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22)
耿长海到了家,家门上了锁,看样子好长时间没人住了,邻里们都支支吾吾,问不出个所以,他就到了他“把兄弟”家,这个“把兄弟”是和耿长海一起当兵的,前两年受伤回了老家,就是他给耿长海介绍的老婆,耿长海也就

耿长海到了家,家门上了锁,看样子好长时间没人住了,邻里们都支支吾吾,问不出个所以,他就到了他“把兄弟”家,这个“把兄弟”是和耿长海一起当兵的,前两年受伤回了老家,就是他给耿长海介绍的老婆,耿长海也就把家托附给他照应。当耿长海找到“把兄弟”的家,一进门三人都愣住了,看到他媳妇的神情他明白了一切。

耿长海的部队上,没有找到耿长海,以为他死了,所以就派人到他家报了信,还给了一笔钱,这个“把兄弟”就想把他媳妇娶为二房。他媳妇不干,但架不住他天天来,再说耿长海一死,他媳妇失去了生活上的来源,也没了指望,这个“把兄弟”也有钱,平时都是他照应着,人也不错就答应了。这可把耿长海气坏了,动手打了他“把兄弟”,双方撕打起来,耿长海下了狠手,结果将他“把兄弟”失手打死了,耿长海只好跑到东北山里一躲就是三年,他也不敢回家,因为即使官府放过他,他“把兄弟”家人也不会放过他的。

姜文龙听后说;“大哥的经历真是坎坷呀,那你今后有何打算呢?”耿长海摇了摇头没说话,端起酒杯一仰脖干了杯中酒,姜文龙说;“大哥,我也有过和大哥一样的时候,不知咋办才好,我不想强劝你落草,但你看到的土匪和东北的胡子有些不同之处。”姜文龙讲述了他对东北的土匪认识和看法,他们的组合是很复杂的,他们身上都具有一种“山林气概”。但又都重传统爱面子,其实他们的爱面子主要是从山东、河北、山西、河南等中原地区带过来的。在东北特定的环境中,由于官府管理比较松散的因素。官府管不着的事儿,我管,官府管得着的事儿,就少管或者不管,因而形成了具有一定能力的土匪队伍,来代替官府行使官府管不着的事情。也正是因为东北的地域广阔,相对的管理松散的因素,才造就这种啸聚山林,称霸一方特定的东北土匪的现象。

姜文龙认为东北的胡子在外人眼里来看,都是外向而粗旷的,都是些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爽汉子,其实在他们骨子里也不失细腻的一面,只不过表露的方式不同罢了,胡子中也有非常精明、工于心计,细致的男人,而且东北的胡子一旦细致起来,其程度决对不逊色于中原人。这些胡子长年生活在辽阔的东北大地,啸聚山林,心胸往往会更为开阔,更为大气。所以胡子中即有“东霸天”、“战关东”这等豪爽之人,也有“小诸葛、“云中雁”、这等非常精明、工于心计的人物。

其实东北胡子中不乏劫富济贫的,也不都是凶神恶煞欺压良善之徒,只要你良心尚在,不做恶事,只作你行认为可行之事,不就行了。姜文龙说道;“耿大哥,我不敢说土匪们行事都对,但是官府行事就都正确吗?这次警局不是也不问原由就关人吗?况且土匪中不乏像张作霖、马占山等人物,不一定当一辈子土匪,大哥你说呢?”

耿长海听到这里,沉默不语,姜文龙的话打动了他,使他想到了,世上所有的不公平,官府作事就公平?他也想到了他为之打仗的队伍所作的都是正确的吗?这些他无法回答自己。但是姜文龙的学识、人品和所作的事使他信服,这和他所见到的和听到的那些土匪,有着根本上的不同。姜文龙使他对土匪有了新的认识。

耿长海想与其这样沉沦下去,不如干脆拼一场,水浒里的梁山好汉们不也都是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的吗?耿长海端起杯酒一口干了说;“兄弟,大哥我决定入伙了。”姜文龙也端起杯酒一口干了说;“耿大哥欢迎你。”又把王祥云他们几个叫了过来一起喝了几杯。王祥云说;“耿大哥即然入了伙,也起个报号吧。”耿长海说;“起啥字号,我就是耿长海,叫王常肖好几年了,耿长海顺耳。”几个人高兴的喝完酒,他们骑上马赶往九里山,二十来里路,很快就到。对于耿长海的入伙、关正东、张强很是高兴,因为耿长海可以弥补队伍建设上的不足。

当晚张强就和耿长海、姜文龙彻夜长谈,耿长海在军队里当过连长,更难能可贵的是耿长海在军校培训过二年,军队整体作战的经验和训练方式和方法,以及现代战争的模式,是军校培训的重点,而这些都是张强苦苦追寻的,张强熟读古代兵书,而对现代战争的战术战法他一无所知。

经过商议决定,把整个绺子原有的松散的中队重新编成二个支队六个中队,每个中队分为三个小队,由耿长海任总队长负责二个支队六个中队的训练,关正东任总指挥,张强和姜文龙任副总指挥,二当家的孔庆东负责后勤。

按照耿长海的计划,首先对中小队长进行了训练,训练前由耿长海、张强进行了讲解,而姜文龙的讲的实在,也最受欢迎,姜文龙说;“咱们来干胡子,是不是想活的更好?那你就必须把对手打倒,你要是会武艺,像我一样,来两三个我都能打爬下他。其他绺子要欺负咱们绺子,咱们就得跟他干,要想把其他绺子打爬下就得学会绺子的武艺,耿大哥教咱们练的就是整个绺子的武艺,只有练好绺子的武艺,咱们才能见一个打一个。”这些中小队长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都能用心的一招一式的跟着耿长海进行训练。耿长海带过新兵,知道如何将这些新兵训成老兵,再加上以前张强曾进行过一些简单的整体训练,所以这些人训练速度不慢,也都能跟上训练计划。耿长海的到来使战关东绺子的整体作战能力,有了质的变化。

耿长海在和这些胡子们接触中发现,这些东北大汉虽然个个粗旷膘捍,却极富人情味,而且不少都身怀绝技。一中队长“黑老蔡”,不到三十岁,面相老,为人老成,办事公道,枪法不错,一中队几十条汉子,不论年令大小对他都很服气。三中队长的“穿山甲”李德福,对附近山林极为熟悉,看山的走向就能找到进出山的路,所以人称穿山甲。再有如“林中豹”姓金,枪法如神,百发百中从不放空,他是猎户善长下夹子,埋土炮,下套子,设陷井,尤其下硬弓能射死野猪,二十岁时耐不住山林中的寂寞,跑下了山,可他那点能耐在草原上没用武之地,只好入了伙。飞刀杨,双手玩飞刀十几米开外,能同时命中靶心。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