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黑土之间(讲述东北土匪)(9)
过了几天姜文龙带人出发了,走前张强挨个嘱咐;“一定要耐住性子,要听话,千万别着急,该撤时我会去接你们。”又吩咐一个年记大一点叫“穿山甲”的,嘱托他一定好好协助姜文龙,回来自有好处。 到了双阳县一个小屯

过了几天姜文龙带人出发了,走前张强挨个嘱咐;“一定要耐住性子,要听话,千万别着急,该撤时我会去接你们。”又吩咐一个年记大一点叫“穿山甲”的,嘱托他一定好好协助姜文龙,回来自有好处。
到了双阳县一个小屯子,把马让人带回山,他们十九个人按照事先策划好的化装成各色人等分批到了一个叫“曲振广”的大户人家。他们就住在后院,都没带家伙。笫二天傍晚一挂马车把他们的枪运来了,然后对外散出风去:曲家买了十支盒子炮,八杆长枪咋晚上到货了,因为事先曲家已放风说要买枪护院了,这就是鱼饵。有枪了就得有人,本来曲振广想把姜文龙带的人充数,姜文龙不同意,他认为这些人上山时间长了,身上肯定带有匪气,明眼人一眼就会看出来,如果有丝毫破绽就会前功尽弃。

一切就绪,只有守株待兔等着鱼儿上钩了。因为事情作的缜密,所以就连曲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后院有十九个人住在里面,姜文龙他们每天都在屋里不轻易出屋门,饭呢,每天晚上送一次,吃的不错,可早饭和中午就得吃剩的。开始几天还行,姜文龙给他们说说书,讲点故事也就过去了。

可那拨“野鸡”队伍不动手不说,连个动静都没有。又过了十几天还是没动静,按他们的规律二十多天他们就会干上一票,可自从上次他们干了一票劫道(别梁子)到现在快一个月了,他们就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姜文龙带的人有些坐不住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闷在屋里,他们散惯了那受得了呀,姜文龙安慰他们再等几天。

又过了几天大伙实在坐不住了,说啥的都有了,大部分人都说撤了吧,这办法不成,就连“穿山甲”也和姜文龙商量着要撤回去。姜文龙默不作声,他脑子里把这个计划全盘仔细的想了几遍,每个细节都不错过。分析后他认为计划本身没有任何失误,那拨人一定会来,而且这么长时间没动静是不正常的,他们肯定在啄磨这曲家,但这时间太长了,大伙七嘴八舌的把他闹的也心神不宁了。当天晚上接到“小诸葛”张强的一封信,信中只提到三国里“鸡肋的故事”姜文龙明白这是给了他生杀大权,他也想明白了,这十支盒子枪,八杆长枪可是块肥肉,但是要想吃也不容易,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动静,肯定在等着看曲家有什么反常的现象没有,也是在想办法怎样才能把枪弄到手。现在可是比拼耐力的时候了,就看谁先犯错,看来对手非一般人哪。

姜文龙给大伙读了张强的信,又给大伙讲解了曹操斩杨修的故事然后说:“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了,他们越是不动,就越说明他们想吃这块肥肉,就看谁先坚持不住了。你们谁要回去我不拦着,今晚就送你们走。”姜文龙这一说,没人说要走了。

到了第三十五天的晚上,曲振广随着送饭的人来了。对姜文龙说:“有动静了,这两天街上看到两个陌生人,估计是来探路的。”姜文龙赶紧说;“很有可能是对方踩盘子的,跟你的人说千万别露出马脚惊了他们。”曲振广说:“放心,盯人的不是我大院里的人,是两个老跑买卖的人,人都很老成,和“大来好”也不错。出不了岔。”

曲振广也是自幼饱读诗书,后来做买卖发了家。是张强一个朋友的亲戚,这位朋友找到曲振广一说此事,曲振广一口应承下来。曲振广对张强闻名已久,对张强的为人和学识也很欣佩。知道张强号“小诸葛”足智多谋,做事老成沉稳,计划此事定然不会有失。使他痛快答应此事的原因就是,这些人做事太绝,他在当地是大买卖户养着马队.车队,早晚要找他的麻烦,莫不如尽早铲除了干净。

隔天中午,曲振广来后院找姜文龙来说;“上午有个生人露了个脸,不一会就走了,不是前两次的人。”姜文龙说:“好,他们可能要动手了,今天作好准备,但尽量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曲振广说:“好的,我去安排一下,尽量不惊动人。”当天夜里一切都安排好了,可等了一夜他们没有来。

第二天丑时也就是早上四点多,有人摸上了墙,他们怕搭梯子和用搭钩有声音,就搭人梯上了墙,值更的可能以为来不了人靠墙睡着了,被他们杀了,然后打开大门一拥而入。曲振广家是大买卖户,养有马队车队,所以一进院门就是大院,西北面是厢房,东面是一排马廊,后面还有两个小院。这些人事先有详细的分工,有上墙的,有去后院的,有去西.北厢房的。除了两个看守大门的,其他人进来后正淮备认清方向分头行事。可就在此时一声高喝“点火”,西北厢房的窗户打开了从窗里扔出一支支火把,东面马廊更痛快直接就把火把扔了出来。十几支火把都准确的扔到事先堆放好的柴堆上,大院一下子被这十几堆火照的通明。

就在火把扔出的同时姜文龙大声命令开火,东北两面十几支盒子枪和长枪同时喷出火蛇。大门口的两个人早被埋伏的人给拿下了,其他人想还击却被火光照的看不清对手,而且对方在暗处他们在明处,只有挨打的份了。被打的只有爬在地上了。当院中间的人都倒下或爬下后,枪声停了,只听姜文龙大声说道:“还活着的都把枪扔喽,不然的话我可要挨个点了。”他们在明处,只好把枪都扔到远处。只听姜文龙又大声命令:“都站起来,举起手。”姜文龙他们从西北厢房和马廊大门那都平端着枪走了过来。可站起来的只有九个,其他的人非死即伤,还有几个伤重的站不起来了。姜文龙吩咐把他们集中在南面墙边上,面墙站好,他挨个询问。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