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与中晚明士人心态》 左东岭 著
阳明心学说到底是一种儒家的心性学说,因而后世学者大多注目于其哲 学概念与伦理特征的讨论辨析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其求乐意识与审美情愫 则较少有人问津,这时因为作为哲学家的王阳明在思想史的研究中不可能有 他的审美位置,而在美学史与文学史的研究中又
阳明心学说到底是一种儒家的心性学说,因而后世学者大多注目于其哲 学概念与伦理特征的讨论辨析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其求乐意识与审美情愫 则较少有人问津,这时因为作为哲学家的王阳明在思想史的研究中不可能有 他的审美位置,而在美学史与文学史的研究中又由于他没有专门的美学论述 从而失去了研究者的应有关注。但这样做显然是有失全面的,这不仅会影响 对其心学思想的完整了解,也不可能认识阳明本人的完整人格,更重要的是 不能充分认识阳明心学对当时士人的影响途径。其实,阳明的朋友兼弟子黄 绾眼中的王阳明就不是后人理解的那副模样:“公生而天姿绝伦,读书过目 成诵。少喜任侠,长好词章仙释,既而以仙道为己任,以圣人为必可学而至。
实心改过,以去己疵。奋不顾身,以当天下之难。上欲以其学辅其君,下欲 以其学淑其民,惓惓欲人同归于善,欲以仁覆天下苍生。人有宿怨深仇,皆 置不较。虽处富贵,常有烟霞物表之思,视弃千金如土芥。藜羹琼鼎,锦衣 蕴袍,大厦穷庐,视之如一。真所谓天生豪杰,挺然特立于世。求之近古, 诚所未有也。”(《王阳明全集》卷三八,黄绾《阳明先生行状》)黄氏的话 里,不仅有阳明进取济世的狂者精神,还有以仙道为己任的出世追求,常有 烟霞物表之思的审美情趣,视千金如土芥的超越脱俗境界等等。其中求乐意 识与审美情愫我以为是阳明思想人格的一个重要方面,故本节集中加以论
述。

一、求乐与自得

求乐是阳明先生的一贯主张,他认为无论是从本体还是功夫乃至境界而 言,求乐都是不可缺少的。他在《与黄勉之》的信中,曾明确提出“乐是心 之本体”,其特性是“和畅”,所谓“仁人之心,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欣合和 畅,原无间隔。”其实,这与阳明论良知有直接联系,因为作为人之本体的 良知,亦具有廓然广大,与物无违的虚灵特性,所以他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
改“心是乐之本体”为“良知即是乐之本体。”(同上卷五)从功夫上,他又 强调“常快活便是功夫”。(同上卷一,《传习录》上)此处阳明所说“快 活”到底内涵是什么呢?其实他是从心之本体特性引申而来的,他认为人之本
性便是喜放松而苦拘束,因而在为学过程中要教人为善最好是诱而导之而不是 拘而束之,只有如此,方可“顺导其志意,调理其性情,潜消其鄙吝,默化 其粗顽,日使其渐于礼义而不苦其难,入其中和而不知其故。”(同上卷二,
《传习录》中)从人生理想与为学目的上,乐也是阳明的最高追求,他对此 强调说:“人一日间,古今世界都经过一番,只是人不见耳。夜气清时, 无视无听,无思无作,淡然平怀,就是羲皇世界。平旦时,神清气朗,雍雍 穆穆,就是尧舜世界。日中以前,礼仪交会,气象秩然,就是三代世界。日 中以后,神气渐昏,往来杂扰,就是春秋战国世界。渐渐昏夜,万物寝息, 景象寂寥,就是人消物尽世界。学者信得良知过,不为气所乱,便常做个羲 皇以上人。”(同上卷三,《传习录》下)这“无视无听,无思无作,淡然平
怀”之世界,我以为就是阳明所言之无善无恶的良知境界,亦即混然一片, 无分别,无对待的自由自在的境界。对此种境界后来阳明之弟子王艮曾有过 补充,《王心斋先生年谱》载:“先生如金陵,偕燧数十辈会龙溪邸舍,因论 羲皇、三代、五伯事,同游未有以对。复游灵谷寺,与同游列坐寺门,歌咏。 先生曰:‘此羲皇景象也。’已而龙溪至,同游序列候迎。先生曰:‘此三代
景象也。’已而隶卒较骑价,争扰寺门外。先生曰:‘此五伯景象乎?羲皇、 三代、五伯,亦随吾心之所感应而已,岂必观诸往古?”可知所谓羲皇世界 是与纷争之五伯、礼仪秩然之三代相对应的,是一种自由随意、歌咏自得的 和乐世界。因而王学之最高境界,是象孔子当年所欣赏的曾点那种和乐自得 的人生境界。由上可知,求乐是阳明先生的一贯主张。


一般地说来,自从孔子提出曾点之乐以来,求乐便成为儒学的一种传统, 很少有人公开加以反对,但在乐之内涵与如何求乐上却依然有较大的分歧, 因而就需要对阳明的求乐主张作出具体的辨析。我以为阳明的求乐倾向从总 体上并未脱离儒家范围,亦即他之所言之乐首先是儒家之乐,故曰:“君子 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若夫君子之为善,则仰不愧,俯不怍,明无 人非,幽无鬼责,优优荡荡,心逸日休,宗族称其孝,乡党称其弟,言而人 莫不信,行而人莫不悦。所谓无入而不自得也,亦何乐如之!”(同上卷二四,
《为善最乐文》)此文作于嘉靖六年,又是为他人而作,也许并不能完全代 表其本人的思想,但起码他对此不持反对态度,或者说此种伦理之乐是他所 求人生之乐的一种。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为善最乐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一 个人在做了于他人或群体有益的事后,非但会得到一个融洽的环境,而且其 本人在心理上也将保持一种坦然平和的状态。就阳明心学的主导倾向看,他 所言的求乐并不在乎周围环境的反应与评价,而是更重视个体内心的自我感 受,他将此称为“自得”,他追求的最高境界也被称为“无入而不自得”。可 以说“和畅”是从本体上讲,而“自得”乃是从境界上讲,二者共同构成了 “乐”之内涵。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