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仙传--白话译文
我是周朝韩原的人,最初就封在此地。后来,秦朝及楚霸王被消灭,有个叫叔通子的人逃往武城,就姓韩了。他有仙缘,在海东云游时终于成了仙。他的后人延续到汉、晋,史书上都有相关的记载。 唐高宗永微四年(公元653年)我的先祖父仲卿在江南当刺史,把家搬到了邓
我是周朝韩原的人,最初就封在此地。后来,秦朝及楚霸王被消灭,有个叫叔通子的人逃往武城,就姓韩了。他有仙缘,在海东云游时终于成了仙。他的后人延续到汉、晋,史书上都有相关的记载。
唐高宗永微四年(公元653年)我的先祖父仲卿在江南当刺史,把家搬到了邓州南阳松水地方。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元月九日,我的父亲降生了。他为人超凡,长大后是个大孝子。他的名字叫愍,不久改为会。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他考中了举人;大历二年(公元767年)秋天,祖父仲卿死了。父亲尽心操办丧事,把祖父安葬在庐山的五老峰下。风水先生说,得到这块坟地的人家,将来能出宰相,二十年后还要出现仙人。父亲与姑母的儿子萧存在西林寺修了间小房子守坟。萧存官至郎中,因为嫌恶裴延龄,弃官回家,在此居住。
第二年的元宵节,继祖母贺氏生了叔父韩愈,大历五年(公元770年),叔叔三岁,祖母贺氏死了。父亲收养了叔叔。父亲官至起居舍人,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五月份,父亲受元载的株连。被贬到岭南。当父亲回到故乡南阳的时候,叔父已能写数百句的日记,通晓六经、诸子百家了。
唐德宗建中四年(公元783年),朱泚叛乱,父亲带着叔父逃往韶岭。父亲善于言谈,写文章也很有名气。在江南宣城有别墅,父亲就在那里住下了。八月份,皇帝下诏书征召父亲当官,父亲因为身体衰弱而没有应征,推辞两次,皇帝听信了谗言,就不再征召了。等到叛乱平定后,父亲回来了,督促叔父刻苦读书。
兴元元年(公元784年),叔父中举人时才十八岁。贞元元年(公元785年),父亲对叔父说:“我早年失去父亲,母亲是清河地方崔家的人,不久也死了。你的母亲生下你不久也死了。如今,庆幸的是你长成大人了。我已年过半百,遗憾的是你嫂子吕氏没有小孩,上天这是要于什么呀!
说罢,流泪不止。叔父说:“小弟我所以能活下来,全是哥哥的抚养啊。小弟所以能成人,也是哥哥的教育啊。小弟之所以能有今天,全是哥哥的品德高尚啊,简直快赶上天高了。有德必然有大福,何况后代呢:哥哥你别发愁。”
父亲听了叔叔的这番话,心中稍稍宽解了。七月份,给叔父完婚了,娶的是扶风地方窦家的姑娘。父亲还到西岳神前去祈祷,梦中得到了一首诗:
虎榜中乡阁,
庭分桂一枝。
最怜双遂后,
宾雁各于飞。
第二年三月七日七点钟,我婶子窦氏忽然看见一只丹顶鹤飞到院子里,我父亲也看见了。随后,这只仙鹤进到屋中就不见了。六月七日下午五点钟我降生了。天空布满五彩样云,地上也出现各种祥瑞之兆,邻居们有的看见一只老仙鹤在宝中翱翔。父亲给我起的名字就叫鹤。父亲对叔叔说:“当年给父亲挑选坟地在五老峰的人是元帅郭子仪,曾对我说在丁未年你家要出个仙人。距今已二十年了,他的预言实现了。”
叔叔说:“邪门歪道,神仙是虚无的,哥哥你何必单信这—套呢?我只听周公、孔子的正事,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知道。从没听说过无视君王,无视父亲的黄老之道能治理天下呀!小弟特别痛恨这些人,将来我有出息,必定改造那些人,烧掉那些书,用正道引导,非把那些邪教铲除不可!”
父亲对叔父的这段话,报以沉默。
最初,在苍梧的原野上,宾龙峰的西北,有个叫皇老的洞,东华的李老先生、西城的王老先生在那里传道炼丹。我具有神仙的素质,太素构成我的本质,大易赋予我性情,太极给我以形体,浑浑沌沌没有先知,于是托形于胎仙氏。当时,是东汉明帝永平三年(公元60年)的中秋节,到西晋惠帝元康九年(么元299年)我已经二百四十岁了。因为有吐纳功夫,身轻心静,所以能长寿。在龙沙一带,仙人辈出,我在皇老洞遇到了李、王二位老先生。我在空中翱翔,忽然,天上云彩飞渡,沙漠上大风猛吹,我在紫微星附近翱游。这时是七月初七的夜晚,洒满了月光,织女星正走到银河中间,闪电在银河上闪现,人间静悄悄的,空中寒光闪闪,山上的小草挂满了露珠,猿猴栖息在枯藤之上。李、王二位老先生对坐饮酒,一个小童子捧着符,一个小童子送上朱橘下酒。二位老先生谈论玄妙的道理。大意是:人有先天的聪明,但是被后天所掩没,就是一草一木也莫不如此。但是只要能回神于外明,定神于内官,驰精神于辽阔。知道精神之所在,使外游的精神返回;那么,天地的精华就可以得到,我们精神的妙用也就能储存起来更能发挥出来,显出种种灵验,种种效应,既能充实于内,又能表现于外,精神飞扬就可成仙了。西城王老先生说:“所以说精神能明察,能有灵验,又是什么呢?”
东华李老先生说:“人物性命最关键的是精神,它生于虚无则变成气,生于湿处则成为精,生于梦中则是魂,生于形里则是魄,生于思想中则是意念,至于肌体、四肢全都是精神的感应。在这上面安身,天地的自然,圣神的造化就自然得到了。”
两位老先生谈到东方发白,夜景渐渐消失,启明星离地一丈多高。我听后茅塞顿开,长啸数声。老先生不觉脱口说道:“这小于悟道了,悟道了。”
我领悟了玄妙的道理,就在洞口调治神明。二位仙翁走了。香风习习,瀑布飞鸣,洞内的烟雾复发,恍恍忽忽犹如梅花之魂,我饥渴了就在自然中摄取。有苍猿公玄玄丈人同住在洞中,彼此交情很好。山峰重叠,云雾缭绕,树木丛杂,就是老椎夫、老猎人也见不到。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