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20)
刘海听说后,即刻赶了过来,可他那点钱仅够给狱警们打点的,让王常肖他俩少受点罪,这钱花的没了,刚借了点正往县监狱走呢。王祥云一听这事可太让人生气了,就问刘海;“你估摸着得多少钱能把他们哥俩赎出来。”刘

刘海听说后,即刻赶了过来,可他那点钱仅够给狱警们打点的,让王常肖他俩少受点罪,这钱花的没了,刚借了点正往县监狱走呢。王祥云一听这事可太让人生气了,就问刘海;“你估摸着得多少钱能把他们哥俩赎出来。”刘海说;“问过他们,沈家说了多少钱也不成,非得判他们不可。”王祥云想了想转身问姜文龙咋办,姜文龙说;“咱们住下再说,你先拿三十块给这位大哥去监狱,尽量让他们别受罪。”王祥云从马上驼的袋子里掏出三十块大洋交给刘海。刘海说;“兄弟,刚才光顾了说王大哥的事了,还没问你呢,看样子兄弟你混的还不错呀。”

王祥云赶忙介绍说;“这位是我的老板,我跟着他作点买卖,你知道监狱附近有你知道的好点的客店吗?我们住下,你先去监狱,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王大哥他们不受罪就成,你办完事就去找我们,咱们再商量咋办,好吧。”刘海说;“在监狱往南一条街上,有个悦来客店,门面挺大,估计不错,我先去办事,兄弟放心我一定尽力,办完事就去找你们,有你们来了太好了,一定要想办法杷大哥他们救出来。”王祥云说;“放心,我来了就不能不管,我们先走了。”说完和姜文龙骑上马奔县城去了。

姜文龙二人进了县城,这县城里人来人往的挺热闹,他们久居山林,猛地到此还真有些不大习惯。二人找到悦来客店,看上去门面可不小,进出人却不多,估计是一般人住不起的原因,姜文龙挺满意,二人把马疆绳交给站在门前伙计,走进大堂要了间上好的房间,住了下来。快到吃晚饭时刘海来了,由于刘海一直在用钱打点,狱警们也就没难为王常肖他们。姜文龙让王祥云给刘海开个房间,然后就出去吃饭,找了个好的山东饭店,请刘海好好吃了一顿,几天来刘海东奔西走的也累了,吃完饭就让刘海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王祥云和刘海来监狱,打点了狱警后,见到了王常肖二人,一见面几个人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王常肖说;“怎么把兄弟你也惊动来了,麻烦你了。”王祥云说;“大哥,有什么话咱们出去再细说,先说说沈家怎样才能放人。”王常肖说道;“那沈家财大气粗,只为了一口气,他不在乎钱。”王祥云说;“那咱也得把你们救出去,好歹也得试一下,你告诉我,他沈家在那。”王常肖说了说沈家的情况,他家在离县城七里路的张家屯子,在屯子最北头,因为离县城近所以护院没几个也没枪,大东家住前院,其他人都住后院。

王祥云回客店,把大致情况和姜文龙说了后问道;“大哥,你看这事咋办好。”姜文龙想了想说道;“这事只有找沈家,你说呢。”王祥云说;“那好,今晚我去绑了他儿子再说。”姜文龙说;“这样作不大妥当,沈家离县城太近,万一惊动了官,恐怕对王大哥他们不利,这样咱们今晚去沈家讲明利害,我想他会明白的。”

到了夜里姜文龙、王祥云来到沈家,沈家墙不高,两人翻墙进院,找到正房后就进了房门,沈大东家正在睡觉,被人叫醒了,心说谁这么不懂规距呀,刚要张嘴骂人,灯亮了,只见二个彪形大汉,蒙着脸手里拿着盒子枪对着他,低声说道;“你就是沈大东家吧,别喊,我就不会开枪,今天找你一不想杀人,二不来抢东西,是来求你办点事。”沈大东家哆哆嗦嗦的说;“好汉有事好说,您说,只要是我能办的,我一定办到。”姜文龙说;“我是九里山的“过江龙”今天受朋友之托,请大东家明天把王常肖放了,如果大东家不放人呢,我也无所谓,不过只要我要了你的命,就算我过江龙对得起朋友。你要报官呢也没关系,官军能保护你多长时间,你防我一个月,半年?你总得出门吧?我是个要面子的人,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办到的,请大东家惦量、惦量,我回山里等着放人了,告辞。”说完和王祥云出门翻墙走了,动作飞快,这位大东家还没醒过味来,人已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这位大东家可吓坏了,立即把家里人都叫了起来,商量怎么办,人多主意就多,有的主张报官,有的说不能报,把大东家也弄晕了,不知咋办才好。这时帐房管家说;“大东家,我说几句行吗?”大东家说;“你说,大伙听听。”帐房管家说道;“这位“过江龙”不知各位可曾听说过?”见大伙都不吱声,接着又说道;“我听说这“过江龙”年令不大,文武双全,飞檐走壁,无所不能,那枪法如神,百米开外能打中飞鸟的眼晴。他还有一个绰号是“白面煞神”说的是他面白如粉,杀人不眨眼,他一次杀过几十个人。我劝大当家的放过这个王常肖,连这县城边上他都敢来,还有啥他不敢干的。”沈大东家一听可吓坏了说;“我说呢,谁这么胆大,敢上这县城边上闹事,这两个人来无影,去无综,我眨眼的功夫,人就没影了,那可真叫快,防不胜防啥也别说了明天赶紧花钱打点放人吧。”

第二天中午,姜文龙和王祥云吃完饭正在房里歇着呢,刘海跑了进来,喘着气说;“好事、好事,他们一会就放人,兄弟你咋这么大能耐,一说就好使呀!”王祥云说;“是我们东家的一个朋友面子大,不过为了沈家的面子,你啥也别说,啥也别问,准备辆大车,人一出来马上就走,千万别在城里呆着,往北四十多里有个叫西丰镇的地方,镇里有家大车店,那个镇上只有这一家店,你们就到那住下,我和我们东家还有点事办,晚上咱们那聚齐,你的钱还有吗?”刘海说;“好吧,就这么着,你给的钱还有不少哪,不用了。”说完转身去办事去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