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23)
他们对枪械使用的熟练程度令耿长海震惊,他们把枪视为生命,对枪的熟悉非同寻常。枪声一响,正在擦盒子枪的,把另件往棉袍的前襟里一放,一手攥着前襟一手装枪,十间筒子房出得门来上马双枪同时打响,可见其平时训练
他们对枪械使用的熟练程度令耿长海震惊,他们把枪视为生命,对枪的熟悉非同寻常。枪声一响,正在擦盒子枪的,把另件往棉袍的前襟里一放,一手攥着前襟一手装枪,十间筒子房出得门来上马双枪同时打响,可见其平时训练水平之高。枪玩的熟,作战经验也极为老道,比方说:一片高梁地或玉米地,横斜方向一枪能打倒多少棵高梁、玉米,在那个位置上敌人打不到你,你能把对手打倒,是必修课,这可都是真功夫。一听枪声即知距离多少,什么枪,据此可估计出对方是什么队伍。但是他们的缺陷是不能像部队一样整齐划一,都是各自为战,所以缺乏整体的战斗力,如果把他们团结起来,组合起来形成合力,加以训练,那这支队伍的战斗力可非同寻常了。

九月初的时候,东北的天气开始渐渐凉了,是东北大地收获的季节。这一天卓文轩带着他的百十号人分批来到这里,大当家的赵长青有事,留在了家里,卓文轩一来看到耿长海带人训练的场面,就被吸引住了,连屋都不进了,嘴里不住的说;“好,太好了,妙极了。”卓文轩不错眼珠的问旁边站着的张强;“这人是干啥的,可是个行家里手呀。”张强说;“是文龙从你那回来的路上拣的,他可当过连长,上过军校呢。”卓文轩一拍大腿道;“哎-呀!这等好事,咋都让文龙给碰上了,他那个王祥云就让我大哥羡慕的不得了。”又说;“我说张大哥,回头我得让我的人上你这好好学学,可说好了,你可不能藏着掖着的。”张强说;“看你说的,咱们啥关系,过些日子让老耿兄弟上你那去些日子。”卓文轩说;“说话算话?”“哥哥我啥时侯骗过你,别看了,进屋去边喝边聊。”这才把卓文轩拉进屋里。

在中苏边境,中国这面的内蒙一个叫拉苏尔的地方,是个大镇,一年前张强就让马明在此开了个买卖,从内蒙贩运皮货到黑龙江、吉林,再从那里运回生活用品,有车有马的买卖做的不小。离镇子几里地的屯子里就是苏蒙联军的军火库,马明花大钱买了张地图,又亲自画了张那个屯子的地形图给张强捎了过来,张强拿出来给耿长海,耿长海一看就乐了说;“这是什么呀。”张强说;“兄弟,你以为这是军队哪,这就不错啦。”耿长海苦笑着摇了头,他把送信的找来,又把李德福找来,根据他二人的描述对地图进行了修改,然后画了行军路线图。至于那张地形图只有一点可用,就是穿屯而过的路被封住,军火库在屯子中间的路边上。

苏蒙联军名义上隶属中国内蒙,实际指挥权在苏联,武器装备均由苏联提供,军官大部分是苏联派的,士兵全部是内蒙牧民,他们从小就在马背上生活,所以个个马术精湛,训练有素,武器装备精良,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

绺子里玩刀好的只有十几个,玩飞刀的更少,飞刀杨、姜文龙、王祥云、还有一个是使飞镖的二中队长郭大运,郭大运学过武,其身高粗壮,两膀有力在绺子里无人可敌,偏偏作怪的是膀大腰圆的郭大运喜欢小巧的镖。还有就是“林中豹”金益明,他用的是弩箭,是他自己作的,用这弩箭他曾射死过一头熊。耿长海把他们集中起来,进行演练,因为是偷袭战,能不响枪就尽量不用枪,否则苏蒙联军团部驻守的骑兵会很快赶来,就麻烦了。虽然时间短促,但这十几个人领悟力强,其演练效果令耿长海比较满意。

九月中旬,他们分批出发了,张强、卓文轩、姜文龙、耿长海和二当家的以最快速度到了马明那里,他们共出动了两百多人,化装成各色人等分批到了拉苏尔附近马明事先选好的地点集结待命。

耿长海来到后,对军火库进行了两次白天侦察,一次夜间侦察,绘出一张地形图,制定了偷袭战计划。根椐其哨兵位置,由姜文龙、郭大运、黑老蔡和四中队长高志成四人各带二十人,从四个方位摸进去,消灭哨兵后立即控制共他人员。尽量不要用枪。 张强是总指挥,卓文轩带一百多人预备打援,姜文龙、耿长海负责偷袭,二当家的和马明组织运输。

偷袭选择了月亮半圆的晚上,如果是月圆之时月光太亮不利于行动,月芽时天太黑又怕被其他联军发现,不能点火把,运输就成了问题,所以选择了月亮半圆的晚上。因为长时间没有战事,苏蒙联军防御就松些,其哨位布置相对的少些。夜里十二点开始了进攻,姜文龙一组从东面也就是进屯路这一面,最先摸了进去,哨兵发现后,姜文龙扬手一刀正中其咽喉,哨兵一声没出就倒在了地上。他们消灭哨兵后冲了进去。其他两组进展也很顺利,消灭哨兵后,很快到了对方睡觉的房子,控制了那些还在睡梦中的兵。只有郭大运一组遇到点麻烦,刚到达固定哨位,就被游动哨兵发现了他们,虽然这个哨兵被小金子从后抱住了他,哨兵仍然顽强抵抗挣扎出手来,刚要搂枪机,郭大运赶忙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攥住其手腕,他也是急了用尽了全力,生生将哨兵手腕攥折了。虽然阻止了他打枪,但却没能阻止住他喊了一声,小金子腾出手来急忙用刀割断了他的喉管,他的喊声还是惊动了固定哨位的哨兵,那哨兵听到喊声后,举枪就要打,跟在郭大运后面的“林中豹”金益明举起弩箭就是一箭,一箭穿心,干掉哨兵,结束了战斗。

控制住局面后,姜文龙发出了信号,二当家的孔庆东、马明立即带车队与马队打开仓库装车。过了一会小金子跑来找张强说是打开一个小库房不知是啥物件,问装不装车,张强、耿长海和姜文龙过去一看,只见耿长海吹了声口哨说;“乖乖,可发了大财了。”原来是两门迫击炮、一挺水冷式重机枪和五挺捷克轻机枪。土匪队伍对这些东西都不大感性趣,当时中国是武器禁运国,重武器是禁止进口的,所以就是官方军队重武器也不多,打完了弹药就是废铁,要想买弹药太难了,再说价格高的离谱,所以基本上都不用,另外土匪队伍流动性大,重武器运输不便利,所以土匪队伍最多也就拥有一两挺轻机枪到头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