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民国时被打劫的三次经历 http://bbs.tiexue.n...
最初到东北的是我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我的祖太爷。祖太爷是山东省登州府刘家庄人士,也就是现在的山东蓬莱,世代打渔为生。那时打渔都是手工作业,鱼也不值钱,一大家人就有几亩地,赚的钱仅够糊口,日子过的很紧。祖太爷就带了我家这一支三个儿子从蓬莱出发,

最初到东北的是我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我的祖太爷。祖太爷是山东省登州府刘家庄人士,也就是现在的山东蓬莱,世代打渔为生。那时打渔都是手工作业,鱼也不值钱,一大家人就有几亩地,赚的钱仅够糊口,日子过的很紧。祖太爷就带了我家这一支三个儿子从蓬莱出发,驾船横渡渤海湾来到大连,上岸后靠卖船得了盘缠,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黑龙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到黑龙江后盘缠也用光了,买地是不可能的了。就又干上了老本行,在松花江和嫩江的汇合口打渔。

当时正值中东大铁路开发和哈尔滨的兴起,经贸发达,供需两旺,鱼的销量特别好,祖太爷在打工两年后就有了自己的“鱼亮子”。那时的松花江鱼量丰富,最有名的是“三花五罗”(是鳌花、鳊花、鲫花和哲罗、法罗、雅罗、同罗、胡罗的合称),爷爷小时候也在“鱼亮子”呆了一年,最深的印象是冬天时蹿冰窟窿捕鱼,得雇一百来人,一张大网下去能打上来七马车的鱼。

打渔成功的结果是给家里带来了土地,我家世代都是忠厚勤劳的农民,虽然打渔赚了钱,还是把土地看做是根本。这大概就是中国农民世代的土地情节吧。

祖太爷在吉兴岗买了几十垧黑油油的黑土地,就让他的二儿子和三儿子在吉兴岗种地,他则带着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太爷继续在松花江边打渔,这时候故事才开始。

第一次被打劫是二太爷去了江边,就三太爷带着一班女眷和孩子在家。那时家里已经修了大院,院墙两丈高,房子十多间,在老家也是有名的富户。

大概是听说了就三太爷一个男人在家,十多个胡子大白天就要从大门进家抢劫。三太爷在屋里开枪阻击,双方就在门口打开了。好在那时都是用的“洋炮”,也就是从枪口装火药的土枪,射速慢,威力小。三太爷蹲在炕上从窗口射击,女人和孩子趴在炕下给枪装火药,三只“洋炮”轮着打,一时“胡子”也攻不进来。“胡子”一般就为抢钱,不想杀人更不想让人打死,当然也就不会吹着冲锋号硬往里冲。不过战斗也挺激烈,打的我家炕席都着了火,我祖太奶就爬到炕上用笤帚扫火。听我爷爷说这时双方都不打了,三太爷怕伤了自己妈,外面的不想杀人,看是个老太太也都没动。我爷爷说还听见外面“胡子”在说笑,说看一个老太太白毛咧蝎的扫火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一直僵持到天要黑了,家里的火药也没多少了,三太爷这个急呀,天黑了“胡子”就能从别的方向进来不能发现,火药没有就是束手待毙,这里子弹横着飞,邻居根本不敢管,只能靠自己了。父子几个这些年辛辛苦苦攒的钱都在家里,真要都被抢走了也不想活了。三太爷装好两只“洋炮”,一脚踢开屋门冲了出去,边冲边喊“朋友们,你们来吧”。冲出大门后,发现门外没人了,“胡子”都吓跑了。我想站在门外的三太爷肯定很是失落,他满以为会挨两枪或打别人两枪的。

如果说第一次打劫我家几乎没损失什么,第二次则伤筋动骨了。

第二次不是被“胡子”打劫,而是被政府打劫了。

当时村里有三大姓,我们刘家最富,潘家人最多,但也和我家一样,都是忠厚老实的农民。李家人也不少,多是游手好闲、坑蒙拐骗之辈。李家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和安达县的税局搭上了关系,经常弄了几个税警在家里吃喝,又诬告我家欠了多少多少税。税警就来家里要补税和罚款,当时祖太爷已经去世,二太爷当家,二太爷不识字,感觉什么税都交了,不再欠呀,就被抓到安达县的监狱去了。关了半年多,终于在过年前,家里卖了一些地交了赎金,才放出来。可出来的二太爷感觉憋屈,一股火上来过了年就去世了,我家也就和李家结了仇,可见苛政猛于"胡子".



我家的家风就是勤俭本分,一向以种地能干著称,一不结交官府,二不和匪类有瓜葛。直到现在本家十几支一不出土匪娼妓,二不出大烟鬼赌鬼,同时也没有大富大贵。这样的家庭在当时必然要遭人嫉妒,受人欺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5年土改时,土改队要清算旧社会老帐,李家怕我家揭他们的底,就把他家17岁的姑娘嫁给了刚死了老婆已经30岁的四爷。成了亲戚,你还能说什么。

不过,我爷爷对李家的亲戚是最不待见的。

第三次被打劫则是太爷去世,爷爷时候的事了。

二太爷去世后,就分成了三家,哥三个各自一支。我家这一支分到了三十垧地和两挂六匹大马车,这在当时也是十足的富户。分家后不久,太爷也有病了,总说心口疼,不到六十岁就去世了。爷爷读过五年书,还是个孝子,就给太爷风光的办了回丧事。丧事过后,家里就剩一挂马车和20垧地了,只是小康以上的人家,这时大爷(伯父)出生了,我父亲还没出生。

据爷爷说当时大概是刚入冬,天黑的早,爷爷和租住我家下屋的夏老四唠了会儿磕,就回来睡下了。刚睡着,听见外面有动静,看见手电筒的光直闪,接着就有人敲门,爷爷以为是保安团查夜,没防备就开了门,刚开门外面一枪就打了进来,打的我家的水缸“嗡”的一声。爷爷转身就往回跑,那时伪满政已经不许家里养枪了,爷爷准备去取炕上的扎枪,可被后面扑上来的两个人按倒了,用枪指着趴在地下不准动,下屋的夏老四也被押进来趴在地下。

接着“胡子”翻箱倒柜的找东西,据奶奶说有“胡子”在柜子里翻到当时已经废止的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