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小一休也是风流癫狂的老和尚- 郝祥满
——本文源自本人的著作《日本人的色道》(湖北人民出版社2009年5月版)第5章第4节。相关文字常常被人剽窃,在此特别声明:未经作者允许,不得在不注明出处来源的情况下转载或刊用,否则将视为侵犯版权追究相关责任。 在中国人眼中的日本一休和尚,总是定格
——本文源自本人的著作《日本人的色道》(湖北人民出版社2009年5月版)第5章第4节。相关文字常常被人剽窃,在此特别声明:未经作者允许,不得在不注明出处来源的情况下转载或刊用,否则将视为侵犯版权追究相关责任。

在中国人眼中的日本一休和尚,总是定格为日本安国寺里的一个小和尚。他机智过人,还很有正义感,常常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帮助那些贫苦大众、教训那些仗势欺人的人,是智慧与正义的化身。


这个聪明的一休,原型就是日本禅宗高僧一休宗纯和尚,传说他还是日本北朝后小松天皇的私生子呢。他的母亲是南朝贵族之女,虽然曾一时得宠于松天皇,因遭谗伤,而被赶出了皇宫。据说她被赶出之时已有身孕,寄居民家后才生下了一休。那么皇子为什么竟然做了和尚呢?

其实幕府时代皇子做和尚的不止一休一个,因为幕府将军希望天皇的子孙除了长子之外,最好都去做和尚、尼姑,而当时的皇室也没有什么权威,不得不屈从将军的意思。

被迫做了和尚的一休虽然有许多不满,但是还是能够用心研究佛学与汉诗,在这两方面的造诣都很高,一休还为中国茶道的日本化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这里就不谈他其他方面的业绩,单表他的好色与癫狂,也许破坏了读者心目中的一休的美好形象,但要知道这癫狂才是一休的真面目。



一休宗纯

一休出家后自号“狂云”,诗集《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因此得名。

一休到底是如何的好色癫狂呢?我们还是看他自己是如何表白的吧。他的诗集《狂云集》、《续狂云诗集》中“风流”一词像机关枪一样发射出来,尤其是在《续狂云诗集》中,平均每四首中就有一首谈风流,大多是指性爱的风流。其实在室町时代(1333-1603年)的日本人心目中,男人好“女色不一定是弱点,男色也一样”。即使是僧人也不回避讨论色情的诱惑与肉欲的体验,一休好色在僧人中不是特例。1481年,享年87岁高龄的一休感知死期将至,当时的日本和尚临终的时候一般都要做偈语辞世,他当时的辞世诗是这样写的:


十年花下理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这里一休所谓的“风流”就是“云雨”之事,说到“云雨三生”,一休还有一首诗讨论参禅的体验与性爱的经验:


临济儿孙不识禅,正传真个瞎驴边;

云雨三生六十劫,秋风一夜百千年。


诗中“瞎驴边”就是指一休宗纯自己,1447年一休离开大德寺后就住在京都瞎驴庵,于是自称“瞎驴庵主人”。他反复发誓要“云雨三生”的对象便是盲女森侍者,他认为两人之间三生相爱,三生云雨不断才是真正的参禅成佛。一休甚至认为,他这样才是得临济真谛真传,才是真正的悟道,他曾对着祖师临济的画像这样吟唱:


临济宗门谁正传?三玄三要瞎驴边;

梦闺老衲闺中月,夜夜风流烂醉前。


虽说一休自信“禅”即“云雨”,雨云一夜即度百千年,云雨三生可超越六十劫生死,但他有时还是不免担心自己沉溺淫欲,会堕入畜生道,不过,他权衡得失之后,还是觉得应该抛开一切顾虑,及时行乐为好,于是他写了一首《吸美人淫水》的诗自勉:


蜜启自惭私语盟,风流吟罢约三生;

生身堕在畜生道,超越沩山戴角情。


既然有此雄心壮志,一休就洒脱多了,他从来不为难自己,压抑自己,即使在忌日,他想寻欢就做爱,毫不约束自己。一次,在他尊敬的大灯国师忌日法事的前一天,他赶紧抱着女人云雨风流一番,大概感觉不错,兴奋之余作了《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的诗来纪念:


宿忌之开山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


一休不仅爱女色,还好男风;不仅有风流好色之举,还喜欢写风流诗,像记普通日记一样记下自己的风流韵事。如果将一休和尚的诗集分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有一类就是好色的汉体诗,最有名的就是那几首歌颂晚年同盲侍者森女相恋的诗。一休写风流诗还喜欢拿中国高僧、文人、帝王、美女说事。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