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1)
出了大厅门,赵长青说:“打死靶没意思,打活的还得去找,耽误喝酒。”说完命他两个手下的,准备几块大洋,然后对姜文龙说:“大洋抛起,打中中心为胜。”说完命二个人各抛四块大洋,待大洋抛起后才从腰间抽出驳克

出了大厅门,赵长青说:“打死靶没意思,打活的还得去找,耽误喝酒。”说完命他两个手下的,准备几块大洋,然后对姜文龙说:“大洋抛起,打中中心为胜。”说完命二个人各抛四块大洋,待大洋抛起后才从腰间抽出驳克枪,双枪齐发。姜文龙也拔出来枪双枪齐射,八块大洋被子弹打中,带着清脆响声向更高点飞去,待八枚大洋落地,众人拾起验看。赵长青的四枚全部击中中心,姜文龙的只有一枚击中中心其余三枚稍有偏差。赵长青拍拍姜文龙肩说:“不错不错,看来老冯把压箱底的功夫都拿出来了。”冯炮头说:“能和赵大当家的比枪,是您抬举他,他那点功夫那能及赵大当家的万分之一。”赵长青摇了摇头说:“后生可畏呀!”这时大厅里酒宴已摆好,众人入席一醉方休。

转眼间又到了冬天,屋里有火炕和碳盆烧的温暖如春,窗外却是数九寒天。连绵不断的大雪,铺天盖地,整个九里山银装素裹,一片苍茫。呼啸的寒风似猛兽一般在丛林间穿梭,野蛮地在山坳中、在山峦间奔跑,肆无忌惮的把人们驱赶到屋里。在这长期生活的人们和动物,在秋季就把漫长的冬季所用之物都准备妥当,到了冬季就开始猫冬了。只要有吃有喝,谁都不想在这寒风肆虐的天气里觅食。
苍狼向月

冬天一到,除了迫不得己讨生活的人们,谁愿意大冬天的往处跑呀。胡子也不愿意出去,可是冬天是最肥的季节,大户家收的粮食都换成了钱,该置办的都置办好了,大户人家,商户人家都肥的流油,正是土匪们活动的最忙的季节。

这天暗线送信来:离这有二百多里的地方有个大户,姓朱有三十多条枪,那也有股绺子,攻了两次都没打下来,朱家今年又添了几条枪还弄了两箱子手榴弹,这可是稀罕物,是个肥窑。战关东和二当家的,张强商议着砸开他,本想让二当家的带队,“小诸葛”张强说;让姜文龙带百十号人去就行,战关东也同意了。张强把姜文龙叫来,仔细的跟他讲明情况,让他带百十来号人马去。可姜文龙听了之后,沉思了一会说;“我不带那么多人只带六十人足矣。”张强一听说道;“兵法上,攻坚要三比一或四比一,那朱家原有三十多条枪,今年又添了家伙,你带六十人,那怎么成。”姜文龙说:“沿途经过两个县,途中必须经过一个县城,路太远,人多不方便,”于是把自己的计划和张强说了,张强说;“这样吧,我再想想,明天咱们再商定。”

张强和战关东,二当家的商议一下,又把姜文龙的计划进行了修改,决定让姜文龙带队出动。第三天姜文龙带了六十多人出发了,李二勇也随队,可把李二勇乐坏了。弄的姜文龙说:“兄弟,你消停会好不好,你这一通转悠,我头都大了。”李二勇才老实下来。姜文龙带二勇是因为路远,二勇熟知马性,带着他以备万一。

按常理,胡子们长途奔袭,是昼伏夜行。可这次姜文龙却一反常规,大白天走路,而且还不慌不忙。到了县城还公然驻在了县城,不但放任胡子们吃喝嫖赌,而且毫不隐瞒身份,公开打出“过江龙”名号。第三天中午距朱家大院还有几里路的镇子上居然进饭店喝开了酒,似乎在等什么人,一起来的“穿山甲”急的直搓手。那有这样攻窑的,晚上要行动了,怎么也得离远一点打歇呀,那有这样的,唉!年轻人到底是年轻。

正喝着酒时,打前站的李二勇悄悄进来和姜文龙耳语了几句,姜文龙站了起来吆喝着大伙别喝了,吃点饭就出发。吃完饭,众人上马,大声吆喝着杀向朱家大院。到了朱家大院就接上火了,人家早就准备好了,他们又都喝了酒那是对手,不一会就败下阵来,撤走时李二勇几个人偷偷的从马上卸下几个皮囊分头把皮囊里的东西漓漓啦啦的撒在地上,原来是鲜血,众匪脱离战斗狼狈的垂头丧气撤了出来。

往回撤的时候,都埋怨姜文龙少不更事,那有这样攻窑的。快到天黑时前面有个树趟子很大,姜文龙命大家在此休息一会。众人下了马,都坐下歇息,都议沦纷纷,姜文龙自己则靠在一棵树那里闭目养神,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后面分路监视的李二勇等几个人也回来了,说朱家并来派人追来,只是出来在他们阵地上转了转就回去了,还有一个人说:“什么过江龙,整个一个过江虫,就这样的还当土匪哪,空有虚名。”

姜文龙听罢站了起来,命二勇把他马上驮的吃喝拿下来分给大伙然后说:“大伙酒醒了没有,赶紧吃,吃完了咱们杀他个回马枪。”接着说;“朱家有将近四十条枪,如果强攻,肯定有伤亡。如果我提前说出计划,大伙败的就不真了,咱们没伤几个人,我让二勇他们提前弄了些猪血等,离远了,天冷该冻上了,只有镇子上能弄到鲜血还冻不住。朱家看见那么多血,肯定以为咱们伤亡惨重,不会想到我们今晚就杀个回马枪。”这时众人方才明白姜文龙的用心,士气立时高涨,吃饱喝足了,立刻出发。

队伍来到距朱家大院约五里路的地方,和留下监视的人接上头。据他们讲朱家灯火通明估计正喝酒庆功哪,墙头上由于灯光照着都能看见只有二个人来回巡视,现在没人了估计也是去喝酒去了。姜文龙命令把马留在此地,跑步到朱家大院。到了朱家大院,几个人先用搭钩上了墙,朱家果然没人巡视了,然后把大门打开,六十人蜂拥而入,顺利的砸开了这个窑。

把朱家人都集中后,姜文龙对朱家当家的说:“我不多要你的钱,我也不费劲去搜,你呢拿出四千块大洋,我也给你留一两千过日子,不然的话我一把火烧了你这大院,你看咋办。”朱家当家的没办法只好拿出四千大洋,姜文龙说道;“我还得把你的枪弹全部拿走,另外你再给我拿一百块大洋,我要赏人。”说着对着朱家所有的人喊道:“你们谁说的我过江龙是条过江虫的,你要不说这句话我过江龙不会杀回马枪,为你这句话,赏你一百大洋。”没人应声,姜文龙说:“好汉作事好汉当,我过江龙说话算话决不是要伤你,,我真的是要赏你的。”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说;“是我说的,别牵扯别人”姜文龙一看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朱家请来的炮手,就说;“好样的有种,敢骂我过江龙人不多,兄弟这一百块大洋赏你了。”说完命众人装好车,随后撤出朱家大院,找到马队后,对众人说:“弟兄们都辛苦点,二百多里路咱们得一气赶回去。来的时候,咱们过于张扬,我怕有人惦记咱们打伏击。”大伙对姜文龙已信服了,齐声说不就二百多里路嘛一气赶回去,省得麻烦。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