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25)
姜文龙他们趁着夜色,悄悄的向东北方向出发了,快到中午时分追上右翼的联军骑兵,现在姜文龙他们倒成了追兵了。联军骑兵发现姜文龙他们在后面时就返回身来,这一百多骑兵,待姜文龙等人追近了,立即组成散兵冲锋队

姜文龙他们趁着夜色,悄悄的向东北方向出发了,快到中午时分追上右翼的联军骑兵,现在姜文龙他们倒成了追兵了。联军骑兵发现姜文龙他们在后面时就返回身来,这一百多骑兵,待姜文龙等人追近了,立即组成散兵冲锋队形高举马刀呐喊着开始冲锋了,在他们看来骑兵对骑兵是用马刀来解决的,联军骑兵看到对手没有抽出马刀作与他们拼杀的准备。马刀是骑兵近距离冲锋杀敌的利器,他们想这回要让这些土匪们尝尝他们马刀的滋味了,挥刀纵马冲杀过来。可是他们很快发现他们的敌人没能成为他们的刀下之鬼,而他们自已倒成了敌人猎杀的对象了,这些胡子们骑在马上,等待着他们,进入有效射程后,对方像打猎一样逐个射杀,一个连的骑兵又报销掉了。

听到枪声赶过来的团长,无奈的看着满地的伤兵。他骑马征战十几年,从未见过这种打法,他的骑兵部队作用是担负正面突击、迂回包围、追击、奔袭等任务,快速运动,大范围穿插,在高速运动战中歼灭敌人。土匪的这种打法实在是令他头痛,他的部队可不是为了对付这种战斗而训练的。根椐地图前方是卧牛岭,土匪们逃窜的方向显然是卧牛岭,山地作战就更不是骑兵所长了。团长清点一下人数,除去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他还有一个半营六百多人,团长长叹一声,下令停止追击,撤回住地。

等到苏蒙联军走的没影了,姜文龙他们立即掉转方向,往回去的方向放马狂奔。回来的路上他们可放开了,也不用遮遮掩掩了,这么大的动静想不让对方知道谁干的不大可能。但苏蒙联军还不敢派大队人马,深入中国境内几百公里来剿匪的。即使真的来了,成百上千人的队伍,不可能没动静,等他们到了地,土匪们早躲了,他又不能常驻。所以姜文龙他们这回是白天轻松走路,晚上住店,还允许他们逛窑子,去赌场,但是姜文龙告诚他们绝对不准惹事,敢惹事的绝不轻侥。

其实土匪队伍也不是想干啥就干啥,他们也有着严格的记律规定,不然你想往东、他要往西,那还叫绺子吗? 如民国初期,著名的马胡子、绿林报号“白马张”曾亲自订过13条纪律,约束其部下。其中规定:本山主发飞马牌香烟为标帜,在外地吸此烟者,即须互相援助,违者立斩。除了各绺子自行规定的记律外,大都执行的还有如四盟约、八赏规等,四盟约是(1)严守秘密;(2)谨守纪律; (3)患难与共; (4)与山共休。违反记律者也是要严厉处罚的;轻则用皮鞭抽,严重违反者要处死的,其处死手段常常以“活埋”、“背毛”、“挂甲”、“穿花”、等。所谓“背毛”,就是用绳子勒死。处刑人用一根小细绳,套在违纪人的脖子上,然后用擀面杖在脖子后一点点上劲,直到把人勒死。 “挂甲”惩处一般在冬天使用。把人的衣服全部脱光,绑在树上,然后向他身上泼凉水,东北冬天气温极低,只一夜的工夫,那人就冻成了雪白的冰条。 “穿花”惩处是在夏秋季节使用。把人衣服脱光,绑在树上。东北地区的山上、草原上,各种蚊子、小咬、瞎虻特别多,一到黄昏,象雾气一样,成群飞来,糊在这人身上,一夜之间就能把人的血吸干。所以土匪们都不会轻易违反记律的。

第四天他们回到了山寨,说起如何打退苏蒙联军时,王祥云笑着把打退苏蒙联军的经过叙述了一遍。卓文轩听完顺手给了姜文龙一拳说;“你个坏小子,亏你想的出来,赵大哥听了,还不得乐坏喽。”卓文轩所以还没走,是等着耿长海学打机枪。卓文轩和他的三个人学了几天,就准备回去了,张强把弄来的物资分一半给卓文轩他们,卓文轩不要那么多,他说;“我们没出那么大力气,要是拿多了赵长青该骂他了。”只要了三分之一和一挺捷克造轻机枪,其他的都已运走了,他和其他三人带着机枪回去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