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望的巫术理论 [转帖]
前言 1960年,加州大学洛杉叽分校的人类学系研究生的卡洛斯·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来到索若拉沙漠进行野外调查,在那里他结识了印地安巫师唐望。当时卡斯塔尼达正在研究印地安人的药用植物,他认为唐望可以帮他完成论文,便煞费苦心地接近唐望。为


前言
1960年,加州大学洛杉叽分校的人类学系研究生的卡洛斯·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来到索若拉沙漠进行野外调查,在那里他结识了印地安巫师唐望。当时卡斯塔尼达正在研究印地安人的药用植物,他认为唐望可以帮他完成论文,便煞费苦心地接近唐望。为了得到第一手经验,他亲身参与了印地安人运用药草来追求巫术的种种奇怪做法,然后以人类学家的态度观察记录一切过程,这些野外笔记后来成为他撰写论文的基础。跟随唐望学习四年之后,唐望的激烈怪异做法让卡斯塔尼达的精神状态濒临崩溃,不得不中止学习,休养了两年多时间,同时完成了他的论文。为了能顺利取得学位,他于1968年将论文出版成书,没想到竟造成当时美国文化界的震撼,那就是唐望系列故事的第一本《唐望的教诲:亚基文化的知识系统》(The Teaching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这本书中他的注意力放在药草造成的超现实经验,并用人类学方法对这些怪异经验进行分析。卡斯塔尼达带着刚出版的书去见唐望,但唐望毫无兴趣,对他两年的中断也毫不在意,于是他再度开始学习。三年后,1971年他出版了第二本唐望的故事《另一种真实:与唐望进一步对话》(A Separate Reality: Further Conversation with Don Juan)。在这本书中,他仍着迷于药草的魔力,但理性与巫术之间的冲突已成为必须正视的课题。
第二本书的追寻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但是他的反省带来了巨大的收获,他重新回顾他的田野笔记,结果震惊地发现,在最早期的笔记中唐望已经向他透露了基本的巫术要领,希望他能不需要药草而自行达到知觉开启的状态。这个觉醒是相当无情的,唐望的巫术世界不是药草造成的幻觉,而是与日常现实同样真实的存在,这直接否定了前两本书的基本假设。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好写了第三本书《前往依斯特兰的旅程:唐望的课程》(Journey to lxtlan: The Lessons of Don Juan,1972)。美国文化界对于卡斯塔尼达在此的领悟给予巨大回响,《时代周刊》在1973年3月以封面专题的方式报道了卡斯塔尼达与唐望的故事。印地安老巫师唐望也就此成为古老神秘智慧的代表人物,以及人类学上备受争议的角色。第四本《力量的传奇》(Tales of Power,1974)中,唐望帮助卡斯塔尼达回顾了先前的教诲,把前三本书的观念进性了一次整理,提出了“巫师的解释”。之后,卡斯塔尼达每隔数年便出版一本他的笔记报告,至今已有9本。台湾学者鲁宓翻译了唐望系列中的三本:《前往依斯特兰的旅程》、《力量的传奇》以及第八本《寂静的知识》(The Power of Silence)。
卡斯塔尼达把其田野笔记整理成著作,这种写作风格最大限度地实现了信息保真,一个巫术世界经由唐望的话语和作者自身经验而一点一滴地呈现出来,生动可信。但这种形式也使人在阅读时对其中的理论和修行方法难以系统把握。为了更好的理解唐望的理论,本文对三本书中散见的有关论述进行了整理。原著中新颖的思想是很难用另外的语言表述的,所以全文基本上都是直接引用原书的语言,只是进行了编选和整理。文章最后从佛教的观点对唐望的理论进行了简单评论。



0.唐望理论的名称
“有许多次,唐望试图为他的知识取名称,好帮助我了解。他觉得最适当的名称是信仰守护神(nagualism,直译为nagual教),但这个字眼太少见了;若称它为‘意识的控制’又太抽象;‘完全自由的追寻’太长又太哲学。最后,因为无法找到最恰当的名称,就把它叫做‘巫术’,虽然他承认这并不是很合适的。”



1.对日常世界的解释
1.1.世界是一个描述
“他说从巫师的眼光看,日常生活的世界是不真实的,或者说不象我们所相信的那样具体地存在着。对巫师而言,现实世界,或者说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世界只是一种描述而已。”
“我们心中这个眼前的世界只是一个描述,从一生下来就重重打入我们头脑中的一个描述。他说和孩子接触的人都是孩子的老师,不断地把世界描述给孩子听,直到有一刻孩子能照着描述去感觉世界。唐望说,没有人会记得那不幸的一刻,因为我们不可能找到任何参考点,可以让我们把这个时刻拿来和其他任何时刻比较。但是从那一刻开始,孩子就变成了一个‘成员’他知道了世界的描述。当孩子能配合这个描述去进行各种恰当的知觉诠释,以诠释来印证描述时,他的‘成员资格’便算是完全成熟了。因此,从唐望的观点看,日常生活中的真实乃是一条无止境的知觉上的诠释;而具有‘成员资格’的我们便学习使这些知觉诠释成为一致。‘世界是由知觉的诠释所构成’,这一观念意味着‘知觉诠释’是不断进行的过程,很少受到质疑。事实上我们所知的现实世界是如此视为理所当然,几乎不会把巫术的基本假设——现实只不过是许多描述之一——看作是一个严肃的主张。”
“‘这世界并不是直接发生在我们眼前,那对于世界的描述挡在中间。所以正确地说,我们总是慢了一步,我们对世界的经验总是那个经验的回忆,我们不断地回忆着刚发生、刚结束的一刻,我们回忆着、回忆着、回忆着。’”



1.2.Tonal
1.2.1.
“他解释说,每一个人都有两部分,两种分离的实体,相对立的两部分在出生时开始作用。一边称tonal,另一边称为nagual。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