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元子刘一明传奇与史实
刘一明(公元1734--1821),清代著名道士。号悟元子。别号素朴散人。山西平阳曲沃县(今山西闻喜县东北)人。全真道龙门派第十一代宗师。也是继王常月后的乾隆嘉庆年间全真龙门派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传奇与史实: 刘一明“幼时习儒,年未二十,大病者三,几乎



刘一明(公元1734--1821),清代著名道士。号悟元子。别号素朴散人。山西平阳曲沃县(今山西闻喜县东北)人。全真道龙门派第十一代宗师。也是继王常月后的乾隆嘉庆年间全真龙门派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传奇与史实:

刘一明“幼时习儒,年未二十,大病者三,几乎陨命,因病有悟,遂而慕道”。他的《会心内集》说,当他十七岁时,身得重病,百药无效,次年赴甘省南安养病,愈医愈重,幸喜真人赐方,得以除病。十九岁外游访道,二十二岁于榆中遇吾师龛谷老人。劈破旁门,口授心印,从前狐疑,冰消瓦散。此后,为求参证,他居京师四年,河南二年,尧都一年,西秦(今甘肃靖远县)三年,来往不定者四年。十三年间,三教经书无不细玩。然于疑难处,总未释然。乾隆三十七年,再遇仙留丈人于汉上,经其指点,“十三年疑团到此一棒打为粉碎矣。”

刘一明一生足迹遍布陕、晋、甘、宁诸省。他说:“……算来前后二十年,五峰焕然气贯串。”刘一明后半生一直隐居甘肃榆中县栖云山、兴隆山修道,设坛传教,著书立说,成为陕、晋、甘、宁一带颇具影响之全真龙门派道士。

三遇纯阳吕洞滨

  刘一明擅长医学技艺,卜卦星相,地理书画,在当地很有影响。许多达官显宦、富豪人家都愿结识他。有一天,徒弟禀告说,门外有一老道求见,刘一明问:老道何等摸样?徒弟说:年过花甲,穿得破破烂烂,乱发垢面.刘一明听后说;你去告诉老道,就说我不在家,让他自找方便吧。徒弟告诉老道,老道听罢轻轻笑道:我几天跋涉,腰痛腿酸,又渴又饥,今夜我就住在你这里,看你如何?徙弟见老道很可怜,就领到自己禅房住下。老道坐定后,说他要喝茶,但一定要用刘一明的茶杯。徒弟无奈,只好要来师父的杯子,给老道沏茶。老道接过茶杯,也不喝茶,只将茶杯翻扣在一块石头之上。

  晚上,老道同刘一明的徒弟同住一室。东方发白时,刘一明洗梳完毕来到徒弟禅房,不见老道,只有徒弟。徒弟见师父来了,便迎上前说:老道刚走,茶杯扣到石头上取不下来。刘一明走过去一搬茶杯,茶杯里冻成满满的一杯冰块。刘一明见状很惊讶,心中暗想,炎阳六月,怎么会冻冰呢?他犹豫片刻,立即醒悟过来:唉呀!洞宾爷仙体驾临,我求神仙,盼神仙,今天却把神仙错过了。当时他又急又悔,叫徒弟牵过马来,匆匆朝老道去的方向追赶。他见人就打问,都说前面刚刚走过去一位老道,可他就是追赶不上。一气追了八九里,看不见老道的踪影。便勒转马头,失望地回到山上。徒弟见师父回来,上前接过马缰。刘一明又问徒弟;道长走时说了些什么没有 ?徒弟回答;没有说,只在门前墙壁上留下了一句词。刘一明一看是:“吾来汝不在”五个字,刘一明长叹一口气说:“我在您不来”,就回去了。

  刘一明的徒弟叫唐阳琏,因为有点呆傻,人们都叫他“唐瓜子”。他在栖云山每天赶着一匹骡子从山下往山上驮水,数年如一日,不知辛苦。

  自从他和那个老道同住一晚之后,变得懒惰起来。每天在山下把驮的水给骡子装好后,就躺在石头上睡觉,让骡子自己来回去驮,这骡子懂人事似的,将水驮到山上,山上的人倒掉水,又从山上下来驮上山去,天天如此。这样过了数年,师兄弟们看见唐越来越懒,驮水又很舒服,就在刘一明面前进谗言。刘一明叫来唐阳琏说:你驮水已经几年了,现在你不要再驮水,搬到西山顶窑洞里去住吧!把那里打扫干净看守好。唐遵师傅之命,就去山顶破石洞住下。整天掩门不出。从此人们又叫他“懒道”。师父见他实在可怜,过些日子叫别的徒弟送点豆面给他,就这样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转眼度过了许多春秋。

  一天,唐从山顶下来,想和师父在一块吃顿饭。师兄弟听见唐来了,就将碗藏了起来,告诉唐用斋没有碗,你到山顶去取碗吧。唐听后微微一笑,说:我吃饭的碗我知道放在哪里。于是,就从藏碗的地方取出了碗。师兄弟见一计未成,便又想出一个办法,说:唐师兄,师父想吃浆水,你到峡口去要吧。唐听说师父想吃浆水,就提上罐儿去峡口要浆水。师兄弟都乐了,这下叫他吃不上饭。西山到峡口走一趟,起码要一个多时辰,回来我们早把饭吃过了。大家一边谈笑一边做饭,饭刚做好,唐的浆水也要回来了。师兄弟们不相信唐那么快能到峡口一趟,就派了两个跑到峡口打问情况。峡口人说,是唐阳琏来要浆水的。师兄弟们把这事告诉刘一明,刘一明听后也不说话,只是点头。

  这年秋天,其它徒弟都去化缘,刘一明把唐留在山上看守。一天用过晚斋,刘一明到“潮元观”门前散步,抬头望去,晚霞照红了山头,草木在霞光的照射下,更增添几分黄色,只有松柏郁郁葱葱,仍像往常那么青翠。年上古稀的刘一明被景色陶醉,引起了思绪万千,感叹曰:“夕阳景色好,只是近黄昏。人生容易老,修道性难明”。正在这时,前面走过来一个人,打断了他的心思。

  来人走到刘一明面前,口称道长,求借一宿。刘一明打量此人,衣破不遮体,手脸足有一年没见水点,鼻涕眼泪,口唇干裂成痂,胸前生出拳大一块疮,疮口破裂,脓血外流,疮口能放进一个鸡蛋,不住地呻吟。刘一明瞧他脏烂不堪,身患疮疾,是个叫化子,无心留住,他对叫化子说:我的徒弟都去化缘,禅房上锁,这里没有地方住。叫化子恳求道:给我点吃喝,随便住下就成。刘一明见他一再缠扰,很不耐烦地说:你去山顶上找我的徒弟,到那里住上一宿吧。叫化子见刘一明不肯留他,便转身走去。脚步踉踉跄跄,嘴里唠唠叨叨:“叫化子,口饥渴,疮口痛,上下两口,要了自己命”。不往的念叨,爬山而去。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