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6)
姜文龙的师傅老张从小就教他做人要“侠肝义胆,见义勇为,凡出一言,行必践之”。他常说:“朋友有困难,等他开口再帮助,那不是朋友”。所以姜文龙性格刚直,为人仗义”。因而他结交的朋友很多,关家拿枪找他时,

姜文龙的师傅老张从小就教他做人要“侠肝义胆,见义勇为,凡出一言,行必践之”。他常说:“朋友有困难,等他开口再帮助,那不是朋友”。所以姜文龙性格刚直,为人仗义”。因而他结交的朋友很多,关家拿枪找他时,就是在关家管事的传出的信,让他赶紧跑。在土匪队伍中有了不少不错的好友,就连其他绺子都有他的朋友,后来他能够在绺子里青云直上,与老张师傅的教导有很大关系,这也是“小诸葛”张强尽力培养他的原因。

在这些日子里姜文龙每日习练枪法,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在冯炮头精心指点下他用心学习,刻苦训练所以进步很快,,各种枪械都玩的熟,枪法也越来越精了,冯炮头高兴的说:“这小子,天生就是玩枪的料”。姜文龙最喜欢驳克枪,这种枪虽然射程精度只有几十米,不适合阵地战。但在近战中两支盒子枪右左手齐射,就是四十发子弹,连发覆盖面广,单发精度高。

驳克枪在中国普遍称为盒子枪.匣子枪,也有称其为盒子炮,因为其最大弹容量为二十发可单发也可以连续速射。在欧洲无法流行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后坐力大,射击时枪口上下跳动幅度大,影响射击精度,尤其连发,击中目标难度非常高的。但是在中国就很简单的解决了,聪明的中国人把枪身转动90度平射。水平开火,即不怕跳动又可以水平扇面扫射了,弹丸呈水平面散布。很多使用驳克枪驳克枪的人都把盒子枪的准星去掉,以求使用便利,出枪速度快。锯掉准星对驳克枪而言不影响其射击精度。有些影视剧里演员使用驳克枪的手法和普通手枪一样连射,受其后座力影响,手劲差小点的子弹都能打飞天上去,这是导演缺乏最普通的军事常识。

老张师傅读的书不少,但书却不多。所以姜文龙是听的多,看的少。可张强就不同了,“小诸葛”张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他读书也喜爱书,到处搜罗书,他的住所是三间北房,里屋是居室,外屋两间是书房兼客厅,一张硕大的条案摆着文房四宝,书架高到房顶,摆满了古今书籍,就连里屋也有不少的书,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抢来的。姜文龙以前跟着老张师傅学的不足之处,就是看的书少,现在在张强的指导下从头学起,使他大开眼届,学识也大有长进。

张强和姜文龙有所不同,张强是书香门弟,从小到大接触的人大多是读书人,与生俱来的傲骨使他根本看不起土匪,置身其中也是无奈的事。姜文龙出身农民,而土匪们也大多也是农民,姜文龙可以把他看的书转化成语言讲述给他们,这是张强无论如何作不到也不可能做的事情。所以在精神生活极度匮乏的土匪窝里姜文龙无疑的受到大伙的拥戴。

姜文龙出逃后,他的好友卢宝觉得一切都是由他而起,所以就像是姜家的半个儿了,挑水打柴的力气活都由他包了。姜满囤总觉得过意不去,时常对卢宝说:“宝子,你大爷我这些活都干得了,你家里也有活,你就别来回跑了。”卢宝说:“大爷,您就甭操心了,我家里有我哥哥们照料着哪,您就把我当做您的儿子,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就是了。”双方都心照不宣的不提姜文龙三个字,姜文龙通过老李知道这一切心中也踏实了许多。过了些日子,老李看卢宝是个讲义气,又可靠的人就把实情告诉他了,这也是姜文龙的意思,从此卢宝更加上心的照顾姜家了。

一天有一个卢宝想不到的人来找他,谁呢?原来是“金慧芸”,金慧芸自姜文龙走后一直在等着他信,可苦等半年了也没信,实在忍不住了,就来找卢宝了。卢宝当然不会说出姜文龙的去处,可他那里架的住金慧芸那没完没了的纠缠呢。金慧芸对卢宝说:“你是姜文龙的朋友,他又为你才出的事,我不找你要人,我还能找谁。你肯定知道他在哪,不管他在天涯海角天涯你告诉我,我不麻烦你我自己去找。”卢宝让她缠的无奈,只好说:“我叫你姑奶奶了,你给我三天时间,我给你找找去行不?”金慧芸笑了说:“好吧,可你不准骗我,不然的话,没完。”第二天卢宝就骑上马去找老李商量咋办,卢宝和老李说:“这事总也得有个了结吧!你说咋办。”如果是一般的小土匪,老李根本就不理会的。可姜文龙上山这些日子很得大伙拥戴,而且“小诸葛”张强和冯炮头很看重他,和老李也混的不错,这就让老李也不知如何是好了。而更令二人意想不到是,正在他们二人商量着如此处理时,金慧芸竟然找到老李家来了。

原来金慧芸知道要想找到人只要跟住卢宝就一定能找到,所以暗地里跟着卢宝就找上门来了。
老李只好对金慧芸说:“我带你去姜文龙落脚的山寨,但我也要跟你说明了,这一呢,这胡子规矩是不能娶妻的,二呢,他生死我不知道。因为他们吃的是打饭,经常要打仗,谁也无法保证自已能活多久。”金慧芸说:“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只是想知道他的消息。”这两天金慧芸几乎是没吃东西,她也睡不着觉。老李只好带着金慧芸来到九里山下一个屯子住下,托人捎信给姜文龙和张强。

姜文龙得知后左右为难,上山后他也想过和金慧芸咋办,思来想去都理不出个头绪,只好放下。可他拖的起,金慧芸等不起呀!家里近来不断问她咋办,她也为姜文龙和自已着急,这样到啥时是个头呢?所以才下定决心找上门来了。

姜文龙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咋办是好,无奈只好来找张强。“小诸葛”张强也在想此事怎么办,张强想这事无论怎样的结果对姜文龙来说都是一种历炼。他对姜文龙说:“你只有两条路,一、带着她远走高飞,越远越好。但是你带着她远走高飞你要有钱,还要有本事才能养活她,你能保障让金慧芸过上最少不低于她家现在的日子吗?”姜文龙茫然的望着张强摇摇头,张强接着说:“娶妻生子就要有本事养活他们,你爱他们喜欢他们你就有责任让他们活的更好,否则你就不够格称为男子汉。”看着用无助眼光看着他的姜文龙张强说:“还有就是在这继续干,可是你要想好了,你有可能攒一大笔钱,也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但更有可能在那次行动中像野免子一样被打死。”姜文龙低下头,过了好一会站了起来对张强说:“我不走,可她咋整,我怎么对她说呀!”张强想了想对姜文龙说;“你真的想好了吗?”姜文龙坚决的说道:“好男儿不该为儿女情长所左右。”张强仰头叹了口气:“唉!你呀!是少不更事,你知道这条路前面有多少艰难吗?你要彻底斩断情丝,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你要是真的想好了,金慧芸那里,我去说。”姜文龙说:“好!我不去见她了,一切拜托了!”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