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望--巫师世界的解释
3.1.超越巫师的看法 “‘巫师一旦学会用复杂的方式知觉同盟,他们很可能会陷入那新的看法中。’‘我的老师和恩人就是最鲜明的例子。他们都是极有力量的人,但他们不是智者,从未能打破他们的无比庞杂的看法,因此他们从未能达到自我的完整。’”“‘停留在



3.1.超越巫师的看法
“‘巫师一旦学会用复杂的方式知觉同盟,他们很可能会陷入那新的看法中。’‘我的老师和恩人就是最鲜明的例子。他们都是极有力量的人,但他们不是智者,从未能打破他们的无比庞杂的看法,因此他们从未能达到自我的完整。’”“‘停留在解释上会把我们带回到我们不希望去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会陷入一个对世界的看法中,虽然这次的看法要比以前的更为丰富。’”
“‘我提供给你足够多的巫师看法,但没有让你受束缚。我说过,只有当两种看法被并置时,我们才能从中间溜入真正的世界中。我的意思是,只有在你完全了解这世界只是一种看法时,才能达到自我的完整,不管那看法是平常人的还是巫师的。这是我与传统不同的地方。经过毕生的努力,我明白真正重要的不是学习新的描述,而是达到自我的完整。’”






3.2.自我的八个点
“他用手指画了一个圆形,其中有八个点及交叉的线条。那是一个几何形的图案。”“在灰烬中的这个图案有两个中心,一个他称为理性,另一个称为意愿。理性那一点与另一点语言直接相连接,通过语言,理性不直接地连接其他三点:感觉、做梦与看见。另一个中心意愿则直接与感觉、做梦、看见相连,但却是不直接地与理性、语言相连。”“‘一个巫师会说,你可以在图形中看出,人类首先是意愿,因为意愿直接与感觉、做梦及看见相连;其次,人类是理性,这个中心点要比意愿稍小,只与语言相连。’”
“‘我们可以说,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有八个点。其中两个,理性及语言,是所有人都熟悉的。感觉总是模糊而似曾相识。但只有在巫师的世界中,一个人才能充分认识做梦、看见与意愿。最后,在巫师世界的边缘,他会遇到最后两个点。这八个点造成他的完整的自我。’”
“我再次问他那两个神秘的点。他指给我看,那两点只与意愿相连,与感觉、做梦、看见相隔,与言语和理性距离更远,他们彼此之间也是相隔的。‘这两个点永远不会屈服于理性或言语,只有意愿能够处理它们。而理性离它们如此遥远,根本无法去理解他们。这是难理解的一件事,毕竟,理性的力量便是去理解一切事物。’”
“我问他这八个点是否与人的身体部位相呼应。他摸摸我的头,说那是理性与语言的中心,我的胸膛是感觉的中心,肚脐下方是意愿,做梦在肋骨右侧,看见在左侧。他说有些战士的看见与做梦都在右侧。”



3.3.意愿
“意愿是另一个唐望用心阐释但从未明白描述的观念。我从他的解释归纳出,意愿是一种从腹部发出的力量,透过肚脐部位一处看不见的开口——他称之为‘缝隙’而发出的。”“意愿是使我们能知觉的驱策力量。我们并不是因为知觉才有意识,我们的知觉其实是意愿的压力与干预所造成的结果。”
“他说,在宇宙中有一种无法测量、无法描述、巫师们称之为意愿的力量,在整个宇宙中存在着的所有事物都是与意愿相连接的。巫师们,或他喜称的战士们所关心的是讨论、了解及使用这种连接。他们尤其关心的是清理这种连接,消除由日常生活的担忧所导致的麻木。在这个阶段巫术可被定义为清理意愿连线的步骤。”
“就在那里,我这一生中第一次清楚地感觉到我的一种双重性,两种明显的分裂个体并存在我之中。一个是极为古老、自在、漠不关心的,它很深沉、黑暗、与一切事物相连接;它是我不曾注意的一部分,因为它与一切相平等;它毫无期待地享受一切。另一部分是轻盈、新鲜、松散、易受刺激的,它很紧张、迅速、关心自己,因为它没有安全感;它不懂得享受事物,因为它缺乏与其他事物的连接能力;它孤独、肤浅、易受伤害;这是我用来观察世界的一部分。”“他说,当聚合点抵达无怜悯之处时,理性与常识的位置会变得无力。我那种古老、黑暗、寂静的感觉,是一种先于理智的存在。”“这个无法描述的寂静知识当然就是意愿、力量、抽象。”
“‘我们身为明晰生物,生下来便拥有两种力量之环,但是我们只用其中之一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个力量之环便是理性,在我们生下后不久便钩住了我们。它的同伴是语言,它们一起造成并维持了这世界。所以,基本上你的理性所想维持的世界是一个有描述所创造的世界,它具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规则,理性加以接受并是它的保护者。明晰生物的秘密在于,他们拥有另一个从未使用过的力量之环,也就是意愿。巫师的策略也象普通人的策略,两者都有一个描述。普通人用理性来支持他们的描述,巫师则用意愿支持他们的描述。两种描述都有可知觉的规则,但巫师的优势是,意愿要比理性更有包容力。’”



3.4.nagual
“‘nagual是我们之中完全被忽略的一部分。’‘nagual是我们之中无法描述的一部分,没有字眼、没有名称、没有感觉、没有知识。’” 在用桌子比喻tonal之岛后,“唐望手一挥,指着桌子上方的空间,他的手仿佛在擦拭桌子上方一个想象的平面。‘nagual在这里,环绕着tonal岛,nagual在这里,力量盘旋之处。’”
“‘nagual有知觉吗?它能感觉到事物吗?’‘当然可以,它能够觉知到一切。’”
“‘nagual负责创造力,nagual是我们内在唯一能创造的一部分。’我要他解释为什么我们能够建造高楼大厦与机器。‘那不是创造力,那只是塑造。我们可以用双手塑造一切,自己一人或与其它tonal合作。一群tonal可以塑造出一切,象高楼大厦等等。’”然后为了向卡洛斯说明他凭空变出了一只松鼠。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