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战胜蒋介石根本就是一件极不容易也是极罕见...
一些文章大谈毛泽东战胜蒋介石这个原因那个原因,其实,极不容易极罕见才是真的。 邓小平评价毛泽东的话倒是有道理的,他认为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革命还是黑暗中摸索。就是说,如果中国共产党换了其它的领导人,这革命也还是要被镇压下去的,仍然是夺取不了

一些文章大谈毛泽东战胜蒋介石这个原因那个原因,其实,极不容易极罕见才是真的。

邓小平评价毛泽东的话倒是有道理的,他认为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革命还是黑暗中摸索。就是说,如果中国共产党换了其它的领导人,这革命也还是要被镇压下去的,仍然是夺取不了政权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例如,在共产党领袖中,斯大林应当是有一些才能的了,一方面他能够在党内各种派别斗争中胜出,这就是有政治斗争经验,或者你一定要做负面形容,说是政治斗争手腕也行。此外,斯大林全集也有一百多卷,其中的一些文字也算是脍炙人口,也还算是有文才,好歹指挥了二次大战的苏军作战,在德国军队兵临莫斯科城下的时候能够在红场阅兵,够强硬,算条汉子。

这么有才能的共产党领袖,如果当时领导中国共产党,会怎么样?从斯大林的原话判断,如果斯大林是当时中国党的领袖,他会选择向国民党投降。

斯大林在中国革命接近胜利的时候说:“我已经在一件这样的事情上做错了,这就是中国。当时我不相信中国共产党会取胜。你们看,我也会犯错误。”斯大林还说:“对日战争结束时,我们曾要求中国同志就如何寻找与蒋介石达成临时协定问题取得一致意见。他们在口头上表示赞同,但实际上,当他们回去后,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行事:他们聚焦力量,并进行出击。事实表明,他们对了,而我们错了。”

就是说,当时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的还算比较优秀的斯大林,照样认为毛泽东想要战胜蒋介石是不可能的。

这也就反了邓小平的话,如果不是毛泽东,中国革命还在黑暗中摸索。

为什么说极不容易且罕见呢?两军之争从系统论的角度讲,也是一个博弈的问题。而下棋也是一种常见的博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而下象棋有一种残局叫“排局”,就是说一方特别危险,马上就要被将死,但是,处于劣势方的,有一种行棋路线,在这种行棋路线下,是可以取胜的,但是,不能够有一丁点儿的差错,在这个过程中哪怕就是错上一小步,那也是一个全军覆灭。一般的棋手也经常用这样的排局来练脑子。

此外,下棋中还有一种局势,就是自己已经全面占优,比如说,已经比对方多了两个车,士象也是全的。这个时候,下棋的人是可以犯错的,哪怕这个错是原本两步就可以将死对方结果他走了一百步,犯了巨大的错误,但是,只要不是把两只车主动送到对方口里,那最后的胜利是明显的。如果下这样的棋,当然就容易得多了,因为犯一些错误都无所谓,优势太明显了。当然,如果一个国家遇到这种局势,那也是庸官笨官往上爬的好机会,因为这个时候哪怕再笨犯错误再多,想弄点儿政绩那还是容易的。

而毛泽东当时遇到的情况,就相当于上面讲的一种局势特别危险的残局,当时哪怕共产党行差踏错哪怕那么一小步,一切全完。前面讲过了,斯大林都认为自己不行嘛。

而战胜蒋介石是一个全面的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有理论,有路线,有一系列的工程,有明确的时间表和操作办法,这些理论指导下的操作甚至可以到达最微小的动作,比如给老乡家挑水。这中间也包括统一战线政策,工商业政策。

那么,这个基础的理论是什么时候提出的呢?是最早毛泽东在井岗山时期发表的一些科学论文,当然并没有进入核心期刊,可能也没有进入SCI什么的。最早的就是《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存在?》,还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些著作是以往的马克思的著作从来就没有提到过的。这个基本理论基本上也可以用“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来描述,或者用“人民战争思想”来描述。

但是有了理论还要有实施才行。而要实施,就必须这个理论家是一个头儿。如果不是头儿,那么无法领导大家实现这个系统工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但是历史上幸运的就是,有一个遵义会议。本来共产党领袖也还算是一种肥缺,原本上层的领袖们争权夺利,也轮不到毛泽东上的。但是当时的确是走头无路了,眼睁睁看着大家都要死了,没有办法了,也只有毛泽东还有一些办法,因此在遵义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

有的人说那个会议上毛泽东也没有被认为是共产党的主席或者总书记。但是,在政治斗争中,一些人的领袖作用其实并不是由职位确定的,而是由影响力确定的。例如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后也没有许多行政领导的职位,但是他一个南巡讲话,全党就得动起来。国民党那边也是这样啊,蒋介石曾经三次宣布过下野,但是下野之后,那在台上的说话仍然不顶用,下面的人仍然有事要去请示蒋介石。

那么一个人,有了独特的理论,且是科学的,行得通的理论,又成了领袖,有机会实施自己的理论,那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成了时间问题了。在那之后,无论是对付日本人还是对付蒋介石,就是按照已经设计好的路线走了,就和盖房子一样了,什么时候峻工那都是可以预计的。

所以毛泽东在撤离延安的时候,有一个美国记者看到他在山坡上思考,就得意地问他,你现在到了这步田地有什么感想,毛泽东对他说五年之后在北京接待他。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