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4)
张家是大买卖户,有马队,王祥云经常随马帮出去,马帮头也姓王,看王祥云有一身功夫对王祥云不错 ,就教他打枪,王祥云对长枪非常感兴趣,对手枪倒不以为然,半年下来他玩长枪出枪速度比别人短枪出枪还快,虽然没打

张家是大买卖户,有马队,王祥云经常随马帮出去,马帮头也姓王,看王祥云有一身功夫对王祥云不错 ,就教他打枪,王祥云对长枪非常感兴趣,对手枪倒不以为然,半年下来他玩长枪出枪速度比别人短枪出枪还快,虽然没打几次实弹,但是他没事时总拿着抢练,所以准头上还说的过去。马帮头老王更加喜欢他。王祥云的性格是不爱说话,他沉着冷静,而冷静是做为一个枪手的法宝。

马帮头老王极力向东家举荐王祥云,东家也就同意王祥云背着枪跟随马帮干活兼着保镖,并给他二十发子弹。这下王祥云更加视枪如命了,他能平端着枪,瞄着一个目标走上一里地,以致马帮的人都说他疯子。马帮头老王因家中有事,回家了,王祥云也离开了张家,到了朱家凭着一手好枪法,当了一名炮手。王祥云自打林场子时,看到胡子们骑马挎枪的样子就羡慕不己,这次对姜文龙更加羡慕,而且他再也不能当炮手了,于是就跑来非要入伙。
王祥云入伙后,姜文龙把王祥云要了过来,跟着姜文龙。王祥云小时候王文兴给他找了一位当地名师习武,所以王祥云练就一身好功夫,比姜文龙还要强。他喜欢骑马在草原上飞驰,看着那些草在奔驰中马的马腹下飞快的掠过,就像一条船行使在绿色的海洋中,所以自已报号“草上飞”。

王祥云看到姜文龙的白龙马不错,他也喜欢白马,于是找到二勇,还没说话呢,二勇倒抢先说道;“兄弟,你得叫我二哥,“过江龙”是我大哥,你即然跟了我大哥,那我自然是二哥喽。”王祥云笑了,赶忙说道;“那是自然的,不用说,你就是俺二哥。”说着朝二勇拱手叫声;“二哥在上,今后多多照应小弟。”二勇笑道;“好说,兄弟是不是找二哥要白马来了?”王祥云笑道;“二哥料事如神,你咋知道小弟心思?”二勇嘿嘿一笑;“咱们大哥骑的是白龙马,兄弟你报号“草上飞”,咱大哥什么人物?你不骑匹白马能配上咱大哥吗?”说着从马廊里牵出一匹白马来说;“这匹马是我给大哥作预备用的,虽然比不上白龙马,但也不差不了多少,我叫它白龙驹,兄弟放心,绝对是匹好马。”王祥云细观此马,全身毛色雪白,体格高大健壮,四蹄如盆,前档宽阔,一看就善跑,可把王祥云乐坏了,对二勇说;“二哥对小弟太好了,小弟怎么谢你才好。”二勇说;“不用谢,只要你保护好咱大哥就行啦。”王祥云飞身上马,说道;“二哥放心,有小弟在,咱大哥就不会有事。”说完纵马扬鞭,飞弛而去。


姜文龙看了王祥云打枪后,对他说;“祥云,你枪法可以说不错了,但是缺一个字。”“什么字?”“‘神’字”王祥云不大明白,姜文龙对他说;“你去找冯炮头,他会告诉你的。”。王祥云满腹疑惑地来到冯炮头的门前,冯炮头正在睡觉。冯炮头叫冯广明,炮头在绺子里是带队去砸窑、劫道的,在姜文龙之前都是冯广明带队的。姜文龙能挑起大粱后,冯炮头年记大了些,厌倦了马背上打打杀杀的生活,也就安于啥都不管的生活。王祥云来到冯广明房门,敲了敲门,冯广明刚喝完酒,正斜靠在被子上歇着呢。冯广明让王祥云进来,王祥云说;“冯炮头,我想跟您学学枪。”冯广明抽了口烟,眯着眼说;“是文龙让你来的吧。”“您咋知道的。”“嘿嘿,文龙这小子,他懒的教你,把你推我这来了。”冯广明说;“明早上,别踏被窝子,早点找我来。”说完转身自顾自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放亮,王祥云睡的正香,屁股猛的挨了一巴掌,给打醒了,抬头一看,是穿着整齐的冯炮头。冯广明说;“小子,还踏被窝子哪,起来。”王祥云只好爬了起来,跟着冯广明骑马出了门。他们来到山林和草原交接的地方时,天刚放亮,冯炮头拔出盒子枪说;“我枪一响,鸟就飞起来,然后咱们用长枪,不许打大的,只打小的,一人五颗子,我枪一停你也得停。”说完打了两枪。受了惊的鸟儿们,扇动双翅,争先恐后的飞了起来。冯广明快速出枪,打完五发子弹,击中四只小鸟。王祥云只打了三枪,击中二只小鸟。冯广明问王祥云道;“文龙和你比打香头,不如你吧。”王祥云点点头。“可你知道,文龙能打几只鸟吗?”,“不知道”,“他打了五只。”王祥云愣住了。


冯广明说;“枪手对决,是以命相博。手机眼快,枪法管直是重要的先决条件,更重要的是用脑子。好枪手对决,没有失败,只有死。你得快速判断你的对手下一步想干么,这可不是打香头那么简单,这就是文龙所说的‘神’明白了吗?” 王祥云明白了姜文龙的苦心,这‘神’字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击中目标容易作到,这仅只是笫一步。
这一天,一个人骑马闯上山来了,一般人是不敢这样做的,这个人是大户“仇继文”的儿子叫仇云山,仇继文和“战关东”关正东关系不错,且每年送不少钱给战关东的绺子。前天一个报号“老北风”绺子把仇继文给帮了(绑了票),要一千大洋赎票,所以仇云山只好闯山报信来了。“战关东”关正东一听就火了,大吼道;“这老北风胆子太大了,竟然做到老子头上来了,来人,备马。”带人就要走,张强赶忙拦住说;“大哥,先别忙,咱们和老北风平素里就没有接触没啥面子可讲,他对咱们可不大服气,大哥如果带人去,就怕引起老北风误会,伤了票。”战关东说;“兄弟,你说咋办。”东北土匪非常讲面子的,土匪与土匪之间也是常靠面子解决问题的。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