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我的四爷和俄籍犹太四奶的浪漫故事(3)
听着波丽天真、可笑的汉语发音,四爷不觉乐了。他为这位犹太姑娘坚忍不拔的生活精神所感动。四爷不再犹豫了;他叫了一辆夜行的蓬式马车,载着波丽维兹回到了宴宾饭店。 从此,波丽维兹在宴宾饭店留下了。一开始做女

听着波丽天真、可笑的汉语发音,四爷不觉乐了。他为这位犹太姑娘坚忍不拔的生活精神所感动。四爷不再犹豫了;他叫了一辆夜行的蓬式马车,载着波丽维兹回到了宴宾饭店。

从此,波丽维兹在宴宾饭店留下了。一开始做女佣,干些洗刷碗碟、打扫厕所的粗活;由于她聪明好学,很快就掌握了接待宾客的简单汉语用语。当然,遇到白俄和欧洲宾客,她还能用俄语和简单的英语协助四爷担任翻译。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四爷又安排她做了宴宾饭店的招待员和收账员,负责宾客的接待和结账工作。波丽维兹非常勤勉,总是能很好的完成四爷交付的各项工作,深得四爷信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在那个年代,哈尔滨号称“东方的小巴黎”,各种欧亚风情、宗教信仰都汇集在这里;东正教教堂、犹太教会馆、***教礼拜寺、佛教庙宇等在闹市区比比皆是;白俄绅士、日本商人出没于大街小巷……整个哈尔滨既浪漫多情,又充满了凶险和竞争。由于宴宾饭店地处道外比较繁华的地段,在这里,三教九流、特别是白俄落魄贵族、日本浪人等中下阶层的人士经常前来光顾。他们在这里喝得醉醺醺的,狂歌纵舞、大呼小叫;有些淫邪之徒看见波丽维兹长得貌美,借着酒劲,用言语调戏,甚至想动手动脚……在关键时刻,四爷为了保护波丽维兹,总是挺身而出,严辞呵斥那些无耻的家伙,将他们赶出宴宾饭店。为这些事,宴宾饭店还被这些无赖们砸坏过门窗,甚至闹到警察局……

受了委屈的波丽维兹在默默流泪的时候,四爷总是百般安慰她、关心她。波丽维兹从内心觉得,在这生疏的异国他乡有了可以倾诉和信赖的人。她不仅把四爷看成老板和救命恩人,还把四爷当成了亲人。四爷也在潜移默化中,不仅感觉到波丽维兹是一个诚实、得力的助手,还隐约感觉到,离开她一天,心里就空空荡荡的。他们的友谊和感情,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积累起来。波丽维兹是一个忠实的犹太教徒,每到安息日和赎罪节,四爷为照顾她的信仰习惯,就放她假,让她按照犹太人的传统习惯,做一些宗教活动。时间一长,波丽维兹也逐渐习惯了中国人的中秋节和春节,每到这些节日,她就会主动的用学来的中式厨艺,为四爷做月饼和包饺子,并烫上一壶二锅头……由于离胶东老家太远,回去也不方便;善解人意的波丽维兹在清明和春节时,还按着中国人的风俗,买来香烛烧纸,提醒四爷祭祀祖先。

1922年,也就是民国11年的大年三十晚,宴宾饭店的股东和伙计们都放假了,饭店里只剩下不能返乡的四爷和波丽维兹。波丽维兹按着中国习俗,买来了春联和香烛烧纸;四爷先把春联贴在大门上;又把香烛烧纸摆在老祖宗灵位前,祭祀祷告;而早已习惯了中国节日的波丽维兹,也在自己的房间内焚香祷告,祭祀远在俄国的父母灵魂早升天界。两个孤独的人真可以说是相依为命、形影相伴。

由于年前一段时间宾客较多,连日劳累使四爷病倒了,躺在床上发起高烧。波丽维兹急的了不得,顾不得夜深,毅然上街找到西医诊所,请来洋大夫给四爷看病打针,又在病床前喂水喂药。四爷服过药后沉沉睡去。大年初一的阳光把四爷从梦中唤醒。四爷摇摇头,感觉好多了。再抬眼一看,显然是熬了一夜的波丽维兹,披着外套,趴在他的床边静静睡着了。一阵感激和怜惜之情在四爷心头油然而生;他轻轻的碰了一下波丽维兹。波丽维兹惊醒了,她睁开了红红的眼睛,用手摸了摸四爷温度正常的额头,脸上露出了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四爷不觉拉住她的手,久闯江湖、不轻易动情的四爷的眼睛湿润了。他喉头哽咽的说:“波丽,谢谢你了!你要是……哎!”

聪明的波丽维兹没有松开手,反而把四爷的手握的更紧了。她大方的把身子伏在四爷的面前,热情、明亮的褐眼睛真诚的看着四爷,脱口而出:“先生,我要是您的妻子,就可以更方便的照顾您了,是吗?”

“波丽,你这样年轻,嫁给我这样一个比你大10多岁的中国男人,你,愿意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先生,您是一个好人。我早已把您当成亲人,能嫁给您,我已经很知足了!”

四爷动情的把波丽维兹一把搂在怀中;波丽维兹把火热的嘴唇贴在了四爷的脸上……

正月初八,一个吉利的日子,四爷和波丽维兹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仪式。二人到照相馆照了新婚照,来到道外的一家犹太会馆,请一位犹太教士给二人写了结婚证书;又回到购置在宴宾楼附近、当做新房的一处俄式住宅里,与等候在那里的胶东老乡和犹太朋友们聚餐庆贺,直到夜深,才尽兴而散。

从此,四爷和四奶相依为命,共同经营着宴宾饭店;风风雨雨,经历了民国时期、满洲国时期。1945年,苏联红军出兵东北,解放了哈尔滨,哈市政府从此在共产党政权的领导之下。经过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调查落实后,苏联政府承认了四奶波丽维兹,以及早期流浪到中国东北的其他俄裔犹太人的俄国国籍,并为他们办理了长期护照。由于波丽维兹已经和四爷结婚,哈市公安局也为四奶办理了居留证。四奶正式成为长期居留哈市的俄国侨民。

在1940至1941年,我父亲和伯父王学康经村里本家介绍,来到哈尔滨,在一个胶东老乡开的杂货铺学徒,并抽空来宴宾饭店拜见了四爷、四奶。这位和蔼可亲的毛子婶婶见了父亲和伯父非常热情。由于四奶始终没有生育过,她对这些异国子侄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关爱有加。给父亲和伯父印象最难忘的是,在他们离开哈尔滨时,四奶亲自把他们送到滨江站,临分别时,捧住他俩的额头,轻轻的亲吻着,并深情的祝福说:“我的孩子们,祝你们一路顺风,平安到家!问爸爸妈妈好!欢迎再到婶婶家来!”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