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无仅有的宗教现象——道长管理喇嘛庙-作者 冯禹铭
三清宫监院道长简介 2008-09-10 10:44 冯信铭,俗名冯军,笔名冯禹铭,男,汉族,祖籍山东省蓬莱县, 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市。现任沈阳市道教协会理事、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沈阳法库县政协委员、沈阳法库县三清宫监院道长、沈阳法库县青年联合会委员。 他自幼酷
三清宫监院道长简介
2008-09-10 10:44

冯信铭,俗名冯军,笔名冯禹铭,男,汉族,祖籍山东省蓬莱县,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市。现任沈阳市道教协会理事、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沈阳法库县政协委员、沈阳法库县三清宫监院道长、沈阳法库县青年联合会委员。他自幼酷爱文学和历史,现已有一百多万字的论文及散文作品发表于国内及海外,代表作有《沈阳太清宫与东北道教》、《关于法库道教文史资料的几点看法》、《夜风·思绪》、《斯琴的离愁》和《白雪青灯道人心——浅谈东北道文化》等。

去年,在编写《白雪青灯道人心——浅淡东北道文化》(此书已于2008年7月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翻阅相关资料时,我们惊奇地发现辽宁北部地区曾经出现过一个全国绝无仅有的特殊宗教现象——道教会长管理喇嘛庙。
据相关史料记载,今天的沈阳法库三清宫(此宫观建在辽金时期龙王庙旧址之上,附近还有战国时期燕国长城的遗址)周围当年就存在过福云寺、哥哥庙、关帝庙和庙嘎拉夹山庙等七、八座喇嘛庙。另外,当时还有几座道观和佛寺座落在沈阳法库三清宫附近。这些宫观和寺院分别是满洲屯村孤家子屯园通宫、满洲屯村长岗子屯三清宫和慈恩寺屯慈恩寺、四家子村光明寺和五台子村慈云寺①。
当时,离沈阳法库三清宫最近的两座喇嘛庙是公主陵村的福云寺和“庙嗄拉夹山”庙。据《公主陵村史手册》②记载:
大庙福云寺
和硕端柔公主③信佛,所以在临终前说在给我修陵地方,如果有庙就做为我的家庙,把我所念过的经卷都供在大庙里,庙的规模要大,并拨好地四百五十亩做为香火地。
所以福云寺工程浩大,左、右、后三面高土墙可达两米。正面滴水门楼,挂匾一块,上书“福云寺”三字,蓝面金字。推门有甬路,东西各有配房三间,正殿五间瓦房朱门金户,推开门正面神台,上供三霄娘娘,东西神台供子孙娘娘,、痘奶奶等。东耳房一大间,供关云长称为老爷殿。西耳房一大间,圣宗佛泥塑神像,相当精细。公主生前的经卷蓝布套,叠起三尺来高,至于念完没念完谁也不知道,定为每年四月十八日庙上给佛像上香上供,杀猪宰羊,给群众喝一顿高梁米肉粥。修补庙和喇嘛的费用,都由香火地的收入供给,经济由衙木达管理,据老人说先后共有五个喇嘛,有严大喇嘛、寿喜喇嘛、加米阳喇嘛,最后两个喇嘛我看见过,一个是刘刺嘛,蒙古名单身宁卜,一个是于喇嘛,叫腊喜。刘喇嘛死於一九五二年,可笑的是在土改定成份时于刺嘛被定为地主,后来合作化时又变为五包户,他死于一九六三年。
康熙私访
一六九一年康熙三十年,据说康熙骑黑毛驴私访到过公主陵的庙嘎拉夹山。说那时有一座庙,庙内住一个老喇嘛在此修练,康熙一进院看见两俗孩子在台阶上玩,进屋一和喇嘛说话,忽然两个俗孩变成了两个小喇嘛,端茶倒水,说着话老喇嘛坐化圆寂,两个小童也不见了。康熙就说莫非成神啦,立时就听窗外细声说:“谢主隆恩。”但没见人,康熙回京后就把庙嘎拉夹山改为庙台子山,因此北京人就都传说庙台子山就等于第二个五台山,人一生要能到庙台子山也算朝圣了。
到现在山上还存有庙的废墟和一口古井,与历史所传大体相同。
为何辽北地区会出现这种独特的喇嘛庙供奉道教神像,道教与喇嘛教同处一山宗教现象呢?
现在,我们需要分析一下清朝政府对待道教和喇嘛教的态度。
清朝如何对待道教
清朝不同时期对道教的不同态度
清朝入主中原初期对道教是一边防范,一边拉拢。“皇帝定鼎入贺。世祖章皇帝颁赐敕谕。谕曰:国家续天立极,光昭典礼,清静之教,亦所不废。尔祖张道陵,博通五经,覃精玄教。治民疾病,俾不神怪。子孙嗣教,代有崇封,兹特命袭职掌理道教,统率族属。务使异端方术,不得惑乱愚民。今朝纲整肃,百度惟贞,尔其申饬教,遵行正道。其附山教族属贤愚不同,悉听纠察,此外不得干预。尔尤宜法祖奉道,谨德修行,身立模范。禁约该管员役,俾之一守法纪,毋互生事。庶不负优加盛典,尔钦承之。故谕给一品印,恩礼成如故④。
分析以上史实,我们不难看出清庭对道教是既拉又防的态度。文中语气多处度带有警告的意思。而“谕给一品印”,只相当正规官阶的正三品。其规格还不如明太祖朱元璋的“正三品给银印”封赐。清朝廷一向认为道教系汉人宗教,故不仅不太信任道教,而且对道教还要防范。这其实是一种民族矛盾,只要同汉民族有关联的问题,清廷都会小心防范一民族原因简直成了清朝的心病!
另外,道教主流正一派张天师同明朝皇室的关系过于密切⑤,这更是清廷所非常忌讳的。
清朝对道教的态度可以用与日俱下,一日不如一曰来形容。乾隆年间(1736一l795)宣布(喇嘛教)黄教为国教,道教为汉人的宗教。乾隆四年(1739)曾禁止正一真人传度⑥。大概是清廷自感江山已稳,对道教亦不再需要顾忌,张天师先是被降为五品,兹后不允许张天师到北京觐见。这个变化对道教打击十分之大,道教之开创,从张鲁同世俗皇权合作以来,千余年间均受皇权礼遇,而道教也一直将自己放在护国爱民的这个角度来发展的,它不仅成了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中国民众生活文化底蕴的重要部分,实属中国千百年来的温和宗教文化组织。它的存在和发展都同王权对它的态度有极大的关系,某种程度上讲,道教几乎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了历代王权。至清代,清政府一反常态,对它的贬低和打击使得道教一蹶不振。从某种意义上讲,清政府其实是想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子上消解道教文化,由此消解汉民族的文化根基,对此清廷非常清楚,反倒是学界为本己地位、利益之争,甚少评说。因此这个打击也是对中国文化的打击。在道教这支文化受打击后,失去重要的竞争对手和监督对手,再也没有出现宋明时期的勃兴情况。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⑦。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