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绝的朱德祖上风水
雁腾鹰举,两翼开张;凤舞鸾翔,双翅拱抱; 孔雀开屏,悠然南飞,乃是这列 帐幕构成的特有形态。 在充分伸张的两翼之下,4条山列形同利爪,西路曲折南下,并衍生多路,齐头并进;中间两路基本一致,既舒张又直露;唯东路蜿蜒东南,先迤东一支,再南下一支,

雁腾鹰举,两翼开张;凤舞鸾翔,双翅拱抱;孔雀开屏,悠然南飞,乃是这列帐幕构成的特有形态。在充分伸张的两翼之下,4条山列形同利爪,西路曲折南下,并衍生多路,齐头并进;中间两路基本一致,既舒张又直露;唯东路蜿蜒东南,先迤东一支,再南下一支,曲折结作。

帐幕开列形散而神聚,目的十分明确:面向东南,护送真龙磅礴而下。



朱德故居地形图

龙脉绵延东南。为了护卫铁山主脉东出、南下,西边三列山脉开芍药枝、杨柳枝、梧桐枝,不一而足,万山献秀,齐刷刷地包抄作护,全部为南北走势,有情相向。受到百般拥从的龙脉,东分一支,飘然欲仙,山腿则向南弯环,最大限度地扩张铁山在龙脉上的影响力。受到左右拥从的铁山,更不忘自身的包裹,同样砂开重重,自然有情,稍为高大硬直一脉再度向东而去,龙脉主干此时则变得异常灵秀,欲断还连,南下先两次小开“个”字试探反应,再突然高耸,大开“个”字结作。

这座大开“个”字的威武金星,便是朱德故居的父母山,名叫关刀山,形如一位威风凛凛、舒张双臂的大将军。自太祖山起经过120多公里的行度,龙脉终于完全停歇下来,就地结作。

与此同时,周边山脉各具特色。西面,主要是护从,弥补其空虚;东侧,主要为朝贺;南面则为迎接和朝拜,其中又分两种,近处约 5公里内为摆列,此外为远朝;北面山脉主要是支撑和护送。如此一来,一个连环相扣的庞大阵势显现在以马鞍为中心的这片约6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上。

从堪舆实践的经验上总结,龙脉北发朝南而来,是为正势。朱德故居的行龙过程表明,这是一只振翅东南向的飞禽,是一条自天而降的飞龙。

《葬书》曰:“势如降龙,水绕云从,爵禄三公。”坐北朝南,得天然之正气,背靠真武大金星关刀山而建的朱德故居,风水预示这里将诞生一名“爵禄三公”、统驭三军的开国元戎。

朱德故居建于山中,登临故居,眼里更多的是这里风水气象的不凡,惟独不见江河,似为无水之局。



关刀山上的故居

登穴不见水,不等于无水。力量大的龙穴,有水虽远犹近;藏风聚气的山间田地、丘陵、溪涧亦可为水。放宽眼界详加考察,朱德故居虽形为旱局,但其水暗拱,故又为得水。经云:“也有真龙无朝水,只看朝山为近侍,朝水案外暗循环,此穴亦非中下地。”谚云:“明朝不如暗拱,盖明朝恐或带杀,而暗拱有情不害,其为吉耳。”

故居前一水横列,迂回西南,汇入新寺河,南流至周河乡,西纳拱桥河,东会斯滩溪河,入营山县名绿水河,最后汇入渠江。太祖山已得巴河、恩阳河、大坝河充分脱卸孕育的朱德故居,远距离地在巴河、嘉陵江左右两水的夹送下,倍增其威。故居东面的渠江与西面的涪江于重庆合川注入嘉陵江。得渠江、涪江二水汇入的嘉陵江,更是气势磅礴,东南入长江,滚滚东流。故居东、西、南三面近前和远朝,诸水明朝暗拱,呈现百水归流的态势。

青龙乘仙 虎带华盖 朱德故居龙真力大,青龙白虎、朝案二山如何呢?

正确分析朱德故居青龙、白虎的风水价值,首先须熟悉《葬书》“四象”中关于青龙、白虎的论述。

《葬书》曰:“青龙蜿蜒,白虎顺俯。形势反此,法当破死。故虎蹲谓之衔尸,龙踞谓之嫉主。”按《葬书》取象意义,青龙为贵神,白虎为凶神。因此,青龙应当高大蜿蜒,屏蔽有力;白虎必须降伏低头,温驯拱卫,不可欺主。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