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哈夏描述内在的醒悟(2)
瑞哈夏:(吼叫……) 干卡吉:就那么容易,就那么容易,从此以后他就不再被驴叫声所吸引,不管是满月或新月! 瑞哈夏:就这么简单。 干卡吉:就这么简单,这么自然,所以已经存在了。一切所剩下来的就只是要讲真话,

  瑞哈夏:(吼叫……¬)

  干卡吉:就那么容易,就那么容易,从此以后他就不再被驴叫声所吸引,不管是满月或新月!

  瑞哈夏:就这么简单。

  干卡吉:就这么简单,这么自然,所以已经¬存在了。一切所剩下来的就只是要讲真话,现在已经¬是到了讲真话的时候了。

  瑞哈夏:你知道在拜伦湾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你一个问题——我还不自由,今天早上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结束了。

  干卡吉:是的,没错。你的发问结束,因为自由就是那个“吼叫”,即使在它宁静的时候亦复如是。我很高兴能够再度跟你谈话。

  瑞哈夏:高兴是一个很小的字眼。

  干卡吉:是的,高兴是一个很小的字眼,所以我们说 Namaste(对神性的崇敬),那是一个比较大的字眼。是的,那很棒。

  你知道,前几天我跟一个很“美”的日本禅师在一起,我们的会面是一个很棒的会面。我们的方法有所不同,我叫你们要尽可能休息,而他叫他的人要一次坐禅好几天。那个方法非常不同,但是那个热情是一样的,而且我们两个人都能够互相从对方认出那个在家的经¬验。之后他送我一把扇子,上面写着一些中国的书法。

  而这是我要传给你的镜子。

  几天之后,我开始写信给一些好朋友和治疗师的同事。我觉得想要从屋顶上大喊:“这是这么地明显!”我认为他们一定会立刻了解。当我回顾,我可以看到我的头脑还有一点想要抓住原来的东西。将它表达出来让我的朋友们知道是我脱掉那个抓住的方式,我想要永远停止那个拒绝承认。

  我从大约一打的朋友那里收到很美的响应,他们就只是跟我一起庆祝,但是同时也有一些非常负面的信,试图要否定我开悟的经¬验,但是现在它已经¬太晚了,我要勇敢地站起来保护它、滋养它、经¬验它!

  对一个没有成道的人来讲,成道是一种野心——想要变成什么,或是在追求某一个目标。但是在此,所有的目标都被抛弃了,包括成道的目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欧林系列----觉察的力量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