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我的四爷和俄籍犹太四奶的浪漫故事(2)
听着犹太少女伤心的哭声,周围的人都在摇头叹息。俄方官员好像是动了恻隐之心,向两个俄警挥了挥手,俄警拖拽犹太少女的脚步停住了,犹太少女含泪看着这边,眼神里带着乞求和盼望,四爷不觉动了恻隐之心。这时,四

听着犹太少女伤心的哭声,周围的人都在摇头叹息。俄方官员好像是动了恻隐之心,向两个俄警挥了挥手,俄警拖拽犹太少女的脚步停住了,犹太少女含泪看着这边,眼神里带着乞求和盼望,四爷不觉动了恻隐之心。这时,四爷听到俄方官员对着出站和接站的白俄绅士们,用俄语大声问道:“先生们,女士们,哪位愿意保释和收留这位犹太姑娘?”连问了几遍,来往的白俄绅士们只是摇头和快步走过,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

俄方官员没法,又向中方官员点点头,就是刚才那位摇头叹息的中方官员,向检票口外的中国民众喊道:“哪位好心的先生老板肯保释、收留这位犹太姑娘?她这么年轻,是不会吃闲饭的!”

喊了几遍,还是没有人吱声。中方官员苦笑着看着俄方官员;俄方官员无奈,只得向俄警挥挥手,两个俄警拖起犹太少女向车厢门走去,犹太少女凄惨的哭泣声使四爷老大不忍;他想帮帮这位犹太少女,于是分开众人,快步来到到检票口旁,隔着铁栅栏用俄语向两个俄警大喊了一声:“警官先生,请留步!”

两个俄方乘警听到一个中国人在用俄语召唤,不觉愣了一下,停下步来回头看着四爷。四爷赶紧用俄语和俄方官员小声商量了一阵,俄方官员看着四爷的穿戴,连声说“哈拉少!”(俄语:好)四爷又向中方官员说:“先生,我愿意为这位犹太姑娘办理保释手续、也愿意收留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中方官员点点头,把犹太少女和四爷领到滨江站警察分局。在警察分局里,穿着一身黑呢制服、帽子上镶着青天白日帽徽的局长,仔细询问了四爷的情况,并看了四爷的身份证明。了解到四爷是闯崴子赚了钱,现在是道外宴宾饭店的老板时,满意的点点头。他告诉四爷,目前由于俄国国内战乱,经常有俄国穷人跑过来;遣返多次也解决不了问题,而目前民国政府也是多事之秋,经济条件也不富裕,无法救济这么多的俄国难民。如果能有像四爷这样有经济实力的老板将他们收留,将会给民国政府和警察部门解决不少负担。

四爷看了看泪眼汪汪的犹太少女,通过用俄语交谈,知道她叫波丽维兹,今年18岁,原本是个波兰犹太人,从小随父母辗转来到俄罗斯,好容易落了俄罗斯籍。后来由于沙俄政府也开始排挤、迫害犹太人,加上连年战乱,她的父母都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辗转流浪到俄国远东地区,可还是无法谋生。她听说和俄国为邻的中国东北地区有许多俄籍犹太人聚集谋生,她就想来试试命运。由于没办护照和没钱买车票,只得冒险偷偷钻进行李车,想蒙混过关;没曾想到了哈尔滨站过检票口时,还是被发现了。警察局长通过中方官员翻译,向她问道:“姑娘,你不要害怕。这位王世全先生同意收留你,你愿意和他回去吗?”

犹太少女连连向四爷鞠躬,并用俄语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大串。中方官员告诉警察局长说,这位犹太少女说她在车站上就看出来,这位先生一定是个好心人,愿意跟他去,只要有口饭吃,做什么都行。警察局长连连点头,告诉四爷可以办理手续了。四爷掏出身上带的所有的卢布,又补了几块银元,为犹太少女补办了火车票并交了保释款,然后签字画押办理了收留手续。手续办完后,警察局长听说四爷还是单身,微笑着说:“王先生,你可以将这位犹太姑娘带走了,你可要善待她哟!”四爷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和警察局长、铁路海关官员道别后,领着波丽维兹一起走出了警察分局。

夜已经很深了。两人走在街灯下,秋风阵阵吹来,使人顿生寒意。波丽维兹纤弱的身子在寒风中簌簌发抖。四爷问她是不是饿了,波丽维兹老实的点了点头。四爷在夜摊上买了一个小列吧、两根红场和一杯热奶递给她。波丽维兹也真是饿了,顾不得言谢,就大口的吃喝起来。等她吃饱了,大概是身上增加了热量,波丽维兹不再发抖,一双美丽的褐色眼睛感激的看着四爷。四爷看了看天真可怜的波丽维兹,使他想起了在海参崴就听说过那些无家可归的犹太女孩,迫于生计,忍痛去当妓女的悲惨经历;四爷轻轻地叹了口气。聪明的波丽维兹闪着褐色的大眼睛,壮着胆子问道:“先生,您好像有心事?”

“啊,没有。波丽,你在哈尔滨没有亲属和朋友吗?如果有,你想到他们那里去的话,我可以送你去的。”四爷诚恳的说。

“啊,没有,先生,我在这里一个亲属和朋友们都没有!”波丽维兹有些惊怵的说。“先生,我愿意跟您去,干什么活都行,只要您肯收留我就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啊,波丽,你听我说。我虽然是饭店的老板和俄餐大厨,按说,养活你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不瞒你说,我现在还是单身,虽然多年在崴子闯荡,可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中国人。领你这样一个年轻的犹太姑娘到饭店去,叫伙计们看见,多有不便。另外,也耽误了你的前程。”

“我这样的人还奢望有什么前程?有口饭吃就不错了。”波丽的褐眼睛里又涌出了泪水。“先生,我在俄国时曾做过女佣。您的饭店不需要女佣吗?我会努力干好的!”

“啊,波丽,女佣是一个又脏又累的活,你这样瘦弱的身子骨,能受得了吗,再说,你也不懂汉语,会受顾客欺负的!”

“先生,我不怕吃苦!我会努力学习汉语的!您看,我还会说汉语“您好”呢。”接着,波丽维兹用生硬、蹩脚的语气说了了一句汉语“您好!”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