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8)
这些日子里绺子出动了几次,大的行动有两次,最大的一次出动了近百号人马,小的行动最少的也就是二三十个人。每次行动都可能有死伤的,“战关东”绺子里对死者是很尊重的。对死伤的匪众不管职位高低,都一定要带回

这些日子里绺子出动了几次,大的行动有两次,最大的一次出动了近百号人马,小的行动最少的也就是二三十个人。每次行动都可能有死伤的,“战关东”绺子里对死者是很尊重的。对死伤的匪众不管职位高低,都一定要带回来。伤者医伤,死者则要举行个仪式在山后的墓地埋葬,但不立碑,还要给他的家里送去一笔钱。如果死者家里提出要求,让死者魂归故里,只要是路途不远的,他们都会作到的。
一次他们砸窑时,遇到硬茬口了。事先也知道对方不弱,几个小股绺子都大败而归。那家大户更加嚣张了,放出话来,任谁也动不了他的一根毫毛。“战关东”事先打探到这个窑的确不同一般,高墙大院四角有炮台,还有大家伙(即轻机枪),就连他家干活的伙计都训练过放枪。

一开打他们就明白了,轻敌了。对方不但枪多而且还都是好枪,炮手多而且组织有序。人员在墙上一字排开居高临下,没有丝毫混乱,看的出是久经训练过的。你人不动机枪不响,人一动机枪专往人多的地方扫。不一会他们就死伤了十几个人,而且还被对方火力压的抬不起头来。因对方枪放的不多,但有准头,弹着点总是不离他们藏身点左右。使得他们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这些匪众好枪法的不少,但被压住后都不敢伸头,就是没办法还击,攻也不上去,撤也没法撤。把冯炮头急的哇哇直叫。

这时姜文龙也被这火力压的动弹不得一肚子火,他心想现在就是往回跑,也得像野兔子一样被打死,只有豁出去了。只见他仰面躺在小土包后面抓住一支长枪拉开枪栓推弹上膛,深吸一口气,猛然一跃而起用跪姿照着他事先观察好的一个射击点举枪击发,然后顺势滚到事先看好的另一个藏身点后。

枪手对决在于手机眼快,发现目标后快速捕捉到目标果断击发,关键在一个“快”字。但姜文龙的动作由于从小勤习武功,身手敏捷,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也就是没有给对手瞄准的机会就已经完成全部动作又到了第二个藏身点。这如果没有几年的功力是不可能作到的。

姜文龙这一枪起到的结果连他都没想到,他选择的目标只是对方的一个射击点,他一肚子火,只想打他一枪出出火而己。可他这一枪竟然将对方的指挥者“炮头”一枪击毙了,而且是还是击中头部。对方一阵混乱,枪声稀疏了,准头也没了。趁此机会“冯炮头”马上组织匪众们还击,一时压住了对方的火力。大家的信心回来了枪打的也有了准头,渐渐的对力己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了。胡子们开始进攻了,不一会就攻下了大院。因为死伤人多,血洗窑是免不掉了。

此战使姜文龙一举成名,“战关东”等头目对他称赞不已,冯炮头更是乐的合不上嘴,徒弟如此神勇,师傅脸上有光吗。下面的小娄罗们更是把姜文龙吹神了,说他武艺超群,双手使枪百发百中,百步内枪枪命中香头。

回到驻地后姜文龙还像往常一样勤练枪法和武功,也更加上心的读书了。张强并没有夸奖,而是严肃的告戒他:“有了一点成就,一定要戒骄戒燥,荣辱不惊方为大丈夫也。”在张强的指导下熟读兵书战法,尤其是三十六计倒背如流。


东北各绺子之间都有各自的势力范围,一般都不会有争斗,而且相互间时有来往。这主要看利益是否有冲突,假如有了冲突,双方力量相当的话,一般是通过谈判解决,或请人做中,实在不成才开打。也有些小股绺子势弱的时候怕被吞并了,还不如集体并入大股绺子,这样也都省去了些拼斗。

在离九里山一百多里有一个小县城叫双阳县,这里有支不大也不算小的绺子有八九十号人,大当家的报号“大来好”,“大来好”立竿子时间不短了,但一直也没有多大的发展。“大来好”倒很知足,他说:“够吃够喝就成了,大了被官兵剿,小了让人家吞了,咱们不大不小正刚好,谁也犯不着,咱也不招他们。”还有一节就是人少开销也少,他们也不往狠了要钱。所以在地方上口碑还是不错的。

但是这些日子“大来好”却很烦心,不知从冒出一拨人马来,“砸窑”“别梁子”后杀人放火,不留活口,也不报号纯碎是“野鸡”队伍,“野鸡”指的是杂牌。这是土匪队伍流行的黑话。估计有那么十来个人。什么都抢,无恶不作,来无影去无踪。县里也请了官军来剿,可官军一来,他不作案了,官军不能长期驻扎,官军一走他就开干。让“大来好”恼怒的是:这拨子人长期如此破坏了胡子的行规,而且将来干大了必定和他争地盘。所以他也曾出动想吃掉了们,可等他得信去了,人早不知去向了。因其不留活口,所以无从知道他们来自何方,也不知是什么人。

“大来好”找到了“战关东”,他知道“小诸葛”张强足智多谋,想让“战关东”绺子帮忙作了这拨人。

“战关东”和“小诸葛”张强商量让谁带着去,想到几个都不很满意。沉思了一下,张强说;“有一个人倒还行,就是嫩了点。”“战关东”看着张强两人异口同声的说;“过江龙”张强说:“这小子学了不少,文的武的还都有两下。”“战关东”说:“我看行,让他去历练厉练,可你得给他出出主意。”张强说;“行啊,我计划一下”。

张强把这事对姜文龙详细的说了后说:“你啄磨一下,怎么干好?”姜文龙沉思了一会说;“只有守株待兔,还要引蛇出洞才成。”张强说:“不错说说咋干”姜文龙摇了摇头。张强说:“我巳筹划好了,你呢挑几个精明点的人,你带队。”姜文龙吃惊的说;“我带队,那哪成啊?”张强乐了说;“咋个不成,啥事都有个第一次,你就放胆去,出事我兜着。”接着又说:“这次是潜伏,估计时间短不了,人闲时间长了不好办,你呀可以给他们说书不就成了,放心,我都给你计划好了。”姜文龙只好说;“行吧!我去找人,”张强已经想好了几个人,姜文龙又挑了几个,总共十九个人。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