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2)
金慧芸父母对姜文龙也很满意,可是一打听己订了亲,告诉金慧芸不同意这门亲事,而且不许他二人再来往了。金慧芸却是非姜文龙不嫁,一面找姜文龙逼他把那边亲事退掉,一面和父母大吵大闹,金慧芸父母被这个任性的女

金慧芸父母对姜文龙也很满意,可是一打听己订了亲,告诉金慧芸不同意这门亲事,而且不许他二人再来往了。金慧芸却是非姜文龙不嫁,一面找姜文龙逼他把那边亲事退掉,一面和父母大吵大闹,金慧芸父母被这个任性的女儿缠的没办法了,只好由着她了。但提出一个条件,就是那边的亲事必须退了,甚至可以出钱帮助。

姜文龙回家闹着要退婚,虽说他是最小的一个,又是独子,从小父母溺爱,没动过他一个指头。可这回那成呀!这可有关脸面的大事,所以父母说出大天也不成。并且要他马上成亲,主要是成了亲,就能收住姜文龙的心了,可姜文龙要死要活就是不干,两天不吃不喝,他爹无奈只好作罢,后来发生的事情使姜文龙斩断了这两段情缘。

姜文龙有个叫卢宝的小兄弟,卢宝家母亲病死后全靠他姐姐操持家务,一家六口,只有他姐姐一个女人,把这家整的井井有条,人也越长越出众,邻里间有口皆碑。被一关姓大户看上了,找人来给儿子"关正江"提亲,他父亲拒绝了,一,是因山东老家给她定了个娃娃亲,虽未谋面,却偶有书信往来,也吮诺要迎娶。二,也是家中离不开,关姓大户也没再说啥,这事双方就算过去了。


这天卢宝的姐姐上街,恰巧碰上了关正江和几个朋友,那关正江和朋友对卢宝的姐姐指指点点的,无非是品评一番。若是其他女孩一转脸,就当没看见。可这位是个刚性的女子,性子烈,脾气暴,张嘴就骂。关正江那受过这种骂,再说还有几个朋友在旁看着,双方对骂了起来。刚巧这个芦宝也和几个伙伴逛街,看到后把关正江和那几个朋友暴打了一顿,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关正江和他的朋友家也都是有钱人家,岂能容这种事情发生。

卢宝知道打的是谁了,也害怕了连家都没敢回,直接找到了姜文龙,姜文龙一口应承下来。姜文龙从小骄生惯养,近二十岁人生中从未遇到过挫折。心想这点小事,找他家说合一下,赔点钱就行了呗。于是姜文龙直接来到关正江家,敲门就要进去谈判,没承想让人家哄了出来不说,遭到了一顿辱骂,姜文龙颜面尽失。其实这很正常,你姜文龙在你的小圈子里,都捧着你,可在社会上,尤其那些有点地位的人眼里,你只不过是小屁孩。谁能把你姜文龙当回事。

在众兄弟面前,遭此羞辱,姜文龙火冒三丈。第二天在街上找到关正江,关正江正和几个朋友玩。姜文龙二话没说,上前就打,对方四个人。可姜文龙武艺在身,把那四个全打趴下了,姜文龙以一对四,所以下手很重,把关正江腿打折了。关正江的爹这次可真急眼了,亲自带着护院拿着枪找姜文龙来了。姜文龙的朋友众多,事先己得到消息,你姜文龙能耐再大,可人家有枪,没办法也只好跑过了江投奔亲戚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姜文龙家里捎信来:己请人说合,可关家不干,非要姜文龙一条腿不可,千万别回来。

姜文龙的亲戚家的邻居姓李,是土匪的暗线。知道了他的事,也看到姜文龙的武艺。私下里对姜文龙讲:"你这样子躲,能躲到啥时候。"姜文龙低下头说:"那咋整呀,我也不知咋办了。家回不去,在这又不是长久之计。"老李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看咋样。"姜文龙毕竟年记轻历练少,平时小事上还行,遇到这等大事了就六神无主了。姜文龙说:"您说,咋样都行。"老李说:"四个字‘落草为寇'"姜文龙一听立即一口回绝了。老李笑了笑说:"你现在除了这条路,还有别的路吗?再说上了山寨你以为一辈子就完了。张大帅不就是出身胡子吗?再说了干几年攒够钱,找个好地方安个家,把家人都接过去。有钱置办几晌地,谁知道你以前干啥的,你琢磨琢磨,我可是为你好。"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说:"我看你是条汉子,才跟你说,你要去呢,就跟我说一声,不去也没关系,就当我没说过。少说少问,对你我都好。"

姜文龙思前想后,还真没啥好办法。百般无奈就找他表兄商量,千叮咛万嘱咐,把厉害关系说明。表兄说:"这个我明白,还真想不到他是个线。说个实话,他的这个主意还行,你想那个大户要是知道你在这肯定来找。"接着又说:"他要来明的还好说,咱可以跑,要来暗的,可一点着都没了。"姜文龙听了一拍大腿说:"豁出去了,咋地都是这条命了。"第二天找到老李,跟他说明他的来意。老李笑了:"这就对了,兄弟凭着你的能耐身手,在绺子肯定能混出个名堂。"过了两天姜文龙随着老李来到九里山,从此土匪队伍中又多了一名悍匪。

土匪入伙仪式很复杂。
入伙仪式黑话叫"挂柱",挂柱一般分保人保举和自己投靠两种。
保人保举相对简单些。这个保人-般和土匪比较熟悉。头回提出有人要入伙,第二回再提出时,要有个字据,交土匪为专门的人保管,上面写明被保举人的来意、愿意"走马飞尘"、"不计生死"等字样。
对没有保举人、自己提出来"挂柱"的人,则要经过相对严格的盘问。来者首先试探他的胆量,这叫"过堂"。"过堂"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叫来者在头上顶个葫芦或酒壶之类的东西,让他朝前走去,不允许回头。当他走到百步之外,土匪头子突然举起枪射去,将葫芦或酒壶之类的东西击碎。随后,土匪头子叫人去摸摸来者的裤子,看他是否尿了尿。如果尿了,说明胆小,当不了土匪,就把来者轰走。如果未尿,则可进行正式的入伙仪式。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