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7)
“小诸葛”张强带了几个人下山了,到了地方张强把马疆绳甩给其他人,背着手低头走进了金慧芸住的房间。金慧芸是个聪明人,老李一介绍张强的身份她就明白一切了,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这下可把张强难住了,事先想

“小诸葛”张强带了几个人下山了,到了地方张强把马疆绳甩给其他人,背着手低头走进了金慧芸住的房间。金慧芸是个聪明人,老李一介绍张强的身份她就明白一切了,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这下可把张强难住了,事先想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屋里的气氛似乎凝固住了,过了一会,老李默默地走出了门,他是不忍心看到金慧芸这样子。这时金慧芸抬起泪眼 颤抖着说;“我要见见他。”张强站起身来看着金慧芸,用手轻轻按在金慧的的肩上:“你是个好姑娘,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这样做还有意义吗?只能徒增你们俩人的痛苦。”金慧芸用哀嚎的声音叫了一声;“文龙”就晕了过去。

姜文龙这时就在窗外,张强走后他也跟着来了。听到这声哭嚎顿时泪如雨下,挺身冲进屋里。张强听见响声走出里屋站在里屋门口,对姜文龙说;“她只是身体虚弱,没事,我会照料她的,你要进去嘛?你应当知道,如果她醒了会有什么结果,你要进去我不拦你,可你要想明白喽。”张强嘴里这样说,可身子却未动。姜文龙猛地用袖子擦了擦被泪水模糊了的眼睛,转过身冲出了门,骑上马向屯子外狂奔而去。

这时节已是初夏,山脚下的草原上草已长到齐膝高了。在这蓝天白云之下碧绿的草地上只有姜文龙和他的白龙马在驰骋,多美的一幅景色,可偏偏这人间悲剧却是在这美如画卷的草原上演出了。

速度似乎能冲淡心中的悲痛,姜文龙不断的抽打着跨下的白龙马,白龙马用着近乎疯狂的速度狂奔,风从他的耳边掠过,泪水使他的双眼模糊了,看不清前面的路,他也根本就没看路。猛然一只被狂奔的马惊悚的鸟飞了起来,白龙马一败,姜文龙就像弹丸一样被射了出去,若是平常稍加留心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姜文龙狠狠的被摔在了地上,但这里的草密和地表上的草根厚的就像一张硕大无朋的绿丝毯一样,姜文龙并没有摔伤,可他也并没有起身,躺在那里嚎啕大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男人悲痛的哭更让人不忍听也不忍看到,就连那天上的太阳都扯过一片白云遮盖住他的身影,不忍看到这场人间悲剧的结果,平常在草原上欢快啼鸣的鸟儿们被这哭声所震撼,也远远地躲在一边不忍听这悲伤的哀嚎。

嗓子哭哑了,泪水流干了,姜文龙静静地躺在草地上,身边拌随他的只有那匹白龙马。过了很久姜文龙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张强放心不下,叫李二勇带几个人找来了。李二勇他们边走边喊着,这时白龙马听到熟悉的声音仰头嘶鸣起来,李二勇一听高兴的说:“听,那是白龙马的叫声”他们顺着白龙马的叫声,很快找到人了。李二勇纵马跑过来,跳下马扶起姜文龙说:“大哥,你没摔着那吧!”姜文龙摇了摇头,李二勇扶起姜文龙上了马说:“咱赶紧回去,当家的都着急呢。”几个人骑着马回到山上,姜文龙一头扎在床上就不动了,不吃不喝也不言语,这一躺就是三天,这几天多亏了李二勇照料着。大伙也都来劝过,可姜文龙一直是呆呆的,没说过一句话。

第三天姜文龙起来了,走出屋门可头晕脑涨,两腿发软,出了门就在门边靠墙坐了下来。李二勇看到姜文龙紧跑几步过来说:“我的哥哥,你可起来了,咱没事了吧。”可姜文龙呆呆的看着天,还是一句话都没有。李二勇急的带着哭腔说:“大哥,咱说句话中不。”看到他还是默不作声,李二勇赶紧把张强找了来。张强来到姜文龙的面前看着他,猛的抓住他的胸襟一把拽了起来说道:“你要是个男子汉,就给我吃饭去,吃完饭该干啥干啥,你这付熊样子让我看着恶心,别做出让我看不起你的事来。”说完松开手一推,转身就走了。

姜文龙被推得一屁股坐回到墙根上,他从小就争强好胜,最怕别人看不起他,张强的话可重重的击打在他的痛处。姜文龙闭上眼头靠在墙上,过了一会抬起手对二勇说:“兄弟,拉我起来,咱们吃饭去。”李二勇一听乐坏了,赶紧上前把他拉了起来一起去吃饭。吃罢饭,姜文龙对二勇说:“兄弟,麻烦你把枪给我拿来。”李二勇连跑带颠的拿来二把驳克枪还拎来一桶子弹。姜文龙漫无目的的打着枪,那张摆香的桌子可倒霉了,差点就被子弹打散架了。渐渐的他在乒乒乓乓的枪声中似乎找回了雄心和信心,李二勇忙了起来,刚开始只是压子弹,慢慢地他连点香带压子弹就忙不过来了。这时张强和冯炮头来到这里看到这种情景,两人相视一笑,转身走了。

姜文龙身体恢复以后谢过李二勇这几天来的照顾,李二勇笑着说:“谢啥谢,你是大哥,兄弟照顾你还不应当的。”这事说来也挺有意思的,李二勇和姜文龙同年同月出生,李二勇比姜文龙生日大半个月。可李二勇说:“你就当哥吧,我笨,那有哥哥听弟的,”整天追着姜文龙叫哥,把个姜文龙弄的没法子,只好收了这比他大半个月的兄弟。这李二勇对姜文龙是真心敬佩,无论为人,学识都是他所不能及的。

姜文龙所骑的白马,是二勇最钟爱,四岁口正是当年,此马全身毛色雪白,没有杂毛,前胸宽阔,四条腿细长蹄大。奔跑如疾风,性暴如烈火,在蓝天白云衬托的嫩绿色的草地上奔跑起来,那长长的白色鬃毛在风中飘逸。有不少人看上了它,可李二勇总是用还没驯好来推托,谁都不给。姜文龙来到这里后,李二勇就把这匹白马给了他,又对他说:“你的名字和报号都有‘龙’字,这匹马也就叫白龙马吧。它跟了你就如龙得水,如虎添翼啦。”姜文龙一听就乐了:“是如鱼得水,”李二勇说:“管他哩,大哥,你人精神,骑的马也得精神,弄匹赖马能配得上你?”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