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5)
因为张强答应太快了,倒引起“战关东”和店主二人的疑心。张强是个明白人,就把真实情况全都说了出来。他以前和店主所说除了找赵长青以外都是虚的,命案在身,谁敢用真实名姓,这点战关东是能理解的。于是“战关东

因为张强答应太快了,倒引起“战关东”和店主二人的疑心。张强是个明白人,就把真实情况全都说了出来。他以前和店主所说除了找赵长青以外都是虚的,命案在身,谁敢用真实名姓,这点战关东是能理解的。于是“战关东”和张强:“兄弟,不是我不信你,为了绺子的安全我得仔细行事,这你能理解吧。”张强说:“我明白这个道理,为了绺子的安全是应当谨慎行事,你看着应当如何办,我照办就是了。”“战关东”一拍张强肩说:“好兄弟痛快,这样;你呢,先在店里住下,玩些日子,所有开销由大哥我来出,兄弟你就痛痛快快舒松些日子,上了山可就没还么好的日子过喽。”又转身对店主交待:“我把我兄弟托付给你,一,要保证我兄弟安全,二,要让我兄弟吃好,玩好钱你不用操心,我放100块大洋,不够你先垫上,接我兄弟时再给你。”店主笑着说:“您放心,您把张强兄弟托付给我岂敢待慢了,等你接他来时,保证身强体壮。”

张强这些日子过的可不错,吃喝玩乐不说,店主还个介绍了几个当地名仕,谈谈琴棋书画,诗书文章,张强真可谓得其所哉。可惜好景不长,“战关东”那里来人把张强接上了山。张强自幼饱读诗书,兵书战法等有关军事方面书也看了不少,对于一个一百多人的山寨来说那真是大才小用了。大伙都称之为“小诸葛”。但是张强那读书人的清高,对这些草莽英雄们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张强在绺子里永远只是个军师的角色。可这也正是一个绺子里不产生纷争的重要因素,土匪内部相互争斗是太多了。张强是不会去争“瓢把子”的位子,而任何一个想争“瓢把子”位子的人都忌惮张强这样的人物,这也是正是“战关东”请张强入伙的目的所在。

姜文龙的学问不是很高,但他聪明能举一反三,“小诸葛”张强极为看重他,所以姜文龙在张强的严历督促下进步很快。在绺子里的人气急剧上生。


苍狼向月
转眼间姜文龙来到山寨里己大半年的时间,对土匪这个行当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土匪中的各种规矩以及黑话也都学会了不少。首先要记住的是十不抢,抢劫是土匪的行业,这十不抢就是行规,这十不抢是;

一.喜车丧车不抢。土匪不抢喜车丧车,主要是图个吉利。

二.邮差不抢。俗话说:“穷教书、苦邮差。”邮差没有多少钱,不值得抢。土匪们有时也求助于邮差。

三.摆渡的不抢。土匪到处流窜,遇到江河摆渡,常常求助于船老大。

四.背包行医的不抢。土匪在打仗作战时,不免有伤病号,因而很需要医生的治疗。

五.耍钱、赌博的不抢。据说土匪与耍钱、赌博的是—家人,所以不抢。

六.挑八股绳的不抢。挑八股绳的包括两种人:一是锔锅的,二是卖梨糖瓜籽的,卖酒、卖油的。他们都是小本经营,抢他们不值得,有时还能从他们嘴里打探点消息。

七.车店不抢。冬天来到,寒风刺骨.经常在野外活动的土匪无处藏身,往往扑到车店里住宿,吃点喝点,所以不抢车店。

八.僧侣、道人、尼姑不抢。

九.鳏寡孤独的不抢。

十.单身的夜行人不抢。
当然这只是成股土匪的行规,那些三二个人的棒子手们是不讲这行规的。

土匪有许多行话、黑话,反映了其组织内部的规矩和忌讳,也反映了他们的心态。例如,干土匪称作“吃打饭”,长期干这一行叫“挂住”,打劫叫“开差”、“砸窑”,劫道叫“别梁子”,杀人叫“插人”,分钱叫“挑片”。他们忌讳“死”字,故称死了为“睡了”,睡了则称“躺桥”;又忌“犯”字,故称吃饭为“啃付”;吃饺子叫“打漂洋”,忌蹲大牢的“蹲”字。还有点灯叫“上亮子”、“点明子”,放火叫“放亮子”。犯了这些忌讳,轻则受打骂,重则被杀。曾有一次,一个小孩见一个男人在吃东西,便问:“你在吃包谷吗?”那人竟勃然大怒,说:“不,我吃的是木头!”这男子便是名土匪,因为包围的“包”字也在忌讳之列。

土匪还有一种高一级的黑话,叫“三番子”。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中写到杨子荣进威虎山时,记载了很多。像“蘑菇溜哪路?什么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等等,均属此类。“文化大革命”中,因为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传播,全国各地甚至连3岁小儿也都会说上几句土匪黑话。但实际上,它是一种十分复杂的东西,既有许多约定俗成的内容,也有一些随机应变的问答。例如,问:脸红什么?答:精神焕发。问:怎么又黄啦?答:防冷涂的蜡。就属于这一类情况。这种三番子非有三年五载为匪的经验,是不能透彻地掌握其诀窍而灵活运用的。

土匪中的首领往往带一个小铜佛,据说叫“达摩多罗”,是他们心目中的“上帝”。黑龙江著名匪首谢文东经常供上“达摩多罗”铜佛,打卦起课,决定凶吉。

许多文艺作品中表现的匪首,在匪群中都是八面威风、颐指气使。其实,据当过胡匪首领的人交代,匪首带众匪就像带领一群胡狼,时时提心吊胆。因为不仅有的头目可能不服大掌柜,随时可能篡权;便是一般的崽子,被惹急了,也会马上动刀动枪,不顾后果的。所以一般的匪首都是少言寡语,一则显得城府极深,一般匪徒莫测其高深,只有敬畏之份;二则可以暗自盘算谁可能有异志,谁的言行反常,该采取什么对策等。有些匪首一辈子都没有可以说知心话的人,在大群匪徒的簇拥之下,孤独地活着,孤独地死去。“战关东”把张强请上山来就是为了他的地位,有这样一个高参在,众头领都会惧他三分。土匪中有学问的人是当不了大当家的,换句话说就是张强是不会去抢他大当家的位置,而有学问的人像张强这样的人,任何一个想篡权的人都会有所忌惮的。所以“小诸葛”张强是“战关东”绺子里权力平衡的支点。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