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嗣冲怒斥黎元洪:“……什么他妈的法!”
文@金满楼 民国史上有两个人被戏称为“大炮”,一位是伟大的革命家孙文先生,另一位却是曾任安徽督军的武夫倪嗣冲。 倪嗣冲,安徽阜阳人,其曾祖父、祖父皆系清朝官吏,其父为清末举人,一度充任了袁世凯的幕僚,并做过知府。倪嗣冲年青时中过秀才,但后来考
文@金满楼

民国史上有两个人被戏称为“大炮”,一位是伟大的革命家孙文先生,另一位却是曾任安徽督军的武夫倪嗣冲。

倪嗣冲,安徽阜阳人,其曾祖父、祖父皆系清朝官吏,其父为清末举人,一度充任了袁世凯的幕僚,并做过知府。倪嗣冲年青时中过秀才,但后来考举人的时候屡试不第,于是便投奔了时任山东巡抚的袁世凯。庚子年山东闹义和拳的时候,倪嗣冲对拳民痛下杀手,后来还亲自领兵冒雨一日一夜追赶二百里,将拳民首领景庭宾捕获。凭借这个投名状,倪嗣冲赢得了袁世凯的青睐,并成为袁记小集团的核心成员。

武昌起义后,倪嗣冲在袁世凯的授意下,在老家阜阳一带大肆招兵买马,并在镇压安徽革命军中立下赫赫战功,由此受封为陆军上将,并盘踞安徽近十年之久。在袁世凯死后,倪嗣冲很快便投靠了新强人段祺瑞,并成为皖系军阀的重要一员。

在段祺瑞鼓吹对德宣战的时候,曾经邀请各省督军前来北京讨论此事。倪嗣冲开始是反对参战的,他在蚌埠动身前便发表了一番高谈阔论,称中国不能参战,如果参战的话一定会惹祸上身,导致亡国云云;等到了天津后,倪嗣冲又大骂鼓吹参战的梁启超,称他是“亡国文妖”,欲陷国家于灭亡云云。

对于倪嗣冲的言论,老段虽然觉得十分不爽,但还是非常重视。因此,倪嗣冲一到北京,老段便亲自登门拜访,并向老倪解释了参战的原因和好处。在老段点明“参战不需出兵”的玄机之后,倪嗣冲恍然大悟,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挥舞着手大声道:“参战!一定要对德国宣战,越早加入越好!”

数天后,段祺瑞在召开内阁会议讨论参战案,倪嗣冲等督军觉得好奇,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民主议政,于是便结伙前去围观。按理,各省督军未经邀请是不应该参加内阁会议的,但倪嗣冲等人认为,既然如今民主共和了,人人当家作主,那他们作为各省代表,参政是理所当然喽!

倪嗣冲和老段是老乡,一起共事多年,加上他一向便口直心快,于是立刻放了个大炮:“欧战即将结束,我们又不用出人出枪,现在赶紧加入协约国,越快越好,就不用再讨论了!”其他几个督军也附和道:“对!对!,不然就来不及了!”

在督军们半鼓动、半威胁的气氛下,内阁顺利的通过了参战案。等到事情办好,老段亲自把老朋友们送到门口,在对他们表示感谢后,又有些担心的说:“咱们内阁这边是顺利通过了,但不知道总统府那边怎么样,上次还因为和德国断交的事情与黎总统闹得不愉快呢!”

倪嗣冲听后,满不在乎的拍着胸脯大声道:“总理放心,这事包在我们身上,黎总统一定没有二话!”

三天后,各省督军们再次兴高采烈的出现在总统府,想要顺势说服黎总统。这次仍旧是倪嗣冲打头炮,他在黎元洪的面前喋喋不休的弹着“中国必须参战,不然无法在国际舞台上立足”的老调子,一点都不顾及倾诉对象的表情和反应。

等到倪嗣冲说到“某某国的公使也赞同中国加入协约国”的时候,忍了半天的黎总统实在是按捺不住了,他一拍桌子,斥责这些武夫说:“你们这些人,身为地方军政长官,如何擅离职守跑到北京来了?还闯入国务会议干涉国政,实在是岂有此理!”

接着,黎元洪又指着倪嗣冲的鼻子痛斥道:“听说你们这些人还擅自去拜访外国使节,这是你们应该做的吗?糊涂!你们这是在干涉国家外交!”

在督军们的眼中,黎元洪一向是“菩萨低眉”,没想今天突然来了个“金刚怒目”,一时还真有点不太适应。你想,这些武夫在袁世凯的时候也不曾被这样训斥过,这下气焰立刻矮了下去。倪嗣冲正想发作,但一看黎总统满面怒容,也只好和大家一起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

等到那些督军们走了后,总统府的人都很高兴,说:“大总统今天的脾气发得好,这下那些人就再也不敢来欺负我们总统了!”

但那些督军们就不这么想了,他们在离开总统府后,觉得黎元洪这人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你也不想想,老子们在前清的时候,早就已经是统制了,你一个小小的协统算个屁啊?不过是走了狗屎运当上了总统,你还以为自己多能呢?敢和我们北洋系对着干,哼哼,有你的好果子吃!

随后,北洋系的各省督军们在张勋的召集下,齐聚徐州商议对付黎元洪的办法。而就在这时,黎元洪与段祺瑞的矛盾加剧,段祺瑞竟然被黎元洪给免职了。在震惊之余,这些武夫们忍不住暴跳如雷,用各种最难听的话痛骂黎元洪。

倪嗣冲想到前几天在总统府被训斥的糗事,这时也忍不住了,他跳起来大骂道:“黎元洪曾对我说,不经国会通过,径行对德宣战不合法……什么他妈的法!总理是责任内阁的领袖,总理说的话就是法!他不经内阁副署,就免去总理的职务,他合法吗?辛亥武昌之变,他听到枪声吓得钻到了床底,由此才走运当上的总统!现在好,他身居高位,优柔寡断不说,竟然妄自尊大,以开国元勋自居,谁他妈的来拥戴他!”

众督军大乐,拍着桌子跺着脚的连声叫好。

兴奋之下,倪嗣冲得意洋洋的道:“我现在就回去,马上宣布独立,大伙也都这么办!看他怎么收场!”

张勋听后趁机鼓动道:“老倪说得好,要是不给黎元洪一点颜色看看,他也太不把我们北洋系放在眼里了!咱们不但要宣布独立,而且还要出兵北伐,把黎元洪赶下台!”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