泰兴路乔馥玖家中,取得武定路派出所第1665号迁入证。”),由上海华山路一四六一弄六号张竹铭家迁移到上海泰兴路五三八弄三号乔馥玖家,闲住两年。但若从此无所事事,仍然销磨老年有限的光阴,亦非夙愿,所以仍想做我的文字工作。杭州中医师胡海牙,于庚寅(陈撄宁边批:“1950”)年冬季,请我讲过古医书素问、灵枢经,本年(陈撄宁边批:“1953”)四月,他又写信邀我来杭,共同研究针灸科书上高深的学理,预备编辑针灸学辞典,因此由上海来杭,住在胡家(陈撄宁边批:“一九五三年六月下旬由上海泰兴路五三八弄三号楼下厢房乔馥玖家中迁移到杭州市银洞桥十九号胡海牙家中”)。后来省政府秘书厅有一位同志晓得我对于中国古代学术颇有研究,尤其对于《道藏》全书曾经用过三年心力,而且我的资格又和中央所规定的文史馆馆员资格相符,他就把我名子提出,经审查委员会通过,由省政府正式聘请为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之一,为工作上便利起见,因此我的户口迁移到杭州。

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即农历癸巳年九月廿一日

陈撄宁写于杭州市银洞桥廿九号慈海医室

已上自传,共计柒页。壹佰叁拾玖行。贰仟捌佰玖拾陆个字。


清阳子按:陈撄宁自传,作于一九五三年十月,后经陈撄宁先生亲自加以修订,作了边批补正,此篇照原件登出,并注明边批位置。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