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的转变:荀子和韩非(5)
大儒的政治方略,法后王,兼王霸,不仅百里可王,一朝可霸,而且以一持万,倚物怪变,已具有申韩术、势的味道。所谓张法而度若合符节,隐然已有形名家法家的风范。? 荀子晚年游秦,当秦昭王时。秦国经历了孝、文、

大儒的政治方略,法后王,兼王霸,不仅百里可王,一朝可霸,而且以一持万,倚物怪变,已具有申韩术、势的味道。所谓张法而度若合符节,隐然已有形名家法家的风范。?

荀子晚年游秦,当秦昭王时。秦国经历了孝、文、武、昭四代,正是战国霸道的先驱。《荀子·强国》记荀子论秦政说:"应侯范雎问荀卿子曰:'入秦何见?'荀卿子曰:'其固塞险,形势便,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是形胜也。入境,观其风俗,其百姓朴,其声乐不流,甚畏有司而顺,古之民也。及都邑官府,其百吏肃然,莫不恭俭敦敬忠信而不楛,古之吏也。'入其国,观其士大夫,出于其门,入于公门,归于其家,无有私事也;不比周,不朋党,倜然莫不明通而公也,古之士大夫也。观其朝廷,其朝闲,听决百事不留,恬然如无治者,古之朝也。故四世有胜,非幸也,数也。虽然,则有其諰矣。兼是数具者而尽有之,然而悬之以王者之功名,则倜倜然其不及远矣!此亦秦之所短也。'"?

有鉴于秦国的霸政,荀子又进一步提出了他兼王霸的王制。《荀子·王制》:"用强者,人之城守,人之出战,而我以力胜之也,则伤人之民必甚矣。伤人之民甚,则人之民恶我必甚矣。人之民恶我甚,则日欲与我斗。人之城守,人之出战,而我以力胜之,则伤吾民必甚矣。伤吾民甚,则吾民之恶我必甚矣。吾民之恶我甚,则日不欲为我斗。人之民日欲与我斗,吾民日不欲为我斗,是强者之所以反弱也。地来而民去,累多而功少,虽守者益,所以守者损,是以大者之所以反削也。诸侯莫不怀交接怨而不忘其敌,伺强大之间,承强大之敝,此强大之殆时也。"所以荀子说:"秦四世有胜,然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轧己也。此所谓末世之兵,未有本统也,故可以霸而不可以王。"所以说:"兼并易能也,唯坚凝之难矣。"(《荀子·议兵》)? 为此,荀子主张兼用王霸而取二者之长,主张"能并之而不能凝,则必夺;不能并之又不能凝其有,则必亡;能凝之则必能并之矣"(《荀子·议兵》),"粹而王,驳而霸,无一焉而亡"(《荀子·强国》)。?

荀子描述兼王霸之治说:"其耕者乐田,其战士安难,其百吏好法,其朝廷隆礼。"(《荀子·富国》)用王道,则"仁眇天下,义眇天下,威眇天下。仁眇天下,故天下莫不亲也。义眇天下,故天下莫不贵也。威眇天下,故天下莫敢敌也。故不战而胜,不攻而得,甲兵不劳而天下服"(《荀子·王制》)。用霸道,则"辞田野,实仓廪,便备用,案谨募选阅材伎之士,然后渐庆赏以先之,严刑罚以纠之,存亡继绝,卫弱禁暴,而无兼并之心,则诸侯亲之矣。修友敌之道以敬接诸侯,则诸侯说之矣。故明其不并之行,信其友敌之道,天下无王霸主,则常胜矣"(《荀子·王制》)。

五、儒家的转变和原则的澄清

荀子和孔子相比较,孔子主张仁政,侧重亲子血缘关系和社会伦常,荀子主张天人之分和人性恶,侧重于礼学,由"礼"推演出"王制"的一系列具体内容。在具体的政治理想上荀、孔不尽同,但是在注重社会现实,注重人道,积极入世方面,即在基本的实践原则的规定方面,荀、孔又是极为一致的。比如:?

第一:在知和行,即理论和实践的关系上,孔子说:"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论语·学而》)《论语·公冶长》:"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荀子说:"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之而止矣。"(《荀子·儒效》)都把行看作是学的目的,把实践看作是理论的目的。

第二,在个人富贵和道义信仰的关系上,孔子说:"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论语·述而》)"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论语·泰伯》。)荀子说:"虽为守门,欲不可去;虽为天子,欲不可尽,"主张性伪合。孔、荀二人都是对于人生所普遍敏感的富贵、利欲给予正面的承认、肯定,同时又与道义信仰有轻重的区别。?

第三,荀子的法后王,以一持万,以今持古,和孔子的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是出于相同的理由,具有相同的逻辑思考。孔子说:"夫黄帝尚矣","禹汤文武成王周公可胜观也"。荀子说:"欲观圣王之迹,则于其粲然者矣,后王是也。彼后王者,天下之君也,舍后王而道上古,譬之是犹舍己之君而事人之君也。故曰:欲观上世,则审周道。以近知远,以一知万,以微知明。"(《荀子·非相》)"道过三代谓之荡,法二后王谓之不雅。"(《荀子·儒效》)孔、荀二人都是既郑重地看待已经过去,但曾经是现实的历史,又能清醒地考察历史的变迁流传。舍弃其虚伪不实之处,取其可用可行,以今事、以现实可行性衡量历史,而不是以传说中的褒贬善否衡量历史。?

第四,在看重功利,任用法治、霸道方面,孔、荀都能够兼顾地分析其长短利害的两个方面,而不是一概予以否定。比如在对春秋五霸之首的齐国君臣齐桓公与管仲的评价上,《论语·宪问》:"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给予齐桓、管仲以非常高的评价。荀子说:"齐桓,王伯之盛者也,前事则杀兄而争国,内行则姑姐妹之不嫁者七人。闺门之内,般乐,奢汰,以齐之分奉之而不足。外事则诈邾袭莒,并国三十五。其行事也若是其险淫汰也,彼固曷足称乎大君子之门哉!若是而不亡,乃霸,何也?曰:於乎!夫齐桓公有天下之大节焉,夫孰能亡之! 然见管仲之能足以托国也,是天下之大知也!安忘其怒,出忘其仇,遂立以为仲父,是天下之大决也!立以为仲父,而贵戚莫之敢妒也;与之高、国之位,而本朝之臣莫之敢恶也;与之书社三百,而富人莫之敢距也。贵贱长少,秩秩焉,莫不从桓公而贵敬之,是天下之大节也!诸侯有一节如是,则莫之能亡也,桓公兼此数节者而尽有之,夫又何可亡也!其霸也,宜哉!非幸也,数也!"(《荀子·仲尼》)齐襄公、桓公两代,齐国王室淫奢至极。管仲居官不俭节,不知礼,又不能尽忠尽义,但孔、荀二人都给齐桓公、管仲以极高评价,以"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和"有天下之大节"的超常标准特加盛赞,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即齐桓公和管仲对于当时社会有着极大的贡献。齐桓、管仲尊王攘夷,救邢存卫,北伐山戎,南伐荆楚,保护了华夏文化,民数世受其利,虽然没有"小节",却有"大节",有大仁大德。?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