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24)
库里的物资不少,他们的车和马只能运走三分之二,如果再装上这些大家伙,其他的就得少装,张强见耿长海坚持要这些大家伙,只好命人把这些重武器和弹药全部装上运回去。装好了车、马,由张强和二当家的孔庆东以及卓

库里的物资不少,他们的车和马只能运走三分之二,如果再装上这些大家伙,其他的就得少装,张强见耿长海坚持要这些大家伙,只好命人把这些重武器和弹药全部装上运回去。装好了车、马,由张强和二当家的孔庆东以及卓文轩带着一百多人护送车、马队伍。姜文龙和耿长海带着二中队长郭大运、四中队长高志成和王祥云、金益明等一百多枪法好的人,向东方向佯动以吸引苏蒙联军追击的方向。这一百多人是从他们绺子和赵长青绺子挑出来的,个个身手不凡,枪法了得。赵长青绺子的人对姜文龙都很佩服,所以张强和卓文轩对姜文龙带队也放心。

他们估计联军方面可能要出动一个营的兵力追击,张强嘱附姜文龙千万不要让苏蒙联军粘上,他们都是骑兵久经训练,马上作战和阵地战咱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一定要尽快甩掉他们。待车、马都走了后,姜文龙才带队向东方向跑去,他们到了第一个屯子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姜文龙他们在这个屯子转了好几圈,纷杂马蹄声惊醒了睡梦中的老百性,可没人敢出来,胆大的爬在墙头上看一眼。天亮后纷纷议论过了多少车马,都说过了一宿的车马,不知道是干么的。消息很快就被苏蒙联军得知了,大队人马立刻向东追了下来。姜文龙他们本就不想跑快了,而且故意露出些行综,所以在第二天下半晌时,苏蒙联军追了上来。

苏蒙联军这回可是真急眼了,除了二个连留守外,由团长亲自带领着全部骑兵玩命的追赶这些土匪。在联军快要追上时,耿长海用望远镜看到的是上千人马铺天盖地的向他们快速扑了过来,这上千匹马跑动起来似万马奔腾的场面,形成的巨大的威慑力可使任何对手不寒而栗。耿长海不敢说身经百战,大小战斗也经历过不少,今天的战局形势也令他震惊了。他把望远镜交给姜文龙,姜文龙看了心里也吃了一惊。但他们二人都未表露出来,姜文龙说;“他们的马己经跑了大半天了,咱们的马己经歇的差不多了,咱们先撤,估计今天他还追不上咱们。”他们纵马扬鞭向前快速奔去。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快到晚上时,联军的先锋连己经脱离大队快追上他们了,看来姜文龙他们低估了联军方面人和马的耐力,这个连的任务是不惜跑死马,也要跟上土匪,粘住他们,以待大队人马赶到消灭他们。

耿长海一看对方分兵了,就说;“咱们先把这个先头连打掉再跑。”姜文龙回头看了一下说;“好,正好前面有个土岗子,咱们在那埋伏打掉他们再说。”到了土岗他们下了马,姜文龙命令大家;不准打死对方士兵,一定要打伤他们,最好是重伤。众人都不明白姜文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姜文龙说;“如果我们打死他们十个,死尸又没人要,他们可以不留人了,继续追赶,如果打伤他十个人,他少说也得留下五个人照顾这些伤兵,那个合算呢。”大伙一听都乐了,耿长海笑着说;“这种损招,你小子咋想出来的。”说话间联军的前卫部队骑兵连己经追了上来。

姜文龙他们都依靠地形隐蔽起来,待对方逼近了时才开枪,枪声响起,只见对方骑兵一个个的被打落马下。王祥云和高志成一定要比枪,看谁打的多,可这二位一人才打俩,对方骑在马上的兵就一个都没有了,苏蒙联军一个先头连报销了。姜文龙所带的这些人都是从两个绺子里挑出高手,一人打俩都没问题,更何况一对一了,而且是卧姿射击,对他们来说这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嘛。消灭了联军的先头连,他们立刻骑上马向前飞奔而去。

当联军大队人马听到枪声,赶过来的时候,团长看着这满地伤兵,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连长说的;对只有一百来人,可从枪声判断对方人不是很多。团长下令;留下一部分人照看伤员,其余全部人马加速追赶。当再次追上这些土匪时,这位团长从望远镜中看到的一切,使他相信了对方只有一百来人的事实,也明白自已上当了,更让他惊诧的是;对方有二三十人在跑动中,竟然倒骑着马向他的队伍射击,使他的部队又伤亡了几十个人。

到了晚上跑累了的双方都休整时,各自派出了哨兵,监视对方,月亮半遮住面孔高高的悬挂在夜空,在月亮的清光下看的不是很远,所以哨兵都选派经验丰富听力好的放哨。联军团长决定调整布署,大队人马采用跟的战术,派出两个连,两翼快速运动,实行包围迫使对方与自已决战,以骑兵所长消灭这些土匪。其实令姜文龙头疼的是‘马’,联军的马都是精选的优良骑乘马品种,而且训练有素。他们的马虽然也是精心挑选的马,但是都是本地马,本地马和对方的骑兵专用马相比耐力明显差不少。联军不用打只要追着他们,用不了几天他们的马就会被拖跨了。而联军这种分兵战术,正中了耿长海、姜文龙想用蚕食的方式,先消灭其一部的想法。

拂晓时分望风的叫醒了姜文龙,他和耿长海来到哨位,隐约的能听到马蹄的动静,姜文龙吩附望风的赶快把李二勇叫来。这二勇经常放夜马,他闭着眼躺在那也能知道马群在那,有多远。二勇跑了过来,姜文龙说;“他们有动静,你来听听。”二勇仔细听了一会说;“东边有一百多匹马,人没骑在马上,西面也有马群的动静,但听不出有多少人马。”耿长海说;“看来他们想两翼运动包围咱们。”姜文龙和耿长海猜出了对方的意图。于是两人商议决定,马上悄悄地出发,尽可能的不惊动联军大队,向其右翼靠过去,打掉右翼后,右前方几十公里处有座卧牛岭,以最快速度赶到卧牛岭,到了卧牛岭联军骑兵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