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0)
问完后除了死的连伤的都拉到南墙处,示意众人后退,然大声命令射击,他先举起双枪打了起来。众人听到命令都椤了一下,看到姜文龙在开枪大伙才开枪。待全部击倒后,姜文龙又走上前挨个检查,还有一口气他照着脑袋就

问完后除了死的连伤的都拉到南墙处,示意众人后退,然大声命令射击,他先举起双枪打了起来。众人听到命令都椤了一下,看到姜文龙在开枪大伙才开枪。待全部击倒后,姜文龙又走上前挨个检查,还有一口气他照着脑袋就补了一枪,全都亲自验看没活的方才罢手。

土匪间相互吞并是常有的事,一般的都是活着的愿意继续干的就收过来,不愿意干的走人了事。可今天姜文龙这么干有点出格了,就连曲振广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对姜文龙的作法不理解。

姜文龙收好枪走过来对曲振广说:“曲先生,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刚才我问过了,领头的叫孙长海,都是黑龙江双鸭山人。这些人都是亲戚套亲戚,其中有哥俩的还有哥三个一块来的,大哥二哥都被打死了只剩下老三。”他叹了口气接着说:“从孙长海这些人不留活口看,绝非善类,将来肯定会报复。我们无所谓,长年刀尖上讨生计,吃的是这碗饭。可您呢?守家在地,又有买卖,能到那去。防他们一年两年,能防一辈子?何况百密还有一疏呢,万一出点事,我心何安呢?”曲振广和众人一听都明白了,也认为姜文龙做的没错。尤其曲振广暗自佩服,年记轻轻,考虑事情如此周全,决策果断,敢作敢为,不愧是“小诸葛”徒弟,对“小诸葛”张强更加佩服。

中午曲家摆酒庆贺,“大来好”也亲自来了。大家都给姜文龙敬酒,夸奖他。姜文龙说:“这可不是我的功劳,这都是我老师考虑周全,计划得当。我只是执行而己。”又对“大来好”说:“孙长海他们一共二十三个,平常总留几个看家,这次可是全体出动了。他们的窑在离此地三十多里的山沟里。”吃完饭带人回山了,“大来好”拉住姜文龙要一起去起货,姜文龙笑着摇摇头带人走了。

回来后又是一通喝酒庆功,“战关东”对姜文龙说:“这次干的漂亮,你作的对,这孙长海作事太绝,斩草除根应当如此,否则曲家有事咱们就对不起朋友了。”李二勇对姜文龙更是钦佩,一天到晚不离左右了,直埋怨姜文龙咋不带他去,姜文龙乐了说:“带你干嘛,我们这次又没马,你去,给曲家去当马夫喂马?”李二勇说:“下次再有这好事可千万带上我”。

过了几天“大来好”带人上山,一是感谢,二是把所有起出来的孙长海所有的枪和东西全都拉来了。可“战关东”说啥也不要,最后是各家一半才了结。“战关东”摆酒设宴招待,席间“大来好”对“战关东”说“你老兄这里可都是干将,强将手下无弱兵。我咋就寻不到这样年记轻轻又文武双全人呢。”又对“小诸葛”张强说:“名师出高徒,兄弟我佩服!”这“过江龙”的名号附近绺子没有不知道的。也有人给“过江龙”起了个“白面煞神”的称号,是指他对孙长海二十多人斩尽杀绝下手太狠,太黑。

这天山寨来了几个客人,“战关东”“小诸葛”张强和二当家的等几个头目,站在山寨门口迎着来客。“哈哈哈……我那老弟弟在哪呢?”隔着老远就听见一个声音粗旷的男人扯着那破锣般的嗓音吼了起来,身后跟了好几个跑的嗷嗷叫粗壮的汉子。 嗷叫声,嬉笑声,怒骂声,马蹄声……一阵嘈杂的声音瞬间响起,惊起几只飞禽扇动起翅膀,扑棱棱的飞上了天空,有一只不满意的,直接对着大嗓门男人进行了‘恐怖袭击’,一泡泡黄白相间的软性分泌物,落了在了他的脸上,差点没落进嘴里。 妈的,该死的扁毛畜生!男人凶狠的对着天空咒骂了几句,随手从腰间拔出盒子枪来,抬手就是三枪,立刻就有三只飞禽为它们的随地大小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随着蹄嗒蹄嗒的马蹄声,很快,刚才那个嗓门大如话筒的男人就出现在寨门众人的眼前,一张大脸黑如锅底,上面布满了横肉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善茬,下巴上一根根胡须好似钢针,看起来又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样子,凶厉和威猛在这个男人身上显的是那么和谐。

这人便是赵长青报号“东霸天”,是“小诸葛”张强自幼长大的好友,按北京的说法称为“发小”。当年张强未能找到他,而到了“战关东”绺子。经过多方打听,在离他们三百余里的地方,终于找到了赵长青。兄弟见面相拥而泣,赵长青为张强遭遇稀嘘不己。邀张强到他这里来,张强拒绝了。

张强认为:这一呢,当初落难,蒙“战关东”收留,待他不薄,如果这样走了,不够义气。这二呢,以张强现在的地位,在绺子里说了也算数。这样两个绺子谁家有事另一方可以支援,远交近攻,对双方都有利。赵长青一听也就欣然答应了。兄弟二人见面次数不多,平时只是书信住来。也曾合作过,由于张强办事妥当,双方都很满意。这次“东霸天”赵长青到离此地百余里的地方办事,顺路来这里和兄弟聚一聚。

主客双方还未坐定,这赵长青便吆喝着;“近些日子我两个耳朵灌满了“过江龙”的名号了,老弟啥时调教出个好徒弟来,叫出来让大哥见识见识。”“战关东”笑道:“你老弟赶情不是看兄弟来的,是另有所图吧!”赵长青大笑说:“哈哈,还是你老兄精明,你这有我老弟在,这“过江龙”老兄就让让呗。”张强说:“大哥你即开口了,那还不好说,可也得看“过江龙”答不答应。”赵长青笑了:“玩笑,好玉得好工匠雕琢,给我岂不遭踏了。”

说话间姜文龙走进大厅里,赵长青站起身来看着姜文龙说:“呵呵,看模样果然气度不凡哪,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枪法。”说完拉着姜文龙往外就走。张强急忙说:“大哥着的什么急呀!吃完再比不迟。”“战关东”笑道:“老弟还是那急脾气,也不改改。”又对姜文龙说:“赵大当家的枪法可是非同一般,你要好好向赵大当家的讨教几招,对你可以说受用无穷。”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