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3)
另一种考验的方法是陪着土匪出去抢劫,或者不给他枪和刀让他去"踩盘子"、"望水",打探情况。如果来者干得很出色,就会有人向土匪头领汇报说:"这人骝过了(考验过了),还算顶硬(能挺 ⒌ù螅!" 姜文龙是喑线保举
另一种考验的方法是陪着土匪出去抢劫,或者不给他枪和刀让他去"踩盘子"、"望水",打探情况。如果来者干得很出色,就会有人向土匪头领汇报说:"这人骝过了(考验过了),还算顶硬(能挺住、胆大)!"

姜文龙是喑线保举的,入伙仪式也就简单了许多。仪式完成后,见过大当家的(也称瓢把子的)二当家的和四梁八柱。这时大当家的"战关东"对四梁八柱中的老张说道:"老张啊,你给这个崽子,起个字号吧。("崽子"是土匪中对新入伙的称呼)"。土匪们相信"没有外号不发家",所以哪怕一两个人的小匪伙也要有个报号。砸窑时,也向村民报号,这一呢颇有"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气概,二则也借此扬名。老张:姓张名强,三十多岁,是四梁八柱中"翻垛的",就是绺子里的军师、参谋长。"翻垛的"的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动前,他要占卜凶吉;遇险时,他要祈神庇佑。张强虽说是"翻垛的"但是他上过私塾,熟读兵书,所以人称"小诸葛"此人长的潇洒倜傥,穿着利落,在众匪头目当中犹如鹤立鸡群一般。但此人持才傲物,除了大当家的二当家的,其他众头目他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在众匪中人缘不是很好。听战关东这么一说,小诸葛走到姜文龙面前用手托着下额,仔细端详着姜文龙,过了一会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姜文龙说了自巳的名字,又问:"从那里来的"姜文龙回答道:"从江西边来的"张强低头想了想对战关东说:"叫"过江龙"如何,我看这"崽子"气度不凡,日后可成大器。"众头目齐声叫好,从此姜文龙报号"过江龙"。

吃罢晚饭,姜文龙刚来到山上,没有什么人可交流的,百聊无赖独自一人踱出房门。这时太阳的最后一丝晚霞正从九里山顶缓缓落下,天空开始变的越来越黑越来越暗,此时的天空就像姜文龙的心情,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姜文龙突然感觉到命运真是难以琢磨,在黑幕般的夜空中,姜文龙似乎看到了父母,金慧芸、朋友等人都一一鲜活地展现在眼前,姜文龙不由的迈步想融入其中,但却被那无形的,看不到却又实实在在的网所阻隔,姜文龙使出了全身的解数,也无法冲过去,和亲人们团聚。姜文龙心中油然而升的悲哀,使他眼角一湿,泪水不由的流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黑了,山寨里亮起了点点灯光。姜文龙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叹了口气,擦干泪水,转身回到屋里躺下来,等待着明天的太阳。

后记
在我插队的地方是胡子隐身的地方,和我熟悉的人中有二个人曾经在绺子里干过。和我讲过不少土匪的事,所以把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让大家对土匪有个简单的认识。本人才梳学浅。仅只是写着玩的,如果有时间我一定尽快完成其他两部分,发到网上。

第一部分完

苍狼向月
白云黑土之间-2

笫二部分(1)
在人们的概念中,土匪乃一群乌合之众,他们以抢劫、勒索为生,缺乏政治远见,是法律和秩序的破坏者,他们行为放荡不羁,为所欲为,不愿受任何约束,等等。可是事实上,人类社会任何一种组织要持久地存在并进行活动,都遵循一定的规则,受一定的约束,不可能绝对的自由、绝对无约束。土匪组织,的确是人类社会各种组织中最为放荡、最散漫、最不愿受约束的一种。但是,这是指他们不受正常社会的法律、道德和其他公众规则的约束,一般说来,多数土匪队伍内部是有约束的,有的土匪队伍的纪律还相当严厉。这就要看其组织者的能力和远见了。

土匪们的纪律包括对土匪行为的奖赏与惩罚、各地区的土匪纪律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有些纪律土匪则普遍地遵循。对违纪者的惩罚是严厉的如:四盟约,八赏规,八斩条,十不抢,不横推立压(这里包含两层意思:一.“横推”指的是办事出乎常理,不太近人情。二.“立压”是指用强迫的手段糟踏女人,对于有这样事的土匪,他们叫它为“邪岔子”也有的叫“压花窑”(即强奸女人)对犯这种事的匪徒处罚很严,。一般都是处死刑,)还有“兔子不吃窝边草” ,“不吃水”等等,土匪私吞赃款物叫吃水,这条纪律很严格,每个人都必须要尊守的。

姜文龙也是进了山寨后才知道当一个土匪也是要有这么多的约束的,不是你想干啥就干啥的。

笫二天早上吃罢早饭,由一个比他早进绺子七八个月的兄弟带着先见“炮头”(炮头是四梁八柱中“里四梁”是执法行刑的,他必须“管直”(枪法准),百发百中。在和敌人交锋时,他能在关键时刻一枪定夺大局。里四梁还有粮台、水香、翻垛的,外四梁指的是秧子房掌柜、花舌子、插签的、字匠。),此人姓冯,人称“冯炮头”,“冯炮头”告诫他:“强中更有强中手,你的枪法得好好练。每天早点起来,别踏被窝子。到你的卡子时精灵点,你要及时,生命都在你这儿了。”

接着见的是“粮台”(粮台管粮食、蔬菜的储备、供应,到百姓家就食时,还要检查该户有无传染病,食品是否有毒。水香负责分配站岗、放哨。每砸开一个窑(攻下一个地方),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卡子(哨兵)。)。“粮台”告诉他:“我们在外追风走尘的,不易啊!啃富(吃饭)时别挑肥拣瘦的,东西少了大伙分着吃。你听说过孔融让梨的典故吗?要好生学着点。”然后派人给他拿套衣服或被子、毛巾,肥皂之类的东西。
(我以前看电影和书中描写的土匪服装都是杂乱不齐的。和张恒(我认识的两个土匪)聊天时才明白大错特错了。据张桓讲:电影和书都是胡编乱造,怎么可能没有统一的服装呢?,如近战混战时,还先把头板过来看看是那头的再打,你有几条命。即使那些小股棒子手们,没有统一服装也要找相近的衣服,以免打斗起来打错自已人。)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