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望文集系列——无限的积极面
出版商介紹 卡斯塔尼達歷久不衰的魅力來自於他說故事的天賦。雖然事實與想像,或日常現實與神靈領域之間的界線,在他的巫士唐望故事中算是相當模糊,但這些有關老師與學生的應對故事,卻令人難以抗拒地戲劇化,提昇心智。在他的前一本書magical Passes中,卡


出版商介紹

卡斯塔尼達歷久不衰的魅力來自於他說故事的天賦。雖然事實與想像,或日常現實與神靈領域之間的界線,在他的巫士唐望故事中算是相當模糊,但這些有關老師與學生的應對故事,卻令人難以抗拒地戲劇化,提昇心智。在他的前一本書magical Passes中,卡斯塔尼達透露他是一種巫術傳統中的最後一位傳人,所以他可以自由地,也是義務地盡量分享他的知識。在這種心境下,他於本書中回溯了與唐望最早期的一些學習經驗,並且描述了他遵照唐望指示,選擇生命中「最值得回憶的事件」時所遭遇的困難。唐望說,巫士發現如果能辨別出主要生命事件(他們可不是指高中畢業之類的表面事件),就能夠「達到心理與能量上的調整,在知覺上為進入未知做準備」。如此痛苦地深入潛意識,也是心理分析的基礎,不管卡斯塔尼達的讀者是否能掌握住唐望的奧妙教誨,或者只是遵循著比較熟悉的心理學領域,他們都會對卡斯塔尼達在書中所透露的個人生命感到著迷,尤其是他的童年與青少年階段。在這本死後才出版的書中,卡斯塔尼達揭露了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意義深遠,令人動容,也令人無法不去思索,他如此艱苦自我準備後,所進入的另一個世界,也就是唐望所謂的「無限的活躍領域」。



無限的活躍領域



僅以本書獻給兩位讓我有能力與工具從事人類學田野工作的人:克萊門梅漢(Clement Meighan)教授與哈洛加芬可(Harold Garfinkel)教授。跟隨他們的建議,我投入了一種田野情況中,再也無法脫離。如果我無法達成他們教誨的精神,我也沒有辦法。一種更偉大的力量,巫士稱為「無限」,在我尚未發展出清楚的社會科學家身份之前,就吞噬了我。



目錄



言語系統

另一種言語系統

前言

第一部 空氣中的震動

1.力量的旅程

2.無限的意願

3.望馬特斯究竟是何許人?

第二部 一個時代的終結

4.日常生活的深刻關切

5.我無法忍受的觀點

6.無可逃避的約會

7.崩潰點

8.認知的衡量

9.表達感謝

第三部 超越言語系統

10.開路者

11.地平線上的能量交融

12.穿越黑暗意識海洋的旅程

13.無機的意識

14.明晰的觀點

15.模糊的黑影

第四部 開始終極的旅程

16.躍入深淵

17.歸來



言語系統



一個人瞪著他的公式

說宇宙有一個起源。

曾經有一次大爆炸,他說。

一陣巨響,於是宇宙就誕生了。

宇宙正在擴張,他說。

他甚至計算了宇宙的壽命;

地球繞太陽一百億圈。

舉世歡騰;

大家都認為他的計算很科學。

沒有人想到,提議宇宙有開始,

這個人只是在反應他的母語系統;

這種言語系統要求事情有開始,就像誕生,

與發展,就像成長,

以及結束,就像死亡,這些都是事實。

宇宙開始了,

然後宇宙變老了,這個人向我們保證,

宇宙將會死亡,就像一切都會死亡,

就像他自己,以數學證實了

自己母語的系統後,隨即身亡。



另一種言語系統



宇宙真有開始嗎?

大爆炸理論是真的嗎?

這些不是疑問,雖然聽起來像是。

需要有開始,發展,與結束的言語系統

是唯一存在的系統嗎?

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是有其他的言語系統。

例如,有一種系統要求考慮

不同的強度。

在那種言語系統中,沒有開始與結束;

因此誕生不是清楚分明的事件,

而是一種特定的強度形式,

成長也是一樣,死亡也是一樣。

在那種言語系統中的人,瞪著他的公式,發現

他已經計算了足夠的不同強度

可以有權威地說

宇宙從未開始

也永遠不會結束,

宇宙已經消失,正在消失,而且將會

經歷無數多次的強度變化。

那人可以做出結論說

宇宙本身是一輛強度的馬車

我們可以乘坐它

穿越無止盡的改變。

他將做出這些結論,以及更多結論,

而從未瞭解

他只是在證實他自己母語的系統。



前言

本書是關於我生命中一些值得回憶的事件。我依照唐望馬特斯的建議這麼做,他是來自於墨西哥的一位巫士,花了十三年時間教導我認識了古代墨西哥巫士的「認知系統」。唐望提出這個建議的方式很隨意,好像是他臨時想到的。這是唐望的教誨風格。他把某些作法的重要性隱藏在平板的日常生活中。如此他可以偽裝這種作法的激烈性,當成與日常生活毫無兩樣的活動來介紹給門徒。

唐望告訴我,古墨西哥巫士把蒐集值得回憶事件的活動當成一種真實的手段,用來刺激儲存於內在的能量。他們說這些能量以往被擱置不用,被日常生活的情況推到角落,無法觸及。因此對唐望與他傳承中的巫士而言,蒐集值得回憶的事件可以讓他們重新使用那些未用的能量。

這項活動必須使出所有個人所有的感情與覺察,毫無保留。唐望說,他傳承中的巫士相信值得回憶事件的蒐集,是必要的心理與能量調整,如此才能在知覺上進入未知。

唐望把巫術知識的整體目標描述為一種準備工作,準備面對「終極旅程」:所有人類在生命結束時都必須展開的旅程。他說巫士透過了紀律與決心,能夠在死後繼續維持個體的意識與目標。現代人所謂「來生」的模糊理想概念,對巫士而言是真實具體的領域,充滿了實際的事物,與日常生活的實際並不相同,但具有類似的實際功能性。唐望認為巫士蒐集生命中值得回憶的事件,是為了進入那種實際領域的準備工作,他們稱那領域為「無限的活躍領域」(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

***

一天下午唐望與我在他的涼亭中談話。涼亭本身是由很細的竹竿所搭成的鬆散棚子。看來像個有屋頂的陽台,能遮蔽些許陽光,但完全無法躲雨。地上有幾個堅固的小木箱充當板凳。木箱上原本的圖案已經褪色,看起來更像是裝飾而不是商標。我坐在一個木箱上。背靠著屋子的前牆。唐望坐在另一個箱子上,背靠著支撐涼亭的一根柱子。我在幾分鐘之前才抵達這裡。花了一天時間在悶熱潮濕的氣候中開車,我感到焦躁不安、汗流浹背。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