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忆冒死抢张自忠遗体:师长光膀子带我们冲
民族英雄张自忠 老兵忆冒死抢张自忠遗体:师长光膀子带我们冲 几十年来,双目失明的郭荣昌都是靠收音机了解身边的世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3岁老兵讲述冒死抢回抗战名将张自忠遗体经历 今年10月5日,泌阳县马谷田乡郭庄村来了两位特殊

      民族英雄张自忠

      老兵忆冒死抢张自忠遗体:师长光膀子带我们冲



几十年来,双目失明的郭荣昌都是靠收音机了解身边的世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3岁老兵讲述冒死抢回抗战名将张自忠遗体经历

今年10月5日,泌阳县马谷田乡郭庄村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他们要找的是93岁双目失明的老人郭荣昌。

70年前,身为国民革命军第59军一员的郭荣昌,在抗日名将、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在湖北宜城壮烈殉国后,参加敢死队,和战友们冒死从敌寇手中夺回将军遗体。他的眼睛,就是因为受日军毒气弹伤害而失明的。

来访的两位客人,一位是张自忠当年身边护士长的后人,一位是张自忠贴身卫士的后人。


随着三人的讲述,时光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用热血保家卫国的年代。

  “看到您老,就像看到了我们的父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月5日上午,郭庄村村民郭宏太家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车到院门口,两位客人便连声问道:“老爷子在哪里?”郭宏太连忙把客人引进屋里。

郭宏太的父亲、躺在床上的郭荣昌用胳膊支起了身子,两位客人握住郭荣昌老人的手,请他躺下说话。老人执拗地非要起身迎客,郭宏太只好把他抱到了门口的沙发上坐下。

“大叔,他叫史德聚,是张自忠将军护士长史全胜的儿子,从西安来的。”55岁的谷恒安握着郭荣昌的手,把一旁的史德聚介绍给老人。“大叔,我专门从新野赶来看您老人家的。”史德聚说,“看到了您老就像见到了我们的父亲啊……”

郭荣昌颤巍巍地感慨道:“70年了,不容易啊,我想张军长,想那些弟兄……”

史德聚说,他的父亲史全胜14岁时奉父母之命结婚,由于喜读医书,18岁那年进了新野县立医院学医。1938年五六月间,史全胜跟随院长张雨亭加入张自忠的第59军,不久,便因身材高大、表现勇猛,调至张自忠身边担任护士长。

1940年5月16日上午,26岁的史全胜在为张自忠将军包扎好左臂伤口后即战死沙场。当日下午5时许,一代名将张自忠壮烈殉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99年,史德聚来到湖北宜城市,在一个墓碑上的《张上将同难官兵公墓记》里找到了父亲的名字。

谷恒安的父亲谷瑞雪是河南宜阳人,当年是张自忠将军的贴身卫士,张自忠殉国后,谷瑞雪杀出重围,被送往59军骑9师医院疗伤。

当时的《军委会综合张自忠殉国经过报告稿》称:“据张总司令卫士谷瑞雪负伤回部称:当敌人大部向我包围时,总司令即登山督战。16日午左肩受伤,未几,胸部又受重伤,随即倒地微呼曰:你们快走,我自有办法。又曰: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良心很平安,大家要杀敌报仇。遂瞑目殉国。”

平津战役中,身为少校团副的谷瑞雪跟随傅作义将军起义,之后回到了宜阳,1993年辞世。

谷恒安说,1986年,一家电视台播放了有关张自忠将军的专题片,谷瑞雪在片中看到了张自忠将军,当时涕泪横流,一遍遍念叨:“终于找到我的老上级了……”

  潢川保卫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用湿布捂着口鼻战斗

潢川保卫战是武汉会战中的一次战役。此役,国民革命军第59军孤军苦战12昼夜,歼敌3000人,自身伤亡4000余人,为后方友军的集结争取了宝贵时间。当兵仅两个多月的郭荣昌随军参加了此次战役。

当时,随着南京沦陷,国民go-vern-ment西迁重庆,但军事统帅部和许多机关尚在武汉。1938年6月12日,日军继攻陷徐州后,其波田支队又攻陷安庆,武汉会战就此拉开序幕。

郭荣昌说,1938年6月的一天,他到潢川县城北给当教师的父亲送衣裳,在县go-vern-ment门前歇脚时,一位军官模样的军人走了出来,他赶紧站了起来。那人打量了一眼身高将近1.8米的郭荣昌,笑着问他想不想当兵,他马上说:“想。”军人就朝他胸口捶了一拳说:“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卫士了。”郭荣昌穿上军装后,才知道这位军人就是59军38师师长黄维刚。

9月初,第5战区代理司令长官白崇禧急调张自忠率第59军开赴潢川布防,令其死守潢川至9月18日,以掩护友邻部队在信阳、武胜关等地集结。张自忠即率军进入潢川,郭荣昌所在的38师主力作为预备队驻防在潢川城西二十里铺。

郭荣昌说:“日本人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轮番向我们攻击,弟兄们穿着短裤,插上刺刀和日本鬼子打红了眼,日本鬼子退下去之后便向我们施放毒瓦斯,弟兄们一看到黄色的烟雾,就赶**出手绢或者是撕下一块布用水、尿弄湿捂住鼻子和嘴巴继续战斗,有好多人就这样倒下去了,但没有一个逃跑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一场恶战下来,郭荣昌(下连队)所在的营仅剩下13人,光着膀子、浑身是血的营长张树清对郭荣昌说:“这13人就归你了,你当班长吧!”

相关资料记载:9月15日下午,日军攻击部队集中所有野战重炮,向潢川城发起开战以来最猛烈的攻击,施放的毒气弹也增加了几倍,潢川城里硝烟四起,毒气弥漫,180师师长刘振两三次中毒昏迷。见此情景,张自忠命令军需处给每人发放两块日光皂和一条白毛巾,用毛巾浸吸肥皂水遮掩口鼻,坚持战斗;同时,命38师袭击日军后方,牵制攻城日军。

17日中午,日军蜂拥入城,潢川岌岌可危,张自忠率领将士与日军展开肉搏战,又坚守了一天。19日凌晨,张自忠率部从潢川西南方向突出重围。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