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美女间谍,用身体藏相机送情报
时间:2010-5-16 20:00:41 核心提示: 东条敏郎略带神秘而又骄傲地说:“在去英国前,已经用手术在罗山的腹部藏了一个极细微的照相机和胶卷。后来罗山自己动手术第二次切开腹部,将照相机取出来,藏进她随身携带的钥匙圈上的一个小玩意儿中,将资料全部摄下来
时间:2010-5-16 20:00:41
  核心提示:  东条敏郎略带神秘而又骄傲地说:“在去英国前,已经用手术在罗山的腹部藏了一个极细微的照相机和胶卷。后来罗山自己动手术第二次切开腹部,将照相机取出来,藏进她随身携带的钥匙圈上的一个小玩意儿中,将资料全部摄下来,然后将相机毁掉,将胶卷连同催发急性心肌梗死的药物一齐吞进腹中。” ...




  呼  救   
  1938年深秋的一天,英国纳皮尔船厂厂长皮尔逊奉政府和海军部之命率领“亚马尔号”商船在日本公海附近游弋着,期望搜集到日本海军、特别是潜艇的一些活动和训练动向,几天来一无所获。这天清晨,聚精会神的船员们突然听到一个女人恐怖、微弱的呼喊声:

  “嗨尔普!嗨尔普!……”(英语:救命啊!)

  “喀幽美希哟!喀幽美希哟!……(日语:救命啊!)

  海面上大雾茫茫,视距不到10公尺。

  皮尔逊命令:“救生艇立即起航,沿着呼喊声方向搜索!”

  30分钟后,救生艇拖回一摩托小艇,吊上甲板。

  随船而来的特工人员立即对摩托艇进行检查。小艇由艇体和一台小型发动机构成,十分简单。发动机的燃料已经耗尽。一个失去知觉的年轻姑娘,横躺在一具男尸上。

  “紧急抢救!”特工队长波特上校命令。医护人员迅速把姑娘推进医疗室。

  “死尸立即送特检室!”随着波特的第二道命令,男尸被特工人员推走了。     

  “哈维!继续检查摩托艇!”第三道命令下达后,人员均离开甲板,只有哈维一个人继续察看小艇。

  一个细微的嘀哒嘀哒声,从摩托艇里传出。哈维立即呼喊:“有——情——况!”话音刚落,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船长和波特迅速赶到甲板,只见小艇已经粉碎,哈维的尸体横挂在船舷边。

  事非寻常,船长把一切希望寄托到姑娘身上。

  失去知觉的姑娘约25岁,身着日本海军军官服装,苍白的脸上还挂着十分惊恐的神色;但透过这些,依然能看出她那莹洁俊美、温柔多情的面容。容貌十分迷人!

  强心针打过了,葡萄糖液正在一滴一滴地从静脉输到体内。波特反复思考后决定,趁她昏迷时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

  治疗室只留下波特、弗朗克医生和朱丽亚护士3人。姑娘的衣服被小心翼翼地全部剥去,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姑娘的头发、口腔、胸下、腋下、直到生殖部位都经过仔细察看,依然一无所获。除了下腹部最近做过阑尾切除的刀口明显可见外,什么也没有查到。

  特检室的察看结果是,男尸也是一名海军军官,头部有被击伤的痕迹,从背部向胸腔直刺进一把匕首。这显然是姑娘的抢先行动。在死者的内衣里,有一张沾满血迹的小纸条。经清水化开血迹后,现出了一行字。日语通一眼就辨认出,这是一张秘密手令:“远离海上试航区后干掉她!”

  船长和队长又露出了希望的微笑、再次向医护人员关照:“救活她!一定要救活她!”

  苏  醒

  “亚马尔号”返航的第三天,穿过了马六甲海峡,驶进了印度洋。

  姑娘的心脏渐渐有力,脸色也变得洁白而略带绯红。忽然间,姑娘吃力地移动了一下身子,渐渐地,她那两颗熠熠闪光的丹凤眼微微地开启了,可她依然疲乏,两眼又 合上了。

  又过了很久,姑娘再次睁开了她的眼睛。她的手握着护理她的朱丽亚的手。用熟练的英语吐出了她的第一句话:“Dear friends(亲爱的朋友们)!谢谢你们救了我!”

  朱丽亚高兴地拿起牛奶咖啡瓶,让姑娘吸吮。她缓慢地吸着,渐渐地清楚了周围的一切。

  “小姐!我想单独见船长。我有话对他说。”姑娘恳求道。

  朱丽亚回答:“我就去,一定转告船长!”

  吐  情

  皮尔逊和波特在船长室迎候,姑娘她心情异常激动,脸上挂着泪。般长迎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姑娘的脸紧紧地贴在船长的臂膀上。经过谈话了解,姑娘名叫松崎立原,专门从事潜艇设计建造。父亲北川茂是国会议员,家庭本来美满幸福。10多天前,父亲因在国会进行反战演说,在回家的路途中惨遭杀害。

  “父亲去世后的第一个周末,我忍耐不住内心的悼念之情,去墓地探望。在返回的路上,天已一片漆黑,一个身影始终游荡在我的身后,我好像就要遭到父亲的同样命运,一切是如此吓人。”她难过而又愤怒地叙述着,“第二天,意外地通知我继续参加海军试验。我居然还可以参加我的事业;可我已经厌倦,甚至仇视这一工作了。

  “夜晚,我在检查仪器时,一个意外的无线电讯号吸引我。我弄清了这是一艘英籍商船,初步判明了它的航速和走向。它完全可能在我们试验时距我们不远。我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鱼雷试验没有击中目标,袖珍潜艇也没有返航。我完全不相信我研制的袖珍潜艇和鱼雷发射管会有意外。正在思考之中,舰长命令我与一个不相识的助手,驾驶摩托艇去探明究竟。

  “这家伙鬼头鬼脑,使人疑虑,更奇怪的是,他全然不听我的指挥,艇飞快而笔直地朝远方驶去。我明白了一切!我感到末日来临,满腔怒火再也抑制不住。我要活,我要给父亲报仇,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抢先干掉了他。然后我操纵小艇,全速向预测的方向开去,大雾帮助了我的行动,我知道已经逼近你们了,可就在这时,油烧完了。我一阵心慌,往后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