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16)
席间张强举起酒杯对滚地雷说道;“咱们不打不相识,今后多联系,相互多走动,交个朋友。”滚地雷站起身举杯道;“小诸葛兄,满腹经纶,计谋高超,兄弟我佩服的很,今后咱们就是朋友了,还望小诸葛兄今后多多指点小

席间张强举起酒杯对滚地雷说道;“咱们不打不相识,今后多联系,相互多走动,交个朋友。”滚地雷站起身举杯道;“小诸葛兄,满腹经纶,计谋高超,兄弟我佩服的很,今后咱们就是朋友了,还望小诸葛兄今后多多指点小弟。”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喝了一会滚地雷举起酒杯,向战关东说道;“大当家的心胸宽阔,在下佩服,我本以为要带回那孩子还需费一翻口舌,大当家的放心,回去后我滚地雷亲自送仇东家回家,今后大当家的有什么事,只要吩咐一声,兄弟我一定尽力。”说完干了杯中的酒。接着又说;“感谢各位盛情,改日定当回报,今日在下有事在身,恕在下告退了。”滚地雷带着孩子回去了。


过了三天仇云山上山来了,除了带上不少平常少见的吃的,如鱼虾等还带了个厨子,整了几桌上好的酒席答谢众人。席间仇云山特意敬了王祥云三杯,称赞其枪法如神,王祥云骑在马上,百米开外连发两枪,两枪都击中奔驰中两匹马的同一部位,一枪击毙,实属不易。王祥云的枪法如神,皆是平常苦练的结果。


进入了七月份的天气炎热,姜文龙作了两身白绸衣裤,他和王祥云一人一身,二人个头身型都差不多,又均是面色白晰,年少英俊再穿上白绸衣裤,骑上白马跑起来,风带着白马的棕毛和白绸衣裤在风中飘逸,众人皆高声喝彩,二当家的点头赞道;真是个白面双煞呀!从此这“白面双煞”在江湖中名声鹊起,他二人各自的名号倒不如这“白面双煞”响亮。


一天膀晚吃完晚饭,王祥云没事干就到二勇这里来玩,一进门看到上次一起办事的老蔡坐在那里抹眼泪,王祥云说道;“老蔡哥咋地了,这么伤心。”这老蔡家住在离这里二百多里的邻县,屯子里有家大户姓吴,其大儿子人性厚道,待人和善,二儿子叫吴天宝,从小骄生惯养,飞扬拔扈,长大后结交一帮地痞流氓,横行乡里,一日在街上老蔡和吴天宝无意的碰了一下,吴天宝大怒非要老蔡给他下跪赔礼,老蔡那里肯哪,吴天宝把老蔡打了一顿,此后只要见到老蔡非打即骂,老蔡只好远走他乡,辗转到了这里落了草。


老蔡面相老又黑,加上他老实厚道且办事老成可靠,所以大伙都叫他黑老蔡。其实他才二十七岁。今天接到家里捎来信,他大哥因故和吴天宝争执起来,被吴天宝的那伙人打个半死,抬回家里,他大哥连伤带气,当晚就死去了,他老爹去吴家评理,被打断一条腿,大嫂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好好一家人,被吴天宝整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王祥云一听就蹦了起来大骂道;“他娘的,老蔡哥咱哥俩现在就走,我非一枪崩了那狗娘养的畜牲不可。”二勇说;“三弟别急,我正和老蔡商议呢,别的好说,可老蔡的爹妈咋整,我看还是找大哥商量一下吧。”王祥云说;好,三人一起找到了姜文龙,姜文龙想了想说;“那里离赵文青赵大当家的不远,咱们干事应该没啥问题,这样吧,此事还得和大当家的商量一下,你们稍等一会。”说完起身去找到了战关东和张强,说明来意,战关东一听就火了;“妈了个巴子的,咱们弟兄那能受这窝囔气,你去砸开他的窑,崩了他狗娘养的。”张强说;“你把老蔡的父母接到仇东家那里安个家,顺便去一趟赵大当家的那,前些日子他来信,让我去他那,你再和他商量一下拉苏尔的事。”姜文龙说;“好,那我明早就带人去一趟。”


第二天,姜文龙把人分为二路,自己带王祥云一路,老蔡,李二勇和另一个弟兄一路出发了。第二天晚上到了老蔡家,老蔡母亲见到老蔡抱着他大哭;“这可让我咋活呀!。”老蔡安慰他母亲一番,姜文龙说;“咱们先干事,你
能找到吴家吧。”老蔡说;“就在屯子的东头。”姜文龙问老蔡母亲;“他家有枪吗?。”老蔡母亲说;“有几杆枪。”姜文龙明白,一个老太太不可能知道的更多了,临出门时告诉老蔡让他母亲收拾好东西,于是带人出了门。


到了吴家一看,吴家也是高墙大院,墙头有近二人高,但对于姜文龙和王祥云来说易如反掌,只见姜文龙单腿跪地双手并起来对王祥云说;“来,你先上去,把大门打开。”王祥云一个箭步跃起,单脚踩在姜文龙双手上,姜文龙双手奋力一举,两人一起向上用力,王祥云单手摸着墙头,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墙,跃过墙后打开了大门,姜文龙几个人进了大院。


进了大院后,他们把还在睡梦中的吴家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王祥云问到谁是吴天宝,老蔡把吴天宝一把拎了出来,别看吴天宝平日里飞扬拔扈的,可见到拿着枪的老蔡,己经是抖成一团,吓的都尿了裤子。王祥云用盒子枪点着吴天宝的脑门说;“就你他娘的这熊样,还会欺负个人?老蔡交给你了。”说着转过身问;“吴天宝的儿子呢?”看到这群人中只有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一把拎了过来,抬手照着脑袋就是一枪,姜文龙听到王祥云问话,己预料到王祥云想干什么,刚想拦住他,可惜王祥云动作太快,姜文龙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干么,他只是个孩子。”王祥云说;“嗨,大哥,这可是永绝后患。” 姜文龙说;“算了,给老蔡拿点钱赶紧走。”他们拿了吴家的四百块大洋,一看吴家的那几条破枪也不值得拿,就把枪栓和子弹拿走了。回到老蔡的家,姜文龙给了老蔡三百块大洋,安排二勇和老蔡三人赶着大车拉着老蔡的父母,连夜赶往仇继文处,他和王祥云也是连夜赶往赵长青那里。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